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二十

李佳佳起了个大早换了三套衣服,又在镜子前涂了半个小时的脸,项链手镯一个不拉都戴齐全了。她在杏枝面前转了一圈儿,被证明的确是精精神神漂漂亮亮的,才算满意,拎着坤包准备出门。

“佳佳你还没吃饭呢。”杏枝赶紧叫住她。

“不了我赶时间。”

李达康唏哩呼噜把粥喝完,一抹嘴,也叫她:“我都还没上班你赶什么时间,坐下吃饭!”

李佳佳之前该闹的别扭也暗戳戳闹完了,该过的心理上的坎儿也过去了,昨晚又被打虎上山一顿乱拳排解。虽然这时候是要去见欧阳菁,也能对李达康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情。她便坦坦然道:“可我吃饭会花妆。”不等她爹说话,摆摆手,提着坤包拿着车钥匙就出门了。

李达康放下筷子,看门关上,转头对杏枝道:“嘿~你别说她今天是挺好看的。”

李·今天挺好看·佳佳的确是赶时间,她先去蛋糕店取了预订的蛋糕,赶到京州郊外的看守所时恰好和检察院的车碰上。

林华华看到李佳佳其实是有些发憷的。这个女人踩着高跟长发微卷,修身黑裙,身姿挺拔目光如炬。她见到李佳佳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位和自己不是一类人,不是“绝大多数女人”而是像她家陆大处长那样的,也是一位梁山好汉!

作为反贪局一线工作人员,林华华还知道,虽然人家妈在里面待着,可人家爹清清白白,一点脏污不沾手,已经从他们检察院的目标中排除,沙李配指日可待。最重要的是,这位留美归来的千金大小姐还特别漂亮!集欧阳菁和李达康美貌基因于一体,明艳大气,眼波流转摄人心魄的那种美人款!

很有女人味的梁山好汉!

林华华下意识提起了一百二十分的警惕心,盯着周正和李佳佳握手,看两只手掌一触即分才默默松了口气。她暗中扯一下男朋友的衣角,自己挡在周正面前和李佳佳交代:“李律师,我们侯局长和陆处长的意思呢,你在门外等一会儿,我们审完会特别允许你带着蛋糕进入审讯室的。”

这却是侯亮平虽然得到一位“柔情攻势”的大助攻,却还想按照自己原本的计划来,看看效果,只将李佳佳作为万般无奈下的最后招数。

果然,不用李佳佳,林华华就已经和欧阳菁达成一致了!

除此之外他们倒还有了意外收获,旁听了一个“海蛎子”的故事。

独立强势如陆亦可对小女人的三观绝不苟同:“女人干嘛要哄啊。这自己对自己不负责任,凭什么别人对你负责任。”

“不过说真话啊,今天是欧阳菁啊,让我对李达康刮目相看。”

“我也没想到李达康会是这样的人,我只听别人说过他霸道。”陆亦可又感叹道,“还好佳佳不像欧阳菁,像足了李达康。”

侯亮平道:“说起李佳佳,我之前在朋友圈看见你给李佳佳可点了不少赞,你对她了解吗?”

陆亦可道:“芳芳不是一直不回国嘛,佳佳帮她给我捎过东西就这么认识了。然后发现,嘿,挺投缘。”补了一句,“和欧阳菁一点都不像。大鱼和小鱼缸的孩子到他们李家,就还是条大鱼。”

“那是厉害了,能让陆处长觉得投缘的女人可不多见。”侯亮平转念想起那个抬手干了一杯扎啤的女人觉得她跟陆亦可投缘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看向身边的陆亦可:“你是不是在等大鱼。”

陆亦可突然觉得刚才随口打的比方居然很适合描述自己的择偶观:“是啊,这小鱼啊,是一定会淹死我浩瀚的海洋里。”

“那赵东来算不算大鱼。”

“赵东来同志是鱼是虾还说不定呢。”

“你别怪我多嘴啊,陈海现在的情况。能不能醒过来还不一定,就算醒过来也不一定会过上正常人的日子。我了解他,他宁可去死,也不会拖累你的。”

“其实赵东来这人啊,不错。”

“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有数。”

陆亦可不想再谈什么陈海赵东来,她强行拉回话题,正色道:“说真的,这位李佳佳思想觉悟不比你我低,特别支持李达康的工作,也非常洁身自好,行事低调。她来劝欧阳菁,做欧阳菁的律师,我看对咱们是好事。”

侯亮平不置可否:“那就等着看吧。”他看着时机差不多,对着话筒吩咐道:“让李佳佳进去。”

审讯室的门打开,穿着号服的欧阳菁望过去,一位身材高挑、姿容极胜的大美人带着一阵香风缓缓走了进来,在她面前站定。

饶是欧阳菁身陷囹圄,也不由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佳佳——”一语未了,眼泪就落了下来。

佳佳拼命告诉自己“脸上有妆不能哭花”才勉强把眼泪忍下来,她矮身蹲在妈妈面前,握住欧阳菁的手,叫一声:“妈。”

欧阳菁把眼泪擦了,赶紧问她:“佳佳你怎么回来了?”

面对欧阳菁,佳佳心中委屈又涌上来,努力轻描淡写道:“我在机场等不到你飞过来,就干脆飞回来给你过生日喽。”

林华华在门外插好蜡烛、点燃,恰在这时端了进来。

李佳佳把蛋糕接过来放在欧阳菁面前,伸手把欧阳菁的眼泪擦干,仰头道:“五十岁生日快乐,妈妈。”

眼泪被佳佳擦干,欧阳菁就奇异地一下子没有了哭泣的心情。她看着佳佳,展颜一笑。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李佳佳蹲在欧阳菁面前,透过闪烁的烛光看向母亲。

她妈无数次跟她爸讲人要懂得报恩,如果说她妈反复要求她爸帮衬王大路,还算是有点对隔壁老王的私心。要他提拔易学习就真的是全心全意为李达康考虑了。她希望李达康能多接地气一些,不要总被人埋怨,不要不近人情。

欧阳就认为,他当了市委书记这地就是他的,这工程给谁做不是做。当了高官就该为亲人谋福利,对帮过自己的人进行回报。这党和人民又不是你的,你这么六亲不认就是为了自己的乌纱帽!

问题在于,李达康就把党和人民当成是他的!他是吕州市长,这吕州百姓就是他的责任,月牙湖不能批,批了就是千古罪人。他报恩是报党组织的恩,不是报赵立春的恩!他是林城市委书记,林城五百万百姓的衣食住行就抗在他的肩上。他是京州市委书记,京州六百八十万老百姓,要生存要发展要就业要吃饭,他自认是第一责任人。

三观不合如何生活?

这些跟欧阳说,欧阳觉得那是官话。在会上说完了还在家里说,烦不烦?唱高调唱到到家里来了!欧阳就是不明白,这李达康到底图什么啊。

李佳佳明白李达康图什么,也明白欧阳菁的逻辑。她有这样的一对父母,对于他们之间的婚姻感情也只有心累两个字可以描述。现在离婚了,也许他们对彼此还剩下些没有消磨完的感情,但李佳佳一点都没有让他们复婚的心。

佳佳傻想,她妈想让人宠着她护着她,既然自己爸爸不行,佳佳叹口气,自己来吧。

佳佳和欧阳一起把蜡烛吹灭了。

佳佳握着欧阳的手,絮絮说自己以后的打算:“我本来打算在美国读法学博士,现在回国也就不打算走了。等汉东的事了了,我就去申浦找个工作,做律师挣得多,我再攒钱买个房子。申浦离着京州也近,我每个月都来看你,等你出来了咱们就去申浦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欧阳菁摸着女儿的长发:“不用那么辛苦,你妈不缺钱。等案子了了,你去查一下我那些卡里的钱,密码你用咱们家里人的生日挨个试一下。”

佳佳道:“我知道。妈,你当初……为什么要拿那笔钱啊……”她说到这件事,鼻头又是一酸,如果当初……

欧阳菁倒是看开了的样子,道:“银行上上下下都拿,我们当时还以为是公司的内部福利,没以为是受贿。”她既然有了日后的打算,漂亮闺女站在她面前了,欧阳菁还有什么不懂的。在看守所的审讯室里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她懂。

欧阳和佳佳的手交握在一起。

佳佳道:“妈,我给你做律师。你不用担心什么影响,你跟我爸已经离婚了,我给你当律师这件事也跟省委沙书记说过了。”她明亮的眼睛灼灼看着母亲,“检察院的人破例让我来送蛋糕,就是来劝你好好配合工作,如果对案情有重大贡献,判决的时候会考虑的。”

欧阳菁慢慢摩挲着女儿的手,看向佳佳,笑了。脆弱消散去,欧阳眉宇间带着女强人的锐利。她是京州城市银行主管贷款的副行长,京州那些烂账,她每一笔都记得清清楚楚。

--------------

康菁到此为止。泪流满面。

其实我一直觉得欧阳重生选择王大路的可能性很大……虽然我站康菁……

【我这一生就毁在那袋海蛎子上,其实要不是因为他,我会,我会选择另一个人,可能会拥有另一个人生。

可是就算你选择了王大路就真的会拥有另一个人生吗?

年轻的时候你会忽略很多人和事,到了我这个年纪才知道,当时后悔没有好好珍惜,后悔药难吃,老天爷不会,不会再给我第二次机会。】

以后或许会开一个欧阳无罪然后达康掀了季昌明办公桌的脑洞吧。

毕竟我虽然现在写沙李【?有吗?】但我是为了看康菁来的lof……

评论 ( 16 )
热度 ( 47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