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二十七

沙瑞金沉着脸,语速缓慢:“我还以为咱们的公安厅长光会在陈岩石家挖地呢。”

高育良配合着苦笑一声:“这我也是今天上午听梁璐向我反映才知道。我已经跟吕州市局打招呼拦下了。”育良书记把“刚刚知道”这个重点又不留痕迹咬了一遍,语气严肃道:“沙书记,当日抓捕丁义珍时,在场的不过几人,我、达康书记、昌明同志、陈海和祁同伟。我们现在有充足理由怀疑,给丁义珍通风报信的就是祁同伟!想想祁同伟又是追逃组的组长,果然丁义珍至今未曾归案!”

育良书记壮士断腕、义正辞严:“我现在甚至怀疑陈海的车祸也是祁同伟所为!”他满腔痛惜,“祁同伟是我的学生,陈海和侯亮平也是我的学生。”

说得倒是痛快,半点都没涉及山水集团和赵家,沙瑞金这么暗想着把吕州月牙湖的疑惑压下,并不开口问高育良。

田国富摸着茶杯道:“那我们纪委照着这个方向去查。”

高育良道:“国富书记,我看公安系统上上下下都要认真查一查了!”

田国富笑道:“那可是个大工程,你们政法委可不能光托到纪委就完事儿了。”

高育良用手虚指他两下,呵呵一笑:“成,这摊事儿完了我把侯亮平给你派过去。”

电话又响。来自赵东来。

“对,是我向中央推荐的你,你们京州市局配合着尽快调查完毕。”

安静喝茶吃瓜努力降低存在感的佳佳耳朵一竖。

“……什么?这倒是巧。你让季昌明接电话。”

沙瑞金挂了电话,目视纪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侯亮平今天要去山水集团吃鸿门宴呐。”

时针指向三点一刻。

田国富一怔:“这,现在应该还没有到。拦住他。”

高育良把杯子往茶几上一放:“这个猴崽子,疯起来谁都拦不住!”

沙瑞金道:“侯亮平同志这么做肯定是深思熟虑过的,他们反贪查案子咱们不要插手。”想起至今未苏醒过来的陈海,哼笑一声,“我就不信,他们还敢伤了第二个反贪局长!”

高育良自然比沙瑞金更了解“他们”,他心道,这事儿,赵瑞龙那个小兔崽子还说不定真能干出来!他如今既已经举报了大弟子,行事自然努力往侯亮平和陈海一方倾斜。铁青着脸道:“祁同伟毕竟有人有枪,以防万一,我到时候亲自去山水庄园把侯亮平接出来。”

沙瑞金没理这句,只道:“汉东的公安系统是该好好查一查了。”

田国富之前才说要一起等结果,为防通风报信谁也别走。几位汉东大佬讨论工作,佳佳本该早早避开,可几位书记不发话,她也不好提出来。

沙瑞金看出她的不自在,笑着给她递点心:“我们聊的不是什么机密,你回去转给达康书记听也行。再者你家里还有监控,外面又不太平静,你就呆在这儿,最起码等到把监控拆了。”

佳佳乖乖应了。沙瑞金又道:“本来想让昌明同志过来讲解一下案情,一想,他怕现在是没空也没心情来省委汇报了。”

田国富笑呵呵道:“没人汇报那就安心坐着等结果吧。今天可要好好耗几两你的宝贝茶叶。”

是得等。一面是中央查监控,一面是侯亮平赴宴。等出的结果,便是大势所向。

高育良心沉了下去,庆幸及时划清了界限。转念又想到香港的小高,那是他合法的妻子。但正是合法,反而把他和山水集团高小琴牵连在一起了。高育良虽忐忑,面上仍是一派云淡风轻,问佳佳:“佳佳回来有什么打算?我记得你也是学法律的,要不要来政法委工作?”

田国富笑道:“当着纪委书记的面就这么明目张胆滥用职权?”转头问佳佳:“还是来我们纪委好!”

高育良也配合着不再提祁同伟、山水庄园之类,以佳佳为话题进入闲聊状态,爽朗笑了几声:“佳佳学法律的还是我们政法委对口。”

佳佳趁机表白,笑道:“还是当律师更对口。我不准备留在汉东,也不准备考公,打算去申浦工作定居。”

田国富笑意更深。

时针指向四点半。

沙书记拿出他的宝贝腹肌轮和高书记比健身,比到兴起,两人脱了老干部夹克衫摘了眼镜趴地上做俯卧撑。最近瘦了的田书记和李佳佳在一旁数数,气氛很是热烈。

接到中央通知的汉东军区人马,就是在这时,由汉东省委常委、军区司令员亲自带队,被白秘书引了进来。

!!!∑(゚Д゚ノ)ノ

沙瑞金接过毛巾擦汗,一秒切换工作状态,张口便问:“有结果了?”

“监视地点就在省公安厅。”省委常委被非法监控,跟军区无关。但既然被中央通知配合调查,知道了这件事,为表重视,司令员也就亲自带队而来。重视军地关系嘛。

即便如此,这件事也不需要军方来处置,尤其政法委高育良又在这里站着。司令员一指身边跟自己进来的几位军官:“我们带了设备,拆了达康书记家的监控之后,以防万一,还是把省委宿舍、办公室、专车都查一遍为好。”

沙瑞金摇头道:“动静太大了,先把达康书记家里的拆了,等公安那边收拾清楚了再都检查一遍。”指点道:“穿便衣去。”

李佳佳立刻请缨:“我带着几位去。”实在不想再呆下去了!尴尬癌都要犯了!我一个无业青年为什么要在省委书记办公室听你们谈如何整顿公安系统啊喂!

她领着人前脚一走,后脚赵东来和季昌明就到了。

虽然是借助军方力量和技术把事情查清楚了,但他们两人说的自然要比军区的更详细更了解情况。

“具体的监控负责人是公安厅办公室副主任程度。”赵东来神色严肃,“准确地说,是程度调入省公安厅之后,才把监控带入了省厅。”

便如此这般把程度如何被达康书记扒了警服又如何被祁同伟保下的事情一说。

这……总不能是程度有私仇,就胆大包天敢监视市委书记吧?

田国富不想这么多,当即道:“既然如此,就以达康书记的名义把程度抓起来!抓人的理由就说是达康书记要算旧账好了!”

赵东来:……

田国富顺嘴道:“反正达康书记也不差这一口锅。”

打虎上山默默看了京州王国富一眼。

田书记默默扭过了头。

虽然京州市局真网警和省纪委的安全人员互怼了一波,但好歹给两位正主留下了掩耳盗铃的空间。

育良书记非常冷静:“那边监控一拆,不暴露也暴露了。”

司令员道:“我们的技术可以把视频定格的。”更多黑科技就不给你们科普了嘿嘿,“所有的监控资料我们都已经拷贝下来了,完全可以根据这些材料伪造假的监控。”

沙瑞金拍板:“就按国富书记说的办。”他笑道,“反正只需要稳住他们几天。”

赵东来肃颜道:“市局警力已经包围山水庄园,请示是否抓捕程度。”

这问题?高育良敏锐道:“程度现在在哪里?”

季昌明道:“程度作为随员跟着祁同伟一同进入山水庄园,在门外守候。我让侯亮平带了配枪,但是,刚刚省厅来查检察院的枪支设备。情况非常危险。”

带枪赴宴,都到这个地步了。

高育良比沙瑞金先出声,当机立断道:“抓!”

几位领导当面,赵东来下达命令:“开始行动,目标山水庄园!”


评论 ( 15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