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六

相比于林城那时,李达康现在其实不是太想见到沙瑞金。这位新来的省委书记实在是位一霸手,先是冻结了两百多名干部的任命,再是接见了新来的反贪局长侯亮平。然后就坐着考斯特去调研啦,哪管身后京州唱着智斗洪水滔天?

李达康对这位省委书记很是服气!也挺庆幸这位空降来收拾汉东山河。但是,这并不代表李达康很想看见沙瑞金。

在林城时候,他是在“一一六”和“丁义珍”之后迫切想要争取省委书记支持的李达康。现在呢,他是前两个锅还没摘,老婆又被抓了。如果之前还可以为沙李配努力一下,现在彻底没戏了。可是呢,这又绝不会断绝他的政治生命。

丁义珍是跑了,一一六是着了,欧阳菁哪怕真有事儿,他李达康,腰不硬,堂堂正正两袖清风!改革大将政治明星!GDP小王子(划掉)!没有实锤,他自负这些摞一块还不够让他就地免职的。况且据他冷眼观察,一一六大风厂,这山水集团可做了大孽,就看那边侯亮平除了会抓他老婆还能查出什么了。再加上那位眼看着进了山涉了水的汉大帮太子祁同伟、刚从他家出去的赵瑞龙。有这几尊起码十年以上没收全部财产的大佛顶着,他也就是个失察的罪名,这中央反腐的集火是烧不到他身上了。那他就好好折腾京州,京州还没实现他赶上北上广的野心呢。既然沙李配无望了,他还找沙瑞金干嘛?来做深刻检讨?闲的啊?

于是为了送闺女顺路来一号院深刻检讨的市委书记在省委书记家的沙发上安坐如山,等着省委书记去给他泡茶。

接过沙瑞金递来的茶杯,被热水烫了一下,李达康才突然警醒自己有点放肆了。他看着茶香袅袅中沙瑞金言笑晏晏的帅脸,如醍醐灌顶般理解了孙连城!理解了这位区长的至理名言----

不想升就无所谓!

李达康心有戚戚焉,捧着茶杯,内心深感自己已经堕落了。

“沙书记,我的妻子欧阳菁涉嫌职务犯罪,这件事情我应该向组织汇报。”

“哎,是前妻。”

达康:“……”自己的发妻被别人提醒是前妻,其实心中还是有些惆怅。可他也是一个极其优秀的政治家,听到领导对自己明显的回护态度和撇清,眼睛一眨,心就放下了一半。

沙瑞金神情温和地听完了李达康对自己前妻的汇报,以“起码缺乏警惕性”和“民主生活会上谈”结案,转头招呼达康喝茶:“这是我昨天从吕州带回来的,你喝喝看。”是不是熟悉的味道?

李达康看着满脸期待的沙瑞金,莫名其妙但还是笑着喝了一口茶。咦?吕州?他把玻璃杯举起来看了两眼茶叶,笑着给兴致满满的沙瑞金搭台子:“这是您从易学x那儿拿的?”

沙瑞金挑眉,“猜对了!这还是毛娅亲手炒的。”

对于毛娅这个名字猝不及防从沙瑞金嘴里被说出来,李达康没有什么心理准备。他愣了几秒钟,才将这一切理顺。欧阳菁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沙瑞金还能笑着纠正是前妻,看来得谢老易在吕州为他刷满了好感度。

想起故友,李达康的笑不由真切了几分:“易学x是个能干老实的干部。难得。”

 “我不光跟易学x要了茶叶,还拿走了十张规划图,后天省委办公会上让大家畅所欲言议一议,解剖一下易学x这只麻雀。”

李达康立刻意识到后天办公会将是不次于第一场常委会的硬仗,故作懵懂,只道:“是,我已经收到了省委秘书处的会议通知。”

沙瑞金却不让他逃避话题,自顾自接着道:“我们的干部人事制度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为什么向易学x同志这样的干部兢兢业业工作几十年却没有提拔上来。”他笑着问,“达康同志,易学x当过你们班子的班长又替你顶过雷。你对他应该是了解应该是熟悉的啊。”

李达康把茶杯放下,坐正了,神情切换到工作状态:“沙书记,从那以后,我跟易学x同志在工作上就没有什么交集了。”他把这句官方的理由说完,停顿了一下,看着对面沙瑞金鼓励的笑意,言辞谨慎道:“而且,因为在汉东的、汉东的某些时期,组织部的工作不是、不是完全按照党的组织原则开展的。”

嚯,某些时期,这句话可是直指他的老领导赵立春啊。沙瑞金摸着茶杯想。既然李达康愿意说到这个地步,他也不吝惜给这位传说中的秘书帮帮主一个明确的信号:“因为在汉东的某些时期,组织部已经不是党的组织部了。实际上或者说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某位一把手的组织部。把党组织等同于个人,把党的干部等同于某个人的家臣。”

沙瑞金的语气并不严厉,甚至堪称温和,却让李达康悚然一惊,赵立春历任汉东省长书记快二十年,这某位一把手除了是他还能有谁。果然中央是要对赵家下手!

李达康后背冷汗涔涔,不是后怕也不是庆幸,而是大厦将崩,哪怕是目睹,也如惊雷乍起。以及……还得谢谢赵立春当年的打压,让他到底没在赵立春的任上入了省委常委。真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您说的对,汉东是该彻底整顿了。”他这话嗓音低沉、说得轻,便带些感慨的意味。

沙瑞金低头一笑,对于这种谨慎的言辞并不意外。这两个月的调研已经让他初步了解汉东省这潭水有多浑,人脉历史渊源都不可忽视。高育良的汉大帮已经呼之欲出,而传闻中的秘书帮帮主却有些出人意料。这位达康同志,赵立春的前大秘,能在这样的汉东政坛,出淤泥而不染,一方面是确实敢拼敢闯,能艹GDP,另一方面则是与他待人待己极为苛刻。

他虽苛刻也是自保的无奈之举呐,况且虽苛刻身边的人,却能普惠天下。老沙想到这儿,本来要责备他过于爱惜羽翼的话也不由与下一个话题换了个顺序。

“达康同志,上次在林城,你说当年赵立春书记把你从吕州调往林城,‘可能有其他的想法’,现在方便详细说说吗?”这个历史事件从吕州调研回来他跟田国富也讨论过,这可以得出两个完全不同的结论,其一就是赵立春任人唯贤,只用对的,不用近的。甚至不惜得罪自己原来的秘书李达康。其二就是赵立春利用自己的儿子赵瑞龙与正在寻找后台靠山的高育良做了某种利益的交易,从而挤走了李达康,重用了高育良。

田国富倾向于第二种,沙瑞金也是,只是毕竟涉及两名高级官员,不能只靠猜测。随着检察院和纪委的调查,真相会逐渐揭露,在此之前,他却忍不住想听李达康自己说说。

李达康略一思忖,“沙书记,我就把我调离吕州前后的事情,跟您仔细说一说。”

于是沙瑞金听这位如此这般给他叙述了一遍自己在吕州听过的故事,这春秋笔法用得极妙!他一边听一边想笑,那省委一支笔的诨号真不是作假的。

“那达康同志,这么说,赵立春知道赵瑞龙在吕州开美食城,并且有可能为了这个项目,影响汉东省委的人事安排?”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李达康一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育良书记进省委常委确实也是因为那一年吕州的GDP全省第一。”

“嗯?”沙瑞金伸出手指对着李达康虚指了两下。

李达康嘿然,伸手给两个人的杯子续上水,“后面我不清楚,前一句是真的,赵立春不但知道赵瑞龙在吕州开美食城,他还曾经暗示我给他儿子批美食城。我没同意,从那以后,他就疏远我了。”

“他怎么暗示你?”

李达康便又像当年说服欧阳菁跟他去林城那样,从赵立春只有一个儿子讲到三百万吕州百姓只有一个月牙湖,跟沙瑞金又说了一遍。

沙瑞金深深看着李达康,点点头:“说得好。”把下一个批评他过于爱惜羽翼的话题咽下了,决定聊一个愉快的话题。

开饭啦~共进晚餐!开不开心?

“达康,知道你要来吃饭,我请食堂的大师傅做了一桌菜,一会儿就到。”

达康:完蛋木已成舟饭已下锅。不不不不不那也不行,虽然今天我们聊得很愉快,但我闺女回来了啊!“不了,沙书记,我就不打扰您了。今天我女儿回来了,第一顿饭还是跟她一起吃。”

沙瑞金:“你女儿回来了?”这个消息我居然不知道?我还是不是汉东沙老大了?!(#`皿´)

达康:“是,今天下午刚下飞机。沙书记,还要跟您汇报一下,我女儿和育良书记的女儿是朋友,这次回国----”

“叮咚”门铃响了。

达康:……菜都来了我该怎么说,让沙书记和隔壁高书记拼个桌吃晚饭?

沙瑞金已经速度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姑娘,肤白貌美大长腿,青春美丽,灵气逼人。

老沙:???

 

-----------------------------------------------------------------

达康:不让我给你配省长你就别想我给你端茶倒水给你当向导。

老沙:不想升就无所谓?这是懒政!

----------------------------------------------------------------

说明一下时间线。剧中为了剪辑对比,赵瑞龙去达康家聊美食城和老沙老田老易泛舟月牙湖上是同一个时间。小赵走了达康抱着欧阳的照片说后天是你的生日。老沙老田游完湖跑老易家又喝又拿。

两天后欧阳生日,侯亮平买了蛋糕为证。这一天达康就比较忙了。那边提审欧阳,他和大路漫步桥上。欧阳刚提审完开始审刘新建,尼康已经揽着余粮的肩膀走在了去省委开会的康庄大道上。然后开会三书记修罗场。

蠢作者让达康和佳佳去省委大院的时候忽略了老沙这时候在吕州ORZ、

就当老沙已经去完回来了吧望天,这个bug目前圆不回来。毕竟佳佳的蝴蝶是在下了飞机开始。

!!佳佳蝴蝶掉的是让达康去(顺路)找老沙汇报欧阳了,然后老沙和达康提前见面,办公会上的批评私下说了,公开场面就不说啦~所以有些话是会上说的原话。

侯亮平是在审完欧阳之后转变对达康的看法,审欧阳和办公会是同一个时间,这个时候老沙是不知道审讯记录的。而且在这两天中老沙没有剧情。所以理论说这个时候老沙对达康的态度就是在办公会上的态度,即“缺乏警惕性”和“一起怼余粮”。

达康在和小赵唯一的那场戏的时候应该就是明白山水集团和赵家的关系,开会之前又提醒余粮说祁同伟进了山涉了水的。说明我康啥都知道啊!

Ps:老沙也啥都知道。收尾的时候,他跟达康说赵立春觉得你“喂不熟”,绝壁是看了刘新建的审讯记录啊!我不信你没看过欧阳的!

再啰嗦,“两个完全不同的结论”是开完会老沙和老田的讨论。这里也默默提前了。

以上。


评论 ( 23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