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康菁】掀桌子。二

抽油烟机运转着,但爆炒辣椒炝锅的声音还是透过厨房门隐隐约约传了出来。一向空旷的市委别墅一下子有了些居家的意思,握着彼此的手,年轻时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李达康起身,还拉着她的手不放,低眉问欧阳:“今天晚饭我来做,你想吃什么?”

欧阳没接话,拽着他的手站起来,笑道:“有生之年没想到还能吃上李书记做的饭。”

毕竟是最后的晚餐。

从前家务全包的李书记拉着她往厨房走。婚都离了,临了临了,倒是知道抓紧时间吃豆腐了,竟一刻也不舍得松开一样。欧阳看着交握的手这么想着,任由他拉着走。

“杏枝,你出去吧,今天饭我来做。”

杏枝赶紧把火一关,转身看见她哥哥嫂嫂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把围裙一摘,擦了擦手:“那感情好。我约了小姐妹在外面吃饭,晚上就不回来了。”

约人是假,得走是真。田女士离开之前还把食材和厨房给新上任的李大厨介绍了一遍。

李大厨围着围裙,提着菜刀,指点江山:“做一个小炒肉,再来一个剁椒鱼头,拌个凉菜煲个汤,呦米饭这已经焖上了。”他打开锅盖看了一眼,问欧阳:“你想喝什么汤?”

欧阳菁倚着厨房的门,道:“青菜豆腐汤吧。”看着他穿着衬衣西裤围着围裙的背影,不由道:“我看着火你先去把皮鞋换了。”

李达康看着自己还是坐办公室的打扮,的确不方便,放下铲子出去换,还不忘叮嘱:“我那儿东西你都别动!”

工作不让我动,厨房也不让我动了!他一走,欧阳菁奔着锅就抄起了铲子。她把锅里的食材翻了一通,呆站一会儿,扬声问:“诶你放盐了吗?”

“欧阳你别动!”

“我看这色儿你肯定还没放酱油吧!”

“欧阳你别动!”李达康一边喊一边风风火火冲了进来。

‘这儿味儿大你出去等着’,他看着前妻,把这句话咽回去,扔给欧阳一瓣蒜:“你就剥蒜吧。”

欧阳菁老老实实坐在小椅子上剥蒜,她想,如果一直能这样哪至于离婚啊。可他升了官,要关心的人越来越多,一直这样不下去。——这也就是离婚当天才有的待遇,欧阳菁瞥一眼他在锅边忙碌的身影,心平气和地剥蒜。

看在他有心下厨的份上,吃饭的时候,欧阳便跟他说:“我们现在离婚了,佳佳又在国外。你要是无意再婚,我就努力把佳佳劝回来。”

一句话戳破了和谐的晚餐气氛,显露出婚姻已经破裂的真相。

李达康把手里端着的碗放下,伸筷子给欧阳夹菜:“吃菜。”

欧阳菁慢慢把他夹的几筷子菜都吃完,又道:“咱们现在说开了,不比以后你给我送婚礼请帖来得好看?”

李达康还不说话,他挽袖子从旁边小锅里盛了汤放在欧阳面前,闷声道:“吃完饭再说。”说完便狼吞虎咽起来。

欧阳菁便笑:“你吃饭看着就香。”不过也很久没看到过就是了。

一碗米饭见底,李达康还要喝汤!好,喝汤就喝汤,欧阳菁纡尊降贵亲手给他盛了递过去。

他喝了两口终于喝不下去,滋味难言。

欧阳菁安安静静坐在对面,并不先开口。

“佳佳能回来是最好,但她之前也跟我说,想读完法学博士,没有八九年下不来……”

欧阳了然一笑:“那就是我多操心了。”

“欧阳!”李达康看着她,“我亏欠你们的太多了,现在又怎么能为了我让佳佳中断学业。外面都传什么沙李配我也知道,但也就是个传言。丁义珍跑了,大风厂烧了,别说沙李配,这次沙瑞金和田国富联手,我能继续待在京州就不错了。这都跟再婚不再婚没关系。”

“你这是想说你升不了官,婚姻情况组织不会重视?”欧阳笑了一声,“你可别忽悠我,明明说的是裸官问题。”她叹口气,“这时候家庭本来就不应该出现任何变故。更不要说裸官了,你再婚也好。”

李达康还第一次知道欧阳菁是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

可能他看向欧阳的眼神过于直白露骨,欧阳菁立刻理会他的意思,自顾自笑了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你心里装着谁,为了你的党和人民,能离一个自然就能再结一个。我受不了这样的你,别人说不定就爱你这款。那么多军嫂警嫂,能独自撑起一个家的女人多得是,并不难找,可见是我思想觉悟不够。”她歪头笑,“再说你也不是不会疼人。”

她说的都是道理。李达康沉默着,他素来实事求是,“不会再结婚”的承诺无论如何是给不出来的。——况且她也不要。

欧阳菁还是笑,出轨的、家暴的、赌博的、吃软饭的,这世界上好男人不少,但遇见人渣的比例也不低。李达康虽然不是好丈夫,但也没有那么差。她这么些年生怕跟不上他,也努力进步、钻研业务——这不能不说没有受到达康书记的影响。李达康虽然领她往上走可是他也靠不上,靠山山倒靠树树摇,逼出了一个女强人。她如今离婚了,但有钱有能力有阅历,妆容精致,底气十足,依然能够自由美丽地生活下去。

于是也能够云淡风轻地和平分手。——唯一的痛苦就是终于被迫承认,自己是跟不上他的脚步的。

“你一向说我为了乌纱帽,六亲不认……”原来你知道我的心。

欧阳菁翻个白眼:“我现在还是这么认为的。”为了升官就娶一个不爱的人当老婆还要共度余生,她特别看不上。“也就是我现在看开了,不然跟你受了这么多年苦,好不容易培养成部级领导了,怎么着也不能让别的女人捡便宜啊。”

李达康低头转着杯子,终于微微带了点笑意——好不容易省委常委了你还想让中央罢我的官。

“欧阳,我没有给你你想要的生活,真的是对不起,其实我不是故意的。你了解我,我这个人除了工作,在生活方面,是一个很无趣的人。”

“你的世界和我想要的生活完全是两回事。我也不是你心目中理想的女人。”她露出一个笑又很快收回去,“所以我们分开了。”

欧阳菁抬手看表,七点钟了:“走吧,我九点十五的飞机。”

真站起来要走,反而又发现许多话没有交代:“我去佳佳那里呆一段时间,散散心。你也别多想,我劝佳佳回来的确是因为现在国内发展得好,如果你没有努力工作把祖国建设得那么好,我可不劝佳佳回来发展。不管她怎么样,美国我呆不惯,肯定还是要回国的,但不会在汉东了。”

“去淮南找你弟弟?”

欧阳摇头,“不一定,再看看工作吧。”她把小脸一扬,“反正我有钱。”

李达康失笑,佳佳都这么大了,这个当妈的有时候说话却还像是个小姑娘。不过人家有钱呐,一个经济独立能养活一家子的小姑娘说这些话,虽然年岁已过还是非常可爱了。

他鬼使神差一样伸手去摸她扬起的脸。

温暖细腻的触感从指间传到心底,他又不觉走近一步,直到呼吸相闻。

李达康终于说:“别走了好不好。”他右手搂着欧阳的腰,一开口就鼻头一酸,眼睛控制不住有了水光,真的动了感情:“我们再努力一下,好不好。”

闭上眼睛去吻欧阳的脸。

李达康只亲了一口,欧阳就别开了脸,他感受到推拒却不愿放手,死死箍着她的腰身。

就听欧阳菁气急败坏道:“你别亲脸!脸上都是粉!水乳、粉底、防晒、遮瑕、修容、散粉,涂了多少层你知道吗?!”

李达康笑起来,不亲了,定定看着她,用低沉地嗓音唤对她的爱称:“欧阳、菁菁、菁菁……”

这人其实还,挺帅的。欧阳菁环上他的脖子,咬上他的嘴唇。嗯,吃饭的时候擦了口红,这里可以亲。

一个吻结束之后两人都有点气喘吁吁。

欧阳菁想,还是平时吻得少。

李达康上前一步还要抱她,被欧阳菁抬起手腕挡住——腕表指向七点十分。

她穿好外套,拎起手包,扬起下巴示意男人去提箱子。

李达康站在原地不动,欧阳菁便也不动,平静地望回去:“我要赶飞机。”

李达康沉着脸:“让那张该死的飞机票作废。”

欧阳菁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固执,因为一个吻吗?简直可笑!飞机票能作废,离婚证能作废吗?!

她从包里掏出小红本晃了晃:“达康,”她说,“今天你把我送走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

后来的后来,尼康知道了当时侯亮平没有证据只要欧阳菁不出境就不会冒险抓人,而只会暗中调查她是不是清白。

尼康:wc当时我要是亲下去不让她走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吗?

被掀了桌子的老季:我才冤死了好吗!


评论 ( 30 )
热度 ( 71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