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菁】掀桌子。五

深夜的汉东省检察院大楼还有零零散散几个窗口亮着灯,其中一扇来自匆匆忙忙赶回来加班的季昌明的检察长办公室。季昌明已经和侯亮平通了一路的电话,可算明白李达康哪儿来那么大火了。好嘛,不向组织汇报就去请欧阳菁了!还是在高速上围追堵截从省委常委的车上把人家老婆请下来!

季昌明觉得现在自己的火气不比李达康小,“蔡成功举报欧阳菁你落实证据了吗?受贿两百万你落实了吗?”

“起码欧阳菁是有嫌疑吧?检察长,我们不设卡拦截她就晚上九点的飞机这时候已经飞出国境了!”

季昌明看了看表,不想跟他生无谓的闲气:“这件事你尽快调查清楚再来和我、和达康书记交代。我再问你,林华华怎么还在市委宿舍盯着!这欧阳菁都传来了还盯谁啊,盯谁啊?!”

“嗨,这不是没来得及让她撤回来吗?好了好了检察长我们这边正问着欧阳菁呢就先不跟您聊了回头跟您负荆请罪去。”飞速挂了电话。

季昌明正握着手机运气,那头哐地一声门被踹开了。

李达康一脸冷峻站在门口——他对“昌明同志”是很少露出这种表情的。季昌明是老同志了,又是极其敬业尽责的检察官,通人情而守法度。哪怕省检的工作对京州GDP的增长没有什么贡献,经常还有短暂的反作用,李达康对他一向还是尊敬的。

季昌明一看这个脸色就知道李达康是真气坏了,心里咯噔一声——这猴崽子坑死我算了!——挂着笑迎上前:“达康书记真是稀客啊。”又向一旁缩头缩脚的林华华道,“华华你先回去吧。”

李达康任由他打发了小年轻,却连基本的官场套路都不想维持,自顾自拉开待客的椅子坐下了,细长的手指敲在实木的办公桌上。

季昌明见他这个架势心知今天这事儿是难了了,他收了笑容,也拉开旁边椅子坐下,郑重道:“李书记,我负责任地对您讲,您说的这件事情我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向我汇报。”

这话李达康信,这的确不是季昌明行事的一贯作风,一向稳妥的季昌明要是能这么先斩后奏丁义珍他也跑不了!

李达康斩钉截铁道:“那你就是被架空了!”

季昌明:……

季检察长苦笑道:“李书记,不瞒您说,当日因为汇报耽误时机导致丁义珍逃走,侯亮平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更何况他还对我有怀疑。”

李达康就静静听他吹。

“丁义珍是在汇报期间逃跑的,当天在场的,我和您,包括育良书记,祁厅长,都在他的怀疑之列,这小子是谁都不放心。他甚至还当面问过我,有没有和高小琴唱过智斗,您说这小子。”

李达康摆摆手:“昌明同志,你也别拿话绕圈子了。他当面问你那也是信任你,他是高育良书记的学生,他信任高育良也信任祁同伟。所以就盯上我了是吧。”李达康猛地沉下脸:“还敢派人盯我的梢,我即便有什么问题也轮不到你们省检察院上吧!他还有没有把组织放在眼里!”

季昌明接不了这话,林华华被当场逮了个正着是毫无辩解的余地,达康书记这是死了心要给侯亮平一个处分呐。他也不冤!可是,“达康书记,我可以向您做个解释,侯亮平确实是高育良书记的学生。但是这次,侯亮平调到咱们汉东来,不是高书记调的,而是最高检和沙书记探讨之后的结果。他的确是一个经验丰富立场坚定的优秀检察官。”

李达康毫不松口:“我不管他谁调的,这位侯局长越界了!”

季昌明叹口气:“是,这件事我会提交党组讨论,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李达康道:“我认为有必要向省委汇报。”

季昌明终于微微变了脸色:“达康书记,这……”就过分了吧!侯亮平再怎么样是他检察院的兵,是他欣赏的后辈。他敬着这位省委常委、改革干将,并不代表他怕李达康。季检马上就退休啦,他怕得罪谁?

李达康道:“蔡成功为什么只举报欧阳菁了。你告诉我,蔡成功跟丁义珍什么关系?跟高小琴什么关系?跟新来的侯亮平什么关系?”他伸出食指敲在桌子上:“就在今天,丁义珍在洛杉矶又逃了。追逃小组组长是谁,谁第一个得到消息,昌明同志,这你应该心里有数啊。”

季昌明闭嘴不说话。

“山水庄园里一帮达官显贵打着球唱着歌就弄丢了大风厂工人的股权,他侯亮平不去查山水庄园的常客,不去查审案的法官,反而盯上我李达康的老婆……”李达康顿一顿,现在是前妻了,这个认知让他脸色又沉了三分:“那高育良和高小琴的合影还在山水庄园里挂着呢!”

这就说得太直白也太失态了。

季昌明愈发焦头烂额,想嗑一把速效救心丸了!——就这还是只字不提今天机场路的事儿。

果然又听李达康道:“欧阳菁的事儿没有证据,就算要传讯问话,会不配合吗?今天还是欧阳菁主动下车跟他们去反应情况的。哦他侯亮平就一定要瞒着你这个检察长,五辆警车拉着警灯在机场路上大张旗鼓对我的专车围追堵截,他有没有考虑过政治影响?他要干嘛啊!”

季昌明心知达康书记是把这事儿阴谋化了,他当然更了解侯亮平一点,知道他一腔热血心存正义,堵欧阳菁就是真的为了不让她迈出国境成为第二个丁义珍。但人不是看怎么说的,而是看他做了什么。就李达康拎出来说的这几件事而言,季昌明无法辩驳。

他只能另辟蹊径:“达康书记,您想没想过,如果要是欧阳菁带着问题,离境出国,对您而言……影响是不是更大呢?”

李达康毫不犹豫道:“欧阳菁没有问题。”

季昌明只好细细跟他说:“大风厂跟山水集团借过桥贷款五千万,以全部股权质押。但是京州城市银行的突然断贷,使得大风厂老板蔡成功资金链断裂,从而直接引发了一一六事件。除此之外,据蔡成功交代,欧阳行长还跟农村信用社打招呼断贷。”

哟,欧阳在外面这么能干呐?

李达康站起来:“这事儿我还真不清楚,但你们不是正在问吗?介意我旁听吗?”

形势比人强。被怼地毫无回手之力的季检察长只能说:“您是省委常委,省里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当然可以。”

便领着李达康往省检察院行动指挥中心走。

--------------------

嗯。山水集团打着球唱着歌弄丢工人股权是之后法院的人和东来跟尼康反应陈清泉的时候。具体侯亮平问季昌明有没有跟高小琴唱过京剧我忘了是什么时间点了,不过猴子的确一直有暗戳戳试探季检。季检也不怎么在乎,这时候拿来给尼康卖惨。

没有完成掀桌子的承诺。季检:他今天已经很失态很直白了好吗?

办公桌:嘻嘻嘻我是好木头做的超级沉!赵东来高育良沙瑞金加起来都掀不动!【自豪脸】

下一章尼康和季检去听欧阳讲海蛎子的故事哈哈哈哈哈


评论 ( 44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