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十一

我一线城市大京州的路边摊能叫路边摊吗?况且还是在最繁华的商圈儿里。最起码这椅子就不是动一动晃三晃的塑料椅,而是有一定质量的木椅,足够打发走反贪局长的李书记舒舒服服把自己窝在里面。

关于欧阳菁的事情已经和佳佳在这半天里陆陆续续交流完毕,女儿也很能理解自己,上司还为了他李达康感谢了侯亮平。

况且今天还跟沙瑞金成功站队。真是意外之喜。

“丁义珍、一一六、大风厂工人的股权,你自己说,这起因为腐败引起的恶劣社会事件,除了领导责任,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达康把沙瑞金这句话又咀嚼了一遍,不由心情大畅。笑呵呵地看女儿吃羊肉串。

李佳佳拿着一根吃光的竹签,摇摇晃晃指点江山:“这要在洛杉矶,这个时间根本不敢出来。国内这时候还能撸串儿呢。”

自认被夸奖的市委书记眉飞色舞:“那是!”他这么一个消瘦的人,还大马金刀往椅背一靠,“京州的治安我是敢打包票的!别说现在,就是凌晨两点我回家车都不少!路边还有小姑娘晃荡呢!”

凌晨两点?李佳佳挑眉。又听工作狂问:“撸串儿?这什么意思?吃羊肉串?这什么破动词……”

李佳佳想了想,努力用她爹能理解的语言解释道:“就是治安好了,商业繁荣了,衍生出的夜文化的一种。大概就是说,晚上和朋友来吃串儿。”

她看一下其他桌热火朝天的架势,不由嫌弃地看了她爹一眼,嘟嘴抱怨道:“以后再也不跟你出来撸串儿了。有代沟,聊不到一块儿去。”

李达康探身向前,仔仔细细挑了一根最辣的串儿,三两口撸完,咳,吃完。一抹嘴,道:“别啊,你看我这不是正努力融入吗?再说了,这片儿商业区都是我定的规划!从一期到二期,我工地也没少跑,”他大手一挥,“这就是在我眼底下建起来的!”牛逼不?

眼看李达康就要说到这块地的建设经历和历史沿革了,李佳佳赶紧转移话题,“是是是,没有您夙兴夜寐就没有我现在在这儿幸福的撸串儿。”

又认真道,“以前还好,尤其最近几年,每次回国都觉得东八区已经以光速的发展将我抛弃了!共享单车啊,网络支付啊,高铁啊,淘宝啊,诶爸你是不知道美国的快递有多慢!丧心病狂的那种慢!单位换算更是能累出人一身汗来,就不能统一一下?还有他们的医疗,坑到不能再坑了,生病都不敢叫救护车!”

李达康一边撸串儿一边听闺女抱怨,一股巨大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当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巨大市场,当中国成为世界最活跃的经济体,海外留学生的地位和归国比例都不断提高,更不必说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的生活质量。从衣食住行,从生有所养到老有所依。

他为这个大时代所做的微小贡献,虽不恤亲人,可最后还是以人民的名义,普惠到了他的女儿身上。

李达康心满意足。

扭头冲老板娘喊:“再来二十根儿串儿!多放辣!”

柜台那边遥遥应了一声,路灯照出了暖黄的光,空气中隐隐有烧烤的烟味。这带着动物油脂燃烧香气的烟火在空气中飘来荡去,也蹭在他的夹克衫上。

李达康可以说是甚为享受地呼吸了一口辛辣(?)的空气,算是接了一回地气,问埋头苦吃的佳佳:“你刚才让侯亮平扫的是微信二维码?”掏出手机推过去,“快,你帮我也弄一个。”

佳佳就下了微信、申请账号、输入手机验证码,然后抬头问李达康:“你要叫什么名字?”说罢也不等李达康回答,开心地帮她爹起了两个让他选,“你想叫达达还是想叫大康?”

达达/大康:……

不过他倒不愿意在这种细节上扫女儿的兴,宠溺道:“那就大康吧。”

李佳佳手脚麻溜地申请完,又举起手机给大康拍头像。

照片里,这个男人侧头在笑,笑得眉眼弯弯,是一种非常舒适满足的状态。他的身后是虚化的灯光,是这京州的万千烟火。

李达康端详着这张照片,发了他的第一条朋友圈——“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李佳佳飞速点了个赞。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目前李书记的好友只有他闺女。┐( ̄ヮ ̄)┌

李佳佳拿过手机,唰唰唰给李达康关注了几个公众号。

有三观很正的时政媒体,也有政府的几个做的不错的官微。

李书记还不辞辛苦亲自动手搜索了几个汉东和京州的官方公号。

李佳佳看着他按下绿莹莹的关注按钮,不由自主为宣传部门的日后撒了一把同情泪。

李书记还不满意,“不是还有什么微博吗?也下了我看看。”

“微博你就别去了,我都不爱去,戾气太重,怕气着你。”

李达康眼一瞪,“让你下就下。就是这种地方才能看到老百姓最关心的是什么,他们有问题在网络上反应我们就要及时处理。一些细致的工作不做无错做了无功,难道就不去做吗?谁都不去做等着矛盾爆发?”

李佳佳不搭理他,捧着手机给他下微博。心想,李达康你牛气了啊,现在都敢瞪我了!把我当下属训了!王叔劝我回来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么描述你的!你思想觉悟这么高,你怎么早不下啊?就你那工作狂属性,还有空看微博?

一时间戳进微博,帮他关注了一波“汉东身边事儿”“龙坛”“京州在线”等等。

然后一刷新,首页就出现了汉东省京州市人民群众反应的问题,比如说,“光明区信访办窗口低矮”“把上f群众当上帝?我呸!”“大风厂员工走窗户上夜班”“一一六事件处理结果究竟如何”……

李达康:……

他抬头看了一眼永恒的星空,心中惦念孙连城。

李佳佳一看情况不好,赶紧拉着李达康往出走,只求她爹不在路边摊当场炸了。结账也方便,二维码一扫,滴一声就完了。李达康被这波操作吸引了一部分注意力,他倒不是惊奇。——这是他的成绩。网络支付是他率先在汉东大力发展的,在京州的普及度堪比北上广。

李达康的火气消了点,又觉得自己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他开车上路,还让副驾驶的佳佳给他念微博评论!

李佳佳一边念,一边感受到她爹不断升高的怒气值。声音不由越来越小。

李达康已经完全炸了,开着免提对着光明区区长就怼了过去!

“孙连城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滚蛋!”

“跟我装傻是不是?光明区信访办窗口整改一个月了到现在都不动!你是想干嘛啊?”

“改了个屁!加了小椅子还摆了小冰糖,这就完了糊弄我是吧?!我让你按银行的窗口改你改了吗?还在报纸上买头条?你多大脸啊你!就让上帝坐你的小椅子?!”

“没钱?你们光明区改个窗口还要跟市里要钱?你没钱就把窗口全拆了干脆玻璃也不要有行不行啊?”

“还有大风厂的厂房是怎么回事?你跟小金约时间,我希望你来见我的时候还能够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李达康挂了电话,停车进门,宝贝闺女也不理了,瘫在沙发上就开始刷微博。

佳佳:爸,沉迷网络有害健康!垃圾微博毁我青春!气急伤身啊爸!

-------------------------------

这两年真的变化发展太快了!以至于我完全回忆不起来2015年的微信功能有多少和网络支付的发展情况。就当大京州在达康书记的领导下争做网络支付的排头兵吧!


评论 ( 19 )
热度 ( 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