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十三

李佳佳同学享受了来自李达康的爱的早餐。

还收到了工资卡一张。

李佳佳:……

李达康道:“我平时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不都是给你花的吗。再说我也不是就这一张卡。拿着吧,你不是要买车吗?”

我是要租车不是要买车啊爸!并不是啃老族谢谢你啊。

不过佳佳转念一想,工资卡在她手里她爹给她娶后妈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并不是】,她就伸手把卡收下了。

“佳佳,你妈妈虽然有车,但是现在不能动。爸爸再给你买一辆。”李达康语气温柔,小心问道:“佳佳,这些年王大路是不是一直在资助你读书啊?”

佳佳嘴角还沾着豆浆,抬起头来一脸懵逼。

“……好像我妈是给过我一张卡说是王叔给的,但我都没往美国带啊。……我以为里面就几千块……王叔一直在往里面打钱?!”

李达康松口气,道:“那下午见王大路顺便还给他。”

看他们结束了这个话题,杏枝在一旁道:“佳佳要买车啊?”

“嗯,我陪她一块儿去。”李达康大口吃完包子,把筷子一放,站起来,“我得换身衣服去。”

佳佳和杏枝觉得这句话说得有点奇怪,等李达康再一出来她们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脚蹬黑色高帮作战靴,细长的腿裹着一件牛仔裤,外搭一件收腰风衣!

!!!∑(゚Д゚ノ)ノ

李达康颇有些不习惯地沐浴在两位女士震惊的目光中。他摸摸头,道:“我要是不换身衣服去买车,信不信明天全京州的交警都能把车牌号背下来。”

牛逼了我的李大书记!

李佳佳把口中的豆浆艰难地咽下去,诚恳地建议道:“那你最好再带个帽子。”遮遮你那头毛寸!

于是在李佳佳回房间把自己收拾地能出门之后见到的李达康就是一个带着军绿五角星帽子的李达康。

一帽毁所有!这造型是这么搭的吗?穿风衣搭军帽这是什么鬼?

李佳佳小时候没玩儿过芭比娃娃,这会儿要好好把她爹打扮一下的想法熊熊燃烧!

要什么车啊,商圈儿gogogo!

欧阳菁刚进去,佳佳刚回来,李达康一腔愧疚之情一股脑放在了闺女身上。况且今天是周末,也不是工作时间,好好好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不得不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李书记把夹克衫一脱显腰身的风衣一穿,那大长腿那来去如风的气质(?),又兼高高瘦瘦、英姿挺拔,回头率极高。小姑娘们一个个明目张胆盯着看,驻足在不远处窃窃私语。

李达康飞速拿过李佳佳给他挑的皮夹克躲进了换衣间。

爹啊,大冬天的你试个外套进什么换衣间啊!

李佳佳简直忍不住笑,走到一旁挑帽子去了。等她回来的时候,她爹被三四个女导购围着。“先生,这件衣服特别衬您的身材!”“对对对显腰身!”“我们这件夹克是特别鞣制的真皮,您摸一下这手感多好。”“搭这件夹克您可以再看一下这条裤子。”

李达康被她们围在镜子前,看镜子也不是不看镜子也不是,更问不出原来想的,什么你们住得近吗?住的是政府的廉租房吗?京州物价怎么样啊?天天怎么上下班啊?之类的这种话题。

最后还是李佳佳突破围困,把挑好的走在时尚顶端的黑白色帽子往他头上一扣,上下端详一眼,心满意足,“去哪儿刷卡?就这件了!”

李达康穿着这身丝毫不必担心车牌被全京州交警背下来的行头去陪佳佳买车。

作为一个需要考虑影响的大官和出钱的boss李达康负责价位,佳佳负责款型,两人速战速决干脆利落全款买了一辆四十七万的吉普。带牌儿。

搞定手续,付了款直接从店里开出来。

李达康坐在副驾驶上,意气风发下指令:“走,去大风厂。”

车开到大风厂,巧了,正撞上事儿。

两个穿着法院制服的小年轻手里提着浆糊桶、拿着封条,被大风厂七八个工人围着。倒没有上手推攘,七嘴八舌地扯皮。

“这封条都封了好几回了。您就别再撕了。”

“你贴一回我们就撕一回!”

“你贴了封条我们怎么上班怎么开工啊?”

“就是,你们政府不给我们批地不然我们建新厂现在又封我们旧厂,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那两个法院的也很无奈,被一群人围着,语气也不敢太硬,“批地是光明区政府的事儿,不归我们法院管!您看这附近都拆了,你们在这儿上班也不安全不是。市委李书记亲自挂帅的光明峰可就你们这儿没拆了!”

那倒是,李佳佳四处张望一下,这大风厂可称是废墟中的绿洲了。就是这两人太不会说话了,这话说的是激发矛盾还是怎么着啊?又让我爸背锅!她偷觑一眼,果然李达康形容冷峻,面色铁青。

那头工人们已经轰一声炸了!

“你们法院和政府不就是一家的吗?!”“我去给陈老打电话!”“你们政府没有这么欺负人的。”“什么狗屁李书记,上次当面说支持我们建新厂扭头就让法院来封我们!”

吵嚷中一个嘶哑的声音凄厉道:“你们要是再敢来我们就再敢封厂!要死一起死!谁怕谁!”

这句话一出,连工人们都有点被吓到,一时互相对望安静下来。

郑西坡骑着电动车从李达康和佳佳身边经过,听见这句话还没停车就赶紧骂道:“王文革你发什么疯呢?政府都垫付三千万的安置费了,这不是官司还在打吗?”

李达康听见王文革这个名字才想起来这人就是大风厂点火的那个,仔细一看,果然脸上有烧伤的痕迹。他那点气被这伤痕一灼,化成了对孙连城的滔天怒火。

蠢材!多少社会矛盾都是被这些懒政给激化的!

不让你去少年宫看星星我就不叫李达康!

还有那些腐败的贪官!打着球唱着歌就把工人股权弄没了的达官显贵!呵呵,等着!

郑西坡在大风厂中极有威望,连王文革也不愿跟他正面争吵,其他工人纷纷叫道“郑主席”,也就不反对了。

毕竟这也不是第一回了。你贴就贴呗?你贴完我再撕咯。

法院的工作人员也是这么想的,两个人拎着浆糊叹着气往过走,已经做好了两天后继续过来加班贴条的准备。

然后两个人被一个黄毛叫住了。

郑西坡那边也被人叫住了。

那个戴着棒球帽的男人笑呵呵道:“郑师傅,有个生意想跟您谈谈,咱们进去聊?”

---------------------------

捉虫:之前十一章有一个微博里的标题是“大风厂员工走窗户上夜班”,当时写的时候顺手,刚刚翻了一下这个事件,是我写错了。走窗户上夜班是刘新建被抓以后郑胜利和法院的人的交涉成果。那个标题穿越时空打错了。见谅见谅。

不过那段剧情提到了之前法院也已经来贴过好几回了。

王文革虽然和郑西坡意见相左的时候也梗着脖子坚持意见,但的确也在郑西坡的“威望”之内。

Ps:你们猜郑西坡能不能认出大换装的达康哈哈哈哈。皮衣的尼康请不要客气地脑补人义发布会上的小吴老师!

以及堂堂市委书记真不穷的!一个银行高管一个副部级高官能穷了吗?夫妻吵架的时候尼康说给了工资奖金,欧阳回的那句我偏向于“她挣得更多”而不是“他挣得少”。大家觉得穷可能是因为王大路的资助?但那是对好朋友女儿的,而不是“希望工程贫困助学”。哪怕撇开我塑造的佳佳不说,王大路的资助最多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欧阳一件衣服上万啊!

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解释买车的价位……这是达康考虑到天天进出市委宿舍的影响捡着便宜买的。你看郑胜利买个车都多少钱了。

--------------------------

伪装商人避人耳目想要单聊郑西坡的尼康:咱们进去聊生意。

欧阳菁:当初是谁说不跟任何商人做交易的,啊?


评论 ( 21 )
热度 ( 60 )
  1. zoevla西湖四月雨又风 转载了此文字
    小透明表白太太!!很喜歡這篇文中每個角色,尤其是佳佳,簡直女版達康!外懟侯亮平趙瑞龍內懟她老爹,和餘...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