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康菁】掀桌子。八

李达康说:“你飞机得改签,这么晚了,今天先跟我走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欧阳菁也给他面子随他离开,再者行李什么的都还在他的后备箱里肯定是要拿的。

陆亦可低着头战战兢兢,侯亮平再次诚恳道歉。李达康瞥他一眼,没有理会,该说的话早都跟季昌明说尽了,自等交代便是。顺手从欧阳菁手里接过她的坤包,天色已晚欧阳菁又穿着高跟,李达康手臂张开虚环着她,护着她下了台阶。

季昌明和陆亦可看着两人背影,一时也心中感慨。只侯亮平无知无觉道:“还真看不出来他们离婚了。”被季昌明一掌拍在头上。

“你这个猴崽子审完就走不就成了吗?!跟欧阳菁搭什么话!那话是你能提的吗?”

陆亦可回想起自家侯局长的话,嗯,一句话比自己那一长串杀伤力都大,有了对比项她面色不由就显出一些。季昌明一眼看出,气道:“你们俩真是不害死我不罢休!”

他看见台阶下李达康已经为欧阳菁开了自己专车的门,抓紧时间交代正事:“你这事办得太莽撞了!李达康书记不松口,等省委的处理意见吧。我也不跟你提什么蔡成功,你自己吸取教训好好反省一下。既然意外审出了刘新建,连夜整理材料,尽快批捕!” 

季昌明上车时正听见欧阳菁问:“怎么要季检察长送?你怎么来的?”

季昌明忙笑道:“今天打扰您这么长时间,连飞机都耽误了,再不送送两位,也太不合适了。”

李达康道:“你听他胡吹。我坐检察院车来的,还不得坐检察院的车走?”

欧阳菁推他一下,虽然情况知道得不多,大体也明白:“你这尊煞神可不是得赶快送走。”

这话还是很亲昵的。

李达康微微笑着看着欧阳菁,过了一会儿才主动问季昌明:“买明天的机票不会再被拦在高速路上了吧。”

这事儿是过不去了,季昌明道:“蔡成功的举报既然问清了是诬告,当然可以出境。蔡成功还涉及大风厂案件,我们明天就移交市局。”

李达康听了他这话,可实在疲惫不想为这件事再费心思,他靠在座椅上,一路无话。

前·夫妻俩在深夜十一点半进了家门。

李达康进了家门反而一下子有点迟钝、走神,欧阳菁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换鞋呀”,顺手把西装挂在架子上,“哎你刚才还不是好好的吗?现在这是怎么了?”

刚才不是有外人在所以他还硬撑着不动声色嘛?

李达康对着欧阳菁笑了一下。踌躇良久,还是没有开口。对于欧阳这些年的丧偶式婚姻,一句对不起太轻飘飘了。

这就更不对劲了!欧阳菁摸他额头看有没有发烧的心都有了。爪子还没伸出来,李达康掏出手机道:“洛杉矶那边应该也天亮了,我给佳佳打个电话。”

佳佳没接。

响了三十秒之后被手动挂断然后忙音的那种没接。

李达康看着手里的电话发呆,欧阳菁总算看出来了,他这有点失魂落魄的意思啊,忙劝慰道:“佳佳应该还没起。”

“你给佳佳打一个吧。”他笑一声,“快打吧,打完睡觉,今天闹腾这一天。”

电话通了。

“妈你现在不是上飞机了吗?!”

“临时出了点事儿,你今天别等了,我过两天订完机票再告诉你时间。”

“妈你不会又跟李达康……你这糊涂劲儿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他都派人查你的账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欧阳菁没有开免提,可李达康站得近,在静谧的深夜里,话筒里李佳佳恨铁不成钢的怒斥十分清晰。

李达康脸上浮现出一种十分微妙的神色:“给我。”欧阳菁犹豫一下,还是把手机给他了。

“佳佳,”你刚才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我跟你妈妈已经拿了证儿了,今天出了点意外,我明天把你妈妈送上飞机保证你能陪妈妈过生日好不好?”

李佳佳理直气壮道:“那我就放心了。”主动跟他说,“我刚才没接你电话是以为你要跟我解释你们离婚的事情,我不想听也觉得没有必要听,我就没有接。”

李达康脾气极好地听完了女儿的话,轻轻道:“好,我知道了。你还要和妈妈说话吗?”

“不用了,爸爸晚安。”

他挂了电话,对欧阳菁道:“佳佳陪你过生日,那我明天买个蛋糕提前过一次吧。”说完,左右环顾一下,看见行李箱,便忙忙要提上楼。欧阳拦住他:“不用了,楼上还有我别的换洗衣服。”

她家中的衣服当然不止一个箱子,不过是要去看佳佳、和佳佳一起过生日所以收拾出一些,剩下的预备以后再来拿。

李达康再没说一句让她留下来的话。他把主卧让给欧阳菁,自己捡了剃须刀什么的往客卧放下。又来主卧检视了一遍门窗,把空调调到睡眠模式,顺便去主卧卫生间翻出来没用过的牙刷,挤好牙膏兑好热水摆放妥当。

欧阳菁看他忙忙碌碌这一圈,就差给她放洗澡水了,也是哑然失笑。她想起今天高速路上李达康的坚决维护和信任,想起他挽留的、深情的、热辣的吻,心软得不行,突然特别想抱抱他。甚至于,在这个冬日相拥而卧也是多年夫妻一个很好的终结。

但这邀请说出来会不会容易让他产生绯色的错误领会?欧阳菁犹豫的当口,李达康已经手扶着门把手笑着跟她说晚安了,他的头发毛绒绒的,笑起来还像少年时那样单纯而可爱。

其实他很难过。

门关闭了。他手脚很轻,又仔细,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第二天李达康起了大早给她做了早餐,上午下班回家果然拎了一个蛋糕,奶油制作的精致花丛中卧了一只酣睡的小白兔,旁边写着欧阳生日快乐。

他插上蜡烛,点燃了,笑盈盈道:“五十岁生日快乐,许愿吧。”

欧阳菁有心怼他不是正日子许愿也不灵,但一想他好不容易陪自己过一次生日以后就不知道给谁过了,她便忍下了,乖乖巧巧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李达康隔着烛光望她不再青春却不减美丽的脸,在心底默默许愿。

欧阳,我没有后悔药,更没有办法让我们重新来过,我们的婚姻带给你这么多痛苦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补偿。只能祝你从此鲜花着锦,福寿安乐,心想即事成,万事皆如意。不再遇到李达康,有一个贴心会疼人的陪你走完余生。

如果我这些年的工作还积下一些德行福运,全部赠予你。

吃完饭,李达康亲自开车送她到机场,一路畅通。他们最后拥抱了一下,李达康目送欧阳菁推着行李进入登机口。

欧阳菁走了几步,回头一看他还站在原地,便又挥挥手。

李达康也冲她挥手,却没离开,一直目送她走远。

她走远了李达康也没走,他出了机场坐在台阶上抽烟,静静感受痛楚和酸涩,烟灰落了一地。

她还会回来的,但永远也回不去了。既然婚姻带给你的都是绝望,我还有什么面目挽留你呢。

其实他并不为此执着,只是突然意识到从此斩断了工作之外和世界的一切联系。

从此后,水远烟微,壮将欢共去,老与悲相逐。

京州机场是全国最繁忙、客流量最大的机场之一,李达康算着欧阳乘坐航班的起飞时间,还是分不清连续飞离的几架飞机里哪艘是她乘坐的。

总之是走了。

李达康把烟掐了,站起身来朝天上看,飞机在蓝天上画出一条条白色的道子。

昨天所有的故事,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官场沉浮已度过半生,今日重又走进风雨。

他忍了又忍,还是落下泪来。

-------------------------

这篇里的佳佳不是隔壁《儿女情长》的尼康脑残粉,而是全文最大反派,请大家记住她!

自己腿肉尝不出味道来,大概也许是刀?其实如果真说刀,我觉得上一章尼康听欧阳说婚姻绝望才是真的心丧。←但是蠢作者笔力不够只能侧面描写,再加上季检在所以尼康强撑着不动声色。

倒数第二句是改了《从头再来》的歌词,如果有觉得虐到的,可以去听这首歌,激励人生方面最燃没有之一吧!“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赠尼康。

未完待续。

嗯,我承诺过,离婚开头,婚礼收尾。

汇总。

评论 ( 43 )
热度 ( 68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