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二十九

李达康白天慰问了一圈儿困难群众,晚上镇里的广场有个音乐节——场面隆重,安保压力很大。李达康便问相陪的镇领导:“你们不去盯着点?”他当然知道这是为了陪同他,兴致勃勃道:“走,一起去看看。”——顿时带来了更大的安保压力。

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小金陪着自家书记站在角落,电话震了十余秒他才意识到,掏出手机一看,嘿,这两天这电话来的真频繁。

“李书记,”小金顾忌旁边陪同的镇领导们,凑到李达康耳边:“祁同伟厅长的电话。”

李达康颇为意外,上周祁同伟来电话捞人他虽然也没有料到,但那时他正在双开陈清泉,总是明白他打电话要干嘛。现在,是真没头绪了,能有什么事儿?李达康抬抬下巴,示意小金接起来。

“祁厅长,李书记正在下面视察。”

祁厅长已经听到了电话那头嘈杂的声音,但他看一眼面前一听‘达康书记’就变了脸色的赵东来,极其坚决道:“我有非常紧急的事情。”

祁同伟本以为李达康会像陈清泉那次一样避而不见,但出乎意料李达康居然很快接过了电话,联系眼前赵东来的失态,祁同伟不由泛起狐疑:难道这还真不是李达康的指示?可不是李达康还能是高育良不成?还是打起精神抱着希望应对:“达康书记,我是祁同伟。这么晚没打扰您休息吧?”程度知道的事儿不多也不少了!必须得保!

赵东来不是经不起事儿的人,这时候却出了一脑门子汗,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位祁大厅长直接给李达康打电话啊!高育良那儿的金牌令箭都要下来了,他居然不找他老师!赵局长且顾不上心累,擦一把汗先盘算一遍——有多少事没跟李书记通气来着……

李书记并不知道自己家被撸猫的孙海平发现监控了,不知道中央已经震怒并且他的名字已经在北京晃了一圈,不知道高育良被连cue进沙瑞金办公室投诚汉东很快就他一帮独大了,不知道一帮军官正在他家义务搞装修,更不知道祁同伟是站在赵东来面前、高小琴侯亮平旁边、窗外花斑虎的瞄准镜和赵瑞龙的望远镜里给他打电话——杯盘狼藉,警笛隐隐,底下还被铐着一个程度。

而李书记站在陪同的当地领导旁边、观赏着小镇特色音乐节、看着群众一张张笑脸、听着一浪接一浪的欢呼尖叫声,站在他的太平人间里跟祁同伟打哈哈:“赵东来去抓程度,罪名立得住啊,郑西坡就是人证。”

“达康书记,程度都来我公安厅了,这翻旧账不妥当吧?”

李达康道:“这怎么叫翻旧账了,祁厅长,你也是政法系出身,你应该知道啊,这法律上可还没过追诉期吧?”

祁同伟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叉腰,视线略过一旁站着的侯亮平,气得胸闷!这侯亮平不懂政治规矩就算了,你李达康也跟我装!那边李达康还语重心长呢:“祁厅长,这我就要批评你了,你既然知道程度干的事儿,怎么还能把他调进省厅呢?啊,还给你做个副主任?”

祁厅长咬着牙不说话,mmp,你倒是和我翻旧账了是吧!

“祁厅长啊,你可是咱们汉东公安系统的当家人,选人录用还是要慎重一点。以程度这样的恶劣行为,还指望他为人民服务吗?依我的看法,开除警籍。”

祁同伟道:“达康书记,这个程度同志的事情我跟您详细——”被李达康打断:“程度一个区分局局长还不用我管这么细吧?行了我这边还忙着,这件事你去找赵东来吧。”

赵东来能说通我还给你打电话吗?!“达康书记,赵东来现在就在我面前,要不您直接和他说两句?”

“祁厅长,我是金秘书,李书记这边正忙着,您看?”

祁同伟连再见都没有说就摔了手机。

既然李达康说不通,他也没打算给高育良打。政法委书记是大领导,他自己难道就管不了赵东来?他祁同伟是现任省公安厅厅长!顶头上司!就算京州市局的干警也得听他的!他们的船上已经掉下去了一个陈清泉、刘新建,决不能这么快再有第三个。什么船也受不了这么漏水!京州市常委会他影响不了,如今赵东来一身警服立在面前,他再救不了一个程度?

更何况,程度这件事还很有些可以拉扯的余地,他毕竟是省厅的人,不论如何也轮不到京州市局抓人。

旁听电话全程的赵东来劫后余生!心里给自家书记点了一万个赞,就知道我书记什么时候都不掉链子!心情愉悦地和祁同伟扯皮:“但郑西坡是向我们京州市局反应的,事情也是发生在程度任光明区局长任上。”

他还真不怕这个顶头上司。京州市局本来就接受京州市委和省公安厅的双重领导,赵东来自然是向着达康书记,和汉大帮太子是心照不宣的面和心不和。况且祁同伟的副省级至今没上,而赵东来是副省级城市的公安局长,一个副厅一个正厅,谁怕谁啊。赵东来望一望奢华的山水庄园宴会厅,这祁同伟的副省级怕是永远黄了。君不见连育良书记都废太子了!

两个人正掰扯着,手下大队长进来了:“厅长,局长,我们在外面抓获了一个非法携带枪支的人,疑似在案的高级杀手!”

祁同伟:!妈蛋忘了这茬了!立即出声喝止:“东来,这么大的案子还是移交省厅吧。”拿手机要叫省厅的弟兄来,一看,忘了手机之前被他自己摔了。祁同伟还没来得及跟随员借,侯亮平已经撸起袖子一拳打了上来。

祁同伟被打懵了一瞬。

侯亮平紧握着拳头,哑着声音喊一声:“老学长,”情绪激烈之下眼眶已经红了,一字一顿道,“这还真是鸿门宴呐。”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祁同伟——你居然真的要我死!

祁同伟沉着脸和他对视,终于还是先移开了眼神。

赵东来趁机打个手势让他们把被堵住嘴的程度押下去,自己也快步走出宴会厅,掏手机要给省委书记办公室打电话——当场抓住杀手怎么办!立刻逮捕祁同伟没有证据,但鱼死网破的局面已经这么明显了,要把公安厅长放出去,有人有枪的,真是出不起岔子!

——谁也没想到剧情进展这么快啊!没有任何预案和准备!好在省委书记办公室里现在该在的人应该都在。纪委找祁厅长聊聊天啊,或者干脆哪位大佬把祁厅长叫过去谈个心什么的。只要一晚上,他就能把证据夜审出来!

赵东来心念电转,突然想到突破点,翻通讯录的手一下子停下来,立刻吩咐:“你们现在就去查宴会厅的视频监控!下午开始!”

手机震动起来,界面从沙瑞金的电话号变成了李达康的来显。

这是李达康虽然一头雾水但随口把祁同伟糊弄过去之后来找人算账了。

赵东来看着显示“李书记”的手机内心挣扎,这要说清肯定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功夫,这个争分夺秒的关头不是耽误事儿吗?恰在这时又有人来汇报:“当场抓住的杀手同伙自称叫赵瑞龙。”

是抓是放这都得报中央了!

赵东来当机立断挂了李达康的电话。

-----------------

我……自己都没有料到这章就能把厅花抓住啊!写到这里我也很惊恐啊!在我的安排里你厅花明明在孤鹰岭还有剧情啊!

----------------

尼康:刚给我点完赞就嫌跟我通话浪费时间?敢挂我电话?赵东来你等着!

评论 ( 42 )
热度 ( 63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