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五

李佳佳捧着茶杯坐在高育良家的沙发上心情复杂。

她初一的时候和欧阳菁随李达康调到吕州,李达康刚从美国学习回来,成为最年轻的大市市长,心中充满抱负,天天在办公室宵衣旰食。欧阳菁和他吵过几架,但李达康自己干事业不着家,欧阳菁没必要的时候也就熬在银行里,两个人事业干起来了,越来越忙,有些时候实在脱不开身也就把佳佳托在隔壁的市委书记家吃饭。市委大院的治安自然是不担心的。

那时候的李达康和高育良还是从美国一起学习回来的同窗好友,你煮米我背锅的交情。哪怕到了后来两人在城市规划上有些不同政见,嗯,更确切地说是李达康市长打乱了高育良书记的所有城市规划,但高育良素来是最为周全的人品,大面上还是和和气气没有撕破脸,以他的修养,更不会迁怒到一个初中小姑娘身上。至于李达康……他压根没觉得女儿还在被他这个强势市长压了一头的书记家吃饭有啥不妥当的,都是正常的党内同志交往和讨论嘛~民主集中制嘛~都是为了吕州的发展!他在金山跟易学x吵得比这还厉害呢!李市长坚信,拿出他磨易学x修路的精神,育良书记会同意他的城建规划,市常委会也会同意他的城建规划,一起带着吕州三百万百姓往前奔!

李市长意气风发!李市长胸有成竹信心满满!

然而奔到一半被升职到林城了。

欧阳菁勤勤恳恳忙得昏天黑地,手里的项目做到一半知道自己又要跟着李达康跑路了(划掉),调任了,简直炸成喷火龙。爆发了李佳佳记忆中和李达康最激烈的一次争吵,你的事业是事业我的事业就不是事业?!你为我、为佳佳做过什么?你知道现在佳佳的班主任姓什么吗?我嫁给你没有权利都他妈的是义务!你说说我有什么理由陪着你干遍汉东所有的市县!你一届市长任期五年,作了什么死能被调到林城!林城是什么地方你说!

因为没有批项目被自家老书记调走,那时候也是李达康沮丧且自我怀疑的时候。两个暴脾气扔锅砸碗吵地日月无光倒是把心中的郁气都吵完了。最后,李达康主动把扔在地上的靠枕拣起来,从赵立春只有一个儿子讲到两百万吕州百姓只有一个月牙湖。

欧阳菁把泪一抹,说,行,我跟你调林城。李达康把老婆往怀里一搂,说,欧阳,我保证佳佳能安安稳稳上完初中。佳佳吃着西瓜习以为常听他们吵了两个小时,这时候被强行捧脸亲了一口,“佳佳说爸爸做的对不对?”当时已经步入中二期的李佳佳同学才不要对她爹吹吹捧捧,默默拽过她爹的手把瓜子吐出来。

吐完之后转战林城,李达康摩拳擦掌要大干一场,天天满工地督战,填湖!种树!治污!造景!要带着林城五百万人民奔小康!

至于吕州高育良?全当在美国没背过那口锅吧。

李佳佳后来在林城浪,她和新认识的同学每天在食堂吃着中国第九大菜系,有时候也会想起吕州吴阿姨的红烧肉,但她从小跟着李达康转战汉东,惯于适应新环境和遗忘旧日子,很快也就淡淡的了。

直到她十七岁那年去了洛杉矶,和高芳芳居于同一个城市,混在同一个留学生华人圈儿,才又重新来到高家的庭院。

然而从吕州到京州,物非人亦非。她还记得当年的吴阿姨温柔美丽,女儿都上大学了,笑起来还是像汉大校园里怒绽的桃花。如今每一次见到都比往年更沉静也更压抑,笑着说话也像是强撑着伪装的面具。佳佳隐约明白是怎么回事,大概就是……高伯伯在外面有人了吧。这来自她敏锐的直觉,高芳芳这些年从不回家,宁愿和伙伴一起穷游北美。芳芳姐对高育良的恨意和极度冷漠,明显和她自己对李达康的复杂感情是不一样的。

吴慧芬完全不知道面前李达康的女儿已经猜出了他们婚姻的秘密,还笑着和她叙话,以多年的智慧对欧阳菁闭口不谈,顺便,连高育良和李达康都一字不提,只谈芳芳。先谢过佳佳带礼物,再聊芳芳的美国生活,期间两人一来一往完美规避一切敏感话题。

吴慧芬深感这是一场轻松愉快的谈话,尤其是在刚刚帮祁同伟开解了梁璐并接受了祁同伟的感谢,知道陈清泉嫖娼和赵瑞龙来找事儿等一系列糟心事儿之后,和这么一位聪明剔透的姑娘聊自己骄傲的女儿,她觉得自己今天抗抑郁的药都可以少吃一颗了。

在两个人从中美历史造就不同的风俗习惯聊到一个民族的集体人格的时候,高书记推门回家了。

赵瑞龙出了李达康家转手接了高育良的电话约了见面的时间地点,李佳佳在赵瑞龙离开自己家之后跟吴老师说要上门拜访。时间完美撞车。吴慧芬和李佳佳互有默契心照不宣,该避讳避讳,该忽略忽略,围绕高芳芳和中美两国差异聊得极为开心。

与此同时,高育良就不是那么愉快了,他要被赵瑞龙那个混账王八蛋气死了!什么赶走李达康?什么美食城换省委常委?这是能说的吗?胡说八道!你好自为之!高书记愤而起身,留下一下午遭受两连击的赵公子怒踹沙发。

然后高育良冷着脸满心mmp目不斜视经过了停着汉00009的一号院走回了自己家,果不其然看见李达康甘愿当司机的宝贝闺女还坐在自己家,并且和吴慧芬相谈甚欢。不是一般的相谈甚欢,前仰后合的那种,以至于刚把赵瑞龙怼哭(不是)的高育良都愣了三秒钟,他很久没见过这么开心的吴慧芬了。

高育良的回家立刻造成了冷场效果。李佳佳看见他就别扭,吴慧芬则自觉把场面交给高育良:“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高书记接过场子并呷了一口茶:“那个赵瑞龙我跟他无话可说。满嘴跑火车,假话一箩筐。”

佳佳主动接过话头笑道:“我下了飞机一回家就撞上了那位赵叔。”

高育良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李佳佳,道:“那赵瑞龙还学会在市委宿舍守株待兔了?”

佳佳道:“您说跟赵瑞龙无话可说,我爸呢,”她咳了咳嗓子,起范儿,模仿李达康的语气:“京州市委书记,跟你无商可言。”

高育良大笑:“达康书记就是这个脾气秉性。”他连连摆手:“不意外不意外。”说完了还笑个不住。

佳佳陪着笑了一会儿,喝口茶,起身道:“那高伯伯吴阿姨,我就先走了,我爸还等我回家吃饭呢。”

高育良笑道:“好,那今天我跟你阿姨就不留你了。”

吴慧芬拉着佳佳的手,不舍道:“佳佳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真是个好姑娘,这回国了以后就常来看阿姨,阿姨给你做红烧肉吃。”

高育良道:“你就指着这顿红烧肉笼络人心。侯亮平在北京那么多年回了汉东还就念念不忘这盘菜。”

佳佳笑着,没接这茬。

吴慧芬轻推了一下高育良:“那你说我做的红烧肉好不好吃,笼络了你没有?”

高育良侧身半搂住吴慧芬,“我不单喜欢红烧肉,我还喜欢你做的八宝粥。”

吴慧芬一挑眉,望着高育良,笑道:“别放糖?”

李佳佳微笑。

高老师和吴老师亲自将她送到门口。

从始至终没有提到欧阳菁三个字。

李佳佳跟两位长辈告别,拎着车钥匙就打算按原计划在车里等亲爹汇报完工作接他下班。

高育良道:“达康书记应该在隔壁跟沙书记汇报工作,佳佳你直接过去就行。”

佳佳:“……我在车里等他。”晃了晃手里车钥匙。

高育良道:“达康书记你还不了解,他汇报起工作哪里有个停下的点。现在又冷,你在车里坐着还不如进来再待会儿。”

佳佳:我选沙书记(家找我爹),不选高书记(家秀恩爱),谢谢。

高吴两人看着佳佳进了隔壁老沙家的门才返回去。

吴慧芬道:“这时候来汇报工作,还能是什么,欧阳菁呗。”又叹一口气,“佳佳这孩子是真好,她跟二十年前赵瑞龙、梁璐也差不多,我看佳佳就永远成不了他们那样。”

高育良道:“吴老师,佳佳成不了赵瑞龙首先是因为李达康不是赵立春。”提起赵瑞龙他就又来气,翻出一包烟,又去拿打火机:“不过我看着,那孩子也不像陈海,倒像陈阳。”

“赵瑞龙跟你说什么了?”

“说让我们停止内斗,还‘既是李达康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还是他家老爷子的意思。”高育良吸了口烟,哼了一声。

“听佳佳的意思,赵瑞龙是在李达康那儿也吃了瘪?”

“他赵瑞龙是什么排位上的人,李达康能替他挡枪?他叫赵佳佳还差不多。”

“那他老婆的事儿会不会牵扯到他啊。”

“我估计不会。这个人太爱惜羽毛了,说白了,就是无情无义。”

高育良弹了弹烟灰,他现在的担忧有两个,一个是沙瑞金带了田国富去了吕州,这哪是去考察易学x,这是去研究他高育良和李达康啊。

至于另一个……

高老师扶了扶眼镜。

他已经预料到了明天祁同伟就会跑过来兴奋地跟他说:“育良书记,听说达康书记的女儿去见您了。是不是您和达康书记已经和解了?达康书记主动示好了您得接着啊。”

育良书记把烟掐了,心情实在不是很好。扭头问:“吴老师,芳芳给捎回来什么东西了?”

“没有给你的。都是我的。”

---------------------

守株待兔的梗被佳佳截胡了之后终于让余粮还给达康了,开心~

佳佳:我选沙书记秀恩爱,不选高书记秀恩爱,谢谢。


评论 ( 14 )
热度 ( 83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