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康x章燕和】十、山雨何嗟及

章燕和是极有生活情趣的人。

她这些年安安心心琢磨团里的戏,并不打算再在影史上留下什么名号。但总政话剧团呢,有时候一年排好几部戏,有时候几年也没一个。演出场次也不多,大部分时间是慰问演出。她有钱有闲有兴趣,在事业上既兴意阑珊,整天也就琢磨着怎么享受生活,怎么让自己在高度发达快速发展的时代洪流中愉快地度过余生。

她往省委别墅一搬,李达康的生活水平瞬间拔高五个档次。

从此之后,河东李书记又是一个有夫人管着的男人啦!保姆阿姨能给他熨衬衣,生活秘书能给他买毛背心,但只有媳妇儿才会每天给他搭好不同的西装和领带,出门之前再给他费心打个温莎结。

自家领导天天人五人六地晃荡,省委工作人员一打听,哦,这是夫人来了?

在李达康面前晃悠来去的美人终于消停了。——某些人士对付章燕和倒是没有继续试图采用美人计,而是干脆利落简单粗暴地给她扔了一箱子人民币。

红彤彤的毛爷爷闪瞎人眼。同在休息室的化妆师当时就吓掉了手里的粉刷,磕磕巴巴道:“我没打开过箱子,之前有人送进来说给章老师的,我随口就让他放在那儿。我没动过!”

章燕和把箱子合上,安慰化妆师:“和你没关系,你再想想,送进来的那个人你还有印象吗?”

这是单人化妆间,只有化妆师等着给她卸妆,还有假充作助理的警卫和跟进来谈明天通告的副导演。

副导演也觉诧异,他上下打量一下这个巨大的箱子:“这得有几百万吧?”几百万还吓不哭刘昀组里的副导,他笑道:“章老师你看看箱子里有没有贺卡什么的?”

章燕和沉着脸没答话,她掏出手机,在李达康的号码上犹豫一秒,第一时间打给了纪委。

刘昀和制片人被暗戳戳叫了进来,章燕和神情严肃地表达了希望今天戏就拍到这里的请求,因为,“省纪委的工作人员马上就到。”

刘昀:??!!

跟纪委扯上关系对一部野心勃勃且万众瞩目的电影来说从任何角度都不是好事情,刘昀当机立断宣布今天散戏

今天时候也不早了,最近拍摄又很顺利,剧组人员都没多心,欢呼一声,就地解散。

纪委的人来得很快也很低调,带队的是省纪委的副书记,姓刘。

章燕和给他们介绍了剧组的当家人,和箱子有过接触的化妆师,最后是自己的助理:“这位是保卫局的同志。”

刘副书记一看便是匆匆而来,神色疲惫,眼下还挂着黑眼圈,心情却不错:“嫂子您别担心,这箱子钱我们登记完了也就完事儿了。”

章燕和道:“我也不懂这些,你们心里有底就好。”

“嗨,他们这就是垂死挣扎拉人下水,您就当是他们提前交党费来了。”

工作人员在一边数完钱也问完话,剧组人员太杂,每天几百人来来回回有心人混进来并不是什么难事,一时还真没什么线索。

制片人立刻道:“刘书记,章老师,我们剧组从明天起一定严加控制。”

刘书记哈哈大笑:“这倒无所谓。嫂子您下次直接打我电话,他们敢送多少我们纪委就敢收多少。”又与留下的剧组相关人员握手说些久仰久仰祝电影拍摄顺利的寒暄话。

章燕和和警卫回省委大院儿的时候,保姆阿姨和生活秘书早就摆了一桌子饭菜。

李达康笑盈盈道:“听说章老师今天被吓着了,给您摆酒压压惊。”

章燕和简直不想理他,脱了外衣换了拖鞋径直去洗手准备吃饭。李达康放下报纸慢悠悠也跟着晃进去,给老婆递毛巾:“那些人现在也就是这点恶心人的小手段了,他们现在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别担心。”

“我担心了吗?!”

“是是是,你一点没担心我。”

章燕和摔了毛巾就走。

李达康夹菜盛汤做小伏低伺候老婆吃了半顿饭,章燕和终于忍不住,放下筷子开始骂人:“你之前在河东怎么撑过这几个月的?几百万的箱子都敢正大光明砸在我身上,他们怎么对付你的?”

“他们那是走投无路了现在,抓不着我的把柄,砸钱恶心你的。”李达康给老婆举例子,“我当年在汉东那是正正经经被反贪局长在高速路上拦下专车的。”

章燕和冷笑一声:“你别转移话题。”

糊弄不过去,李达康起身坐到章燕和身边,揽住她的肩膀。章燕和不耐地挣了几下没挣开也就任由他搂着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他们还不敢把手脚动到我身上。这一摊子事儿大半是老王抗下来的,我就也负责开开会骂骂人什么的。”李达康把所有艰难一笔略过,拣能说的吓不着人的事儿给老婆说几句:“你一来河东,在我身边乱窜的小姑娘们可算是消停了。”

知道他最艰难的经历是铁了心不会在自己面前吐露出来,章燕和到底心疼他,勉强一笑,配合他的话音儿聊天把这篇掀过去:“说不定是真喜欢你呢。”

李达康也笑:“一看见李夫人是这么个大美人,可不都被吓跑了吗~”他把大美人抱紧了,头靠在她肩上,彼此身体的温度是最好的安神汤,他慢慢说:“你别瞎担心,我在汉东都没事,如今提着尚方宝剑还能在河东翻船?只有他们怕我的份儿。”

我提剑所向,四方咸服。

这话才算是有点道理。章燕和把心悠悠放下来,伸手呼噜呼噜他的头毛:“都有白头发了。”

李达康大惊失色,蹿到客厅镜子前面大呼小叫:“……真长出来点白的?嘿,我临来的时候沙瑞金还说我迟早得跟他要染发膏,居然让他说准了。”

他站在镜子面前回身冲章燕和笑,章燕和终于忍不住一笑。

改天染了头发精神抖擞的达康书记陪大美人章老师在影视城散步,就这么巧,上镜了。

喊住章燕和的是一个著名演员,叫徐海,转业前是空政的,他主演的那部空政的情景喜剧章燕和还去客串过。

“章姐,”徐海看一眼和章燕和手牵手散步的男人,堆起笑来:“哎呀这是姐夫吧。姐夫好姐夫好。”李达康便笑着和他握手。

他身后围了一圈收音摄影助理编导,徐海笑道:“姐我这录个真人秀,导演组让我来这儿找份河东的地图。”他本来就是个话唠自来熟,当即把手中导演组制作的简略地图递给章燕和看,“说是我们明天的行程地图,能拿到对明天任务有帮助。但就算猜对了这五个地方也只录三个地方。姐你看这抽象的还不如不画,我儿子画的都比他们画的清楚。”

这地图极大,展开上面却只有五个相比图纸而言极其微小简略的几何图形。章燕和也认真看了看:“左边儿这个两道竖线撑起一个三角形,应该是个亭子吧?”李达康已经凑到她的脸颊边儿上,章燕和干脆把图往过一递,冲徐海笑道:“你这可算问对人了。”

李达康一边看图一边问问题:“你们这节目准备在河东录几天?已经录了几天?”

“录一天一夜,从今天晚上录到明天晚上。”

李达康从怀里掏出签字笔,看了一眼还不如小孩儿涂鸦的地图,直接把上面分成四个区域——分别是省会盛明市的四个区。

他指着地图中间那条横贯地图的粗线:“这是黄河。”指着左边的亭子,“这是河东十大名胜之一,也是我国四大名亭之一的恒流亭。”右边的一个圆圈:“这是省博物院,省博物院的建筑设计从天空俯看就是一个圆形,你明天去了就知道,非常漂亮。”

徐海用力眨眼:“等等等等,姐夫您怎么知道这圆圈儿是省博物院。”

李达康道:“地图上它这是在新安区东南部,这个位置能让节目组采用的场地还和圆有关的只有省博物院。”他在地图上顺手写了新安区三个字。“这地图比例尺够大,它画在这儿就是省博物院。”

他的语气自信有力,指着被自己二次创作的城市如数家珍。徐海被李达康的神气震慑得连连点头,再也不多嘴了。

“这,是黄公庙。这里,是一合街。这个是天辽避暑庄园。”

李达康信手在几乎空白的地图上画了一个五角星,对着满眼迷茫的徐海道:“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大泽影视城。你们今天住在影视城附近?”说着这话,顺手就在图上画上了四条主干道,标出了几处其他的地标建筑。

徐海小鸡啄米式点头。

“恒流亭太远,几乎已经出了市区,开车要一个小时,来回就是两个小时,这还是不堵车的前提下。你们只有明天一个白天的时间冒不起这个险。而且那就是个亭子,周边发展不好。”

“黄公庙倒是在市区,但那边儿开发区二期工程还没有结束,到处都在建设,周围不好走。”

“省博物院和天辽避暑庄园都算是地标式建筑,交通方便,内容丰富,必去。省博物院附近就是盛明机场,你们一个节目组上百人,录到明晚结束不可能整个节目组再花一天的住宿费,一定是录完节目就走。一合街景区在省博和庄园中间,小吃独具一格,你们上午从大泽出发逛完避暑庄园可以到一合街吃午饭。”

徐海怔怔接道:“吃完午饭去逛省博。”他抬头看着自己新认的姐夫目瞪口呆,想起什么立刻扭头去看自己的跟随导演。

编导已经吓哭,用自己的真实的身体反应表示你姐夫看着那张简笔画说的都是对的!不是瞎装逼是真牛逼!严丝合缝!分毫不差!

这是偷看我们台本儿了吗?!

履新半年的省委书记,对他的土地了如指掌。——反腐还没结束,李达康不能走太远调研,就捡着盛明市东跑西颠了。

-----------------

大纲上就想说明一下政治斗争的风险里,有老婆在抵御美人计的buff加到无穷大。以及一个靠谱的老婆可能事业上帮不了你什么但不靠谱的老婆就足以把人坑死。可毕竟是言情向,不可能大篇幅写第一个反贪局长被撞第二个反贪局长被诬陷的前因后果。最后写出来就是尼康政治斗争完有老婆担心的画风……我也是……挺清奇的哈。

本来这段还不到徐海出场的大纲,但前面字数不够就写了,再三控制还是日常爆字数了(相对以前的我而言)。这么描述好像徐海很重要一样,不重要不重要,这个名字都是我刚刚才顺手起的。

汇总。

评论 ( 31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