歌未竟 东方白

儿女情长。

我想要给我女主一个he怎么这么难呢!

早知今日我老老实实写小李小沙人才相对门户相当最多三章带过完美he不就完了吗我作死挑战什么东来啊……

退一万步,就算写东来我让他安安静静在市局待着不好吗我特么手贱给他升什么官啊回避政策了解一下!

一开始为这个矛盾冲突还开心了一下,想了很多无脑搞笑梗,比如说,算了不比如了。后来发现这些情节不“正常”,决定放弃狗血的诱惑,乖巧按人物逻辑来写。

——人物逻辑直接提分手好吗!

老李真是座大山啊,给老李换地图的心都有了。

老沙:喵喵喵。

想be算了。he我h不出来。

没有repo。片儿倒是有。

距离太近对不上焦,只能手动,然后就糊了……

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个冬天,除非谢君豪南海十三郎,打金砖我也不出门了!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四十三

亲之过大而不怨,是愈疏也。

自从李佳佳搬出去住之后,李达康和女儿的联系锐减,李省长忙起来不怎么联系女儿,李佳佳也几乎不主动给爸爸打个电话。

女儿在李达康心里的地位当然与旁人不同,他在政治上足够敏锐,在生活上也没有迟钝到底,他渐渐发现不对劲了。

这天李达康难得回家吃晚饭,正吃着,突然反应过来:“橙汁儿呢?”

杏枝道:“佳佳前几天过来接走了。”

也不跟我说一声。李达康把端着的碗放下:“星期几来的?你没留她住下来?”

“佳佳不是还要上班吗,这儿离反贪局又不近。”杏枝看着他的脸色,连忙又补了一句,“佳佳一直等到吃完饭你也没回来她才走的。”

这话说的好听,不就是吃完饭放下筷子就走了。

李...

脑洞君的脑洞

爱情转载一下。这个跟我没得关系哈。功劳属于原po

请叫我脑洞君:

跟你们说了最近勤快的不像话


“行了行了行了,我知道”李佳佳不耐烦的撵欧阳菁回去休息:“放心,杀不了他。”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欧阳菁虚虚拍了女儿一下:“好歹也是你……继父。”

李佳佳简直想把白眼翻上天,但她也知道这几天欧阳菁累的很了,便没再争辩,点了点头让欧阳菁安心回去歇歇。

也不知你给我妈灌了什么迷魂汤。

李佳佳盯着昏迷的李青越看越不顺眼。要什么没什么,李佳佳之所以后来勉强接受了他跟欧阳菁在一起,是想着自己没办法常年待在汉东,自己的妈妈年龄越来越大,找个年轻的,至少身体好,能照顾自己妈...

【无题番外】1

这篇番外是我俩晚上脑出来的。据说只是把相关聊天记录复制到文档里就直接占了八百字……

请叫我脑洞君:

秋风渐起,夜凉如水。

欧阳菁朝着唯一的热源蹭了蹭,从身后揽住他的腰,前额被他后脑支棱棱的头毛扎的发痒。
搭在他腰上的手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在手心。
“李青……”欧阳菁迷迷糊糊地呢喃。
身前的男人转了个身,贴得她更紧了一点,似乎睡意还未完全散去,声音低沉沙哑:“什么?”
哪里有什么,欧阳菁皱了皱眉,把他揽得更紧了一点:“李青。”
“李青是谁?”
怀抱里温暖的热源突然远离,再度响起的男人声音里带着清醒的冷硬与质问。
李青你……欧阳菁刚想骂他大半夜抽什么风,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吓的……脑袋里只剩下轰鸣。
透过...

无题的番外?不是!

这一章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举手发誓】。

以及这个情节已经改了三稿基本定了,这个就真的只是草稿了。

请叫我脑洞君:


西洲说这是黑车……
好了你说的对……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四十二

“我跟佳佳第一次见面的确是因为检察院,”赵东来春秋笔法把这事儿略过去,“见面之前,我们已经认识三四年了。”他却不从头说,话锋一转,“您之前不是让我请后援会的负责人喝茶么?”

李达康:“……那个后援会是佳佳管着的?”他脑子好,想起来几个“头目”的网名,“佳佳就是林城玫瑰?”

赵东来点头,老实交代:“我是打虎上山。”

“感情你们俩见面联系一起喝茶还是我给牵的线儿呗?”李达康气乐了,再一想,“还因为我认识的?!”

赵东来的目的却不是把锅推到爱豆身上,他端端正正老老实实在敬爱的领导面前坐好了,诚恳道:“我想告诉您,佳佳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达康定定看着他,声音是冷的:“我女儿是什么人需要你...

#我和我太太的日常#

#独家揭秘:文是怎么写出来的#

#仅为虐狗,剧情请以实发为准#


十章更完,欧阳菁出狱再婚,《无题》的上部也就正式完结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两个都要忙起来了,太匆忙赶出来的文章不会是什么值得读的东西。因此遗憾宣布《无题》要暂告一段落了。

故事的缘起只是聊天时说起的沙雕脑洞,也没有细致的大纲,你催我我催你完成了十章,剧情发展到如今领证的地步,我们都不能不对这个脑洞郑重起来了。它倾注了我们的心血,我们开始认为这是一场伟大的感情救赎,需要暂时封存慢慢雕琢。

感谢所有红心蓝手评论家,感谢朋友们半月来的关注。


李达康的感情何去何从?欧阳菁能否在相处...

【无题】十、你我老来重相见

都是我。

请叫我脑洞君:

@西湖四月雨又风 


欧阳菁吹灭了蜡烛,抬头一眼看见了李青的目光。
那一眼惊心动魄,如此熟悉,如此相似,勾起了无数细细密密的过往。
自从上次李青来看她突然表白之后,近一年的时间,欧阳菁对他一直避而不见,仿佛摆出一副逃避的姿态,仿佛不见他,就没有了这个人,也没有了这件事。
李达康只能通过狱警给她送钱送东西,只是,每一次送的东西里,都夹着一张纸。
或许是情诗,却也算不上是情诗。自古诗言志,他写几句感慨,说两句世情,欧阳菁没法脸大的说这是情诗。可是吧,他认认真真的写在彩笺上,狱警送来的时候一脸“你懂我懂”带着深意的笑容,着实没法让人理直气壮地否认这不是...

1 / 20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