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李达康x章燕和】十一、寸心或虚妄

徐海捧着那张已经能看出是一张地图的地图,有一瞬间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他抓着李达康的手:“姐夫,姐夫你就是节目组派来的救兵吗?”

我叫徐海我在河东我是来找导演组安排的接头人来给我解释地图上的几何图形的,哦,对对对还有接头暗号。

徐海指着章燕和,极其自信地喊出暗号:“妹妹你坐稳了乌篷船!”我就说嘛怎么会有看着五个几何图形补充出一幅地图的人!唉呀妈呀忘了这茬了!

徐海又唱起来:“妹妹~你~坐稳了乌篷船~~下一句什么?”这首山歌因为一部电影曾让整整一代人耳熟能详,但这里毕竟是地处北地的河东,又已时隔几十年,猝不及防被扔了一脸歌词,连章燕和都满面茫然。

李达康道:“哥哥摇橹、往家还?”

徐海一拍掌:“对上了!”话唠本性又没忍住,“哎呀姐我说怎么能这么巧碰见你呢,我怎么早没想到,这歌词儿不就是你当年演的《金银江》里的吗?你不就是里面歌儿里面唱的‘妹妹’吗!”

章燕和:虽然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但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我真的只是出来散步的。

她和丈夫静静看着徐海狂喜乱舞,直到徐海在他们的注视下慢慢停下来尴尬地看向编导。

编导用台本遮住下半张脸,崩溃道:“徐老师,千真万确是偶遇,我们没有联系过章老师。”

李达康道:“你们剪成片的时候记得把我们这段删了。”

啊?那多可惜啊。编导下意识就想反驳,但这位章姐夫平静望过来的眼神温和却不容拒绝,她一怂,站直了乖乖点头。剪就剪,可以把声音留下到时候配上悬疑解密风bgm加上前期拍摄的省博等地的无人机拍摄素材嘛~不知道摄像他们有没有拍到他挥手画地图的素材。

编导这边还琢磨着,徐海已经指着旁边的主摄像机道:“章姐,姐夫,我们这个节目是直播的。”

这档并不怎么红的真人秀就靠直播这个噱头吸引粉丝群体了,实时弹幕已经刷了满屏。

【游戏黑洞徐大海里程碑式的进步!】

【我想起来了,章姐是那个话唠掌门】

【啊啊啊啊就是徐海和小湾吵架要离婚那集来的那个姓章的掌门!】

【还讨论什么章姐!姐夫帅炸我!!!!!!!】

【天啦噜我居然有一天对这种小平头老干部风的中老年男人一见钟情!】

【他是不是搞地图测量的啊?】

【从隔壁大山直播那里切过来,听过这边来了个大boss?】

【竟然真的是偶遇!那也太厉害了吧……徒手画了一个市的地图啊!!】

少见多怪!我们到任半年的省委书记可以画出整个河东的地图!如果换成汉东地图,他能标出京州每个地铁站还附带一幅林城旅游路线图!

李达康当然不知道这些明星的迷妹们对他一见钟情疯狂打call,他弄明白什么叫直播之后,笑眯眯地冲着摄影机打招呼:“感谢节目组来河东盛明市拍摄,欢迎大家来河东旅游,我们河东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以后会建设发展得更好哒。”

【哇姐夫笑起来超可爱!】

【好哒好哒!有空会去哒!】

【说话声音好苏苏哭我!】

【哈哈哈哈哈哈隔壁大山那里不是已经找到真的接头人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隔壁找到的接头人就说出来那个圆圈儿是省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家游戏黑洞大海这是意外开挂了吗哈哈哈哈哈这位章姐夫怕不是GM本尊??】

【编导:海哥我觉得你完全没必要去做任务满世界唱山歌了】

【这暗号太坑爹了,也不改改词儿,真路人接上下一句之后和大山他们对视那个两脸懵逼的样子笑死我了节目组棒棒哒】

【姐夫:我媳妇儿演的电影我会唱不出来情歌?】

【疯狂安利章影后的《金银江》,虽然是二十年前的片子,还是碾压级别!】

【阿姨圈儿的小姐姐们正在赶来现场的路上】

徐海带着大批工作人员告别离开,章燕和避开镜头对编导招了招手。

“你叫什么呀?”

“章老师好,我叫周甜甜。”

“甜甜,你们虽然是直播,但之后还是会剪出片子播出吧。”

“啊对,章老师您放心,姐夫,”周编导在夫字刚发了个f的音之后堪堪刹住车,也不知怎么称呼,含混过去:“一定剪掉他所有露脸的镜头,保证不曝光影响您二位的生活。”又小心翼翼交涉道:“但这份地图对节目进程影响很大,我们剪辑的时候可能要用到您先生的音频。而且我们这个是直播,肯定有观众注意到甚至截图视频,这个我们实在没办法。”

章燕和看了一眼旁边温柔带笑并不反对的男人:“音频可以用,但我不希望看到我丈夫的正面影像。”她慢条斯理道:“直播的截图视频,节目组不要拿这一点跟风炒热度,不要发涉及到我先生的通稿。我的话就说到这里。”

这位是真的偶遇,而不是节目组花钱请来的,章燕和在文艺圈儿的地位又高,编导面对她实在没有任何价码可谈,唯唯应下。

李达康看着为自己一句话认真谨慎向节目组如此细致嘱咐的妻子,有心笑她,又觉心底暖意融融。

他伸出手与周编导握手,含笑道:“祝节目播出顺利。”

离开了嘈杂中心,身后的警卫放下警惕再次远远跟随保护。

夫妻日久,这些感动都在心底默默收藏,并不挂在嘴边。李达康干脆也不谈论刚才的事情,转而说起彼此的工作:“我明天出去调研,等我回来你们电影是不是就拍完了?”

章燕和隐隐听出了他的意思,不动声色微微点头:“就这两天赶进度,拍完两个大夜就全组杀青了。”

李达康愧疚道:“你为了我接了这部电影,拍完了我都不能送你走,真是对不起。”

这个傻子!

我工作是结束了,但我跟团里请的假还没有结束啊。

章燕和忍住笑意装模作样点头,以她的演技真心哄人,李达康哪里能发觉出半分不对?他怀着愧疚和遗憾强行转移话题:“刘昀这电影怎么样?”

章燕和摇头道:“平庸之作罢了。”这是她的真心话。话一出口就见李达康眉头一皱,她反而又心疼起来,立刻改口:“一部有诚意的商业大片。”

制片人早早迎出来接被省委书记送回来拍夜戏的女演员,闻听章影后这毫不客气的评语一时竟不知该哭该笑,干脆装没听见,顺便将李书记莫名其妙一脸依依不舍的神情也只作不见。

这部充满波折的电影两天后终于杀青了,章燕和当时进组时便讲好了,并没有签宣传相关的合同。这部电影于她拍完算完,只是一个出差的借口,工作做完了,还剩下几天假期,她便认真在新家里转悠。

保姆阿姨只负责按时上门做饭打扫,警卫在章燕和回到省委大院之后就自动下班,章燕和又有心给这傻子一个惊喜。她有意隐瞒,在外调研的李书记还真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腾出手来的女主人从里到外收拾了一遍,连书架都给他分门别类按照翻看频率摆得整整齐齐。

李达康返回省会那天紧接着又参加了某项目的庆功会,他醉醺醺地被周秘书和司机扶回家中,自己头脑昏沉安心发梦,反倒是周秘书被从二楼闻声下来的章燕和吓了一跳。

有章姐在周秘书也松了一口气,人家媳妇儿照顾着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章燕和道:“怎么喝成这样?”指挥着两人把李达康扶到楼上卧室。

李达康反而清醒过来,把他们的手甩开,自己踉跄地往前走了两步抓住楼梯扶手,抬头冲章燕和乖巧笑道:“今天高兴嘛。”说完又晃晃脑袋,冲周秘书和司机摆摆手,“你们赶紧回去吧。”一边说一边自己攀着扶手爬楼梯了。

得!还能自己上楼,醉得也不算厉害。章燕和叹口气,送走了两人,抢上几步扶他上楼。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实在经不起摔。

李达康刚才甩开秘书的手,这时候倒笑眯眯地任她扶着。什么毛病?章燕和把他往床上一扔,自己进了卫生间用热水浸了毛巾给他擦脸。

李达康倒也乖巧,仰着头任她动作。章燕和一边擦一边没好气道:“现在醒了吧?你那醉醺醺的样子是喝了多少酒?”

也不指望醉鬼回应,擦完了手脸,章燕和拎着毛巾准备拿回去。她刚一起身,李达康就伸出手拽住了她。

他用因为刚被热毛巾擦过而格外温热的手拉住了章燕和。

李达康半靠在床头,笑着喊妻子:“欧阳~”

章燕和站在原地,直到李达康半合上眼睛,才想起这个名字是他的前妻。

-----------------

啊!终于进展到这里了!仰天长笑!

汇总。

评论 ( 38 )
热度 ( 47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