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菁】掀桌子。十九

在前夫和女儿的精心照顾下,欧阳菁很快就活蹦乱跳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在她回到工作岗位的第三天,她便支支吾吾地跟当家人商量:“攒的工作很多,这几天妈妈忙,你去爸爸家住好不好?”

我住过去你是不是也该搬进去了?这理由槽多无口,反正你帮他怼我是吧?佳佳还是有点难受,她秉着最后一丝对妈妈的爱站定了反驳:“我不去。你们要是嫌我烦我搬出去。”

“佳佳,你……最近不是跟你爸爸挺好的吗?”

李佳佳抱着妈妈沉默了一会儿:“你,想好了要嫁李达康?”不用欧阳菁说她自己就能把理由复述一遍,闺女亲爹,人巨优秀,虽然他抽烟又喝酒但他是个好男人……个屁!不就是他把你成功套路了,你俩干柴烈火旧情复燃了么?

好男人的闺女虎着脸吓唬她妈:“你以后可别再找我埋怨。烦。”

这就算别别扭扭同意了。

欧阳菁笑着摸女儿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轻快道:“其实你爹吧也就还行——”

一席长谈刚开了个头,电话响了。两个手机一起响起来,欧阳菁手机上显示达康,佳佳手机来显则是庞舟。

欧阳菁瞟了一眼女儿,拿着手机避到阳台上了。

佳佳没接,她最近听见庞舟的声音就迷之烦躁,而欧阳菁的笑声不断从阳台传了过来。她把调成静音仍不断震动的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冷着脸想,既然李达康能把你哄开心了你就嫁呗,以后可别找我哭。她抿着嘴原地发了一会儿呆,进厨房切哈密瓜去了。

帝京市委书记追求欧阳行长,这对于李佳佳来说这只是一个工作越来越忙的爸爸来重新祸害我妈,庞舟却被生活扎扎实实教了一遍什么叫做副国级干部、政治局委员。

帝京电视台八点档剧场的主管拽的二五八万似的,一介绍这是庞舟,欧阳行长女儿李佳佳的男友,也客客气气大加夸赞。私下聚会组局,业内大佬的公子听说他是李佳佳男友,也都高看一眼,过来敬酒。更有无数投资商或真心投资上门或饭局上随口客气合作,曾经看似遥远的圈子就这么恭恭敬敬对他敞开了大门。

庞舟绷不住。

他站在名利场的大厅心潮澎湃,这都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等阿姨跟李书记领了证、自己跟佳佳领了证,真叫一声爸爸那得是什么待遇?全国院线任我选了吧~拍出逐梦演艺圈那种片子也会被业内捧上天吧~

娱乐圈看似跟政治离得很远,可广电总局在权贵圈儿也不算什么。

庞舟此人,不能说没有才华,但曾经的雄心壮志白日做梦也被这个资本渗透透彻的圈子打磨得差不多了。他做电影的初心早已在现实中蒙尘,自己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地发懵,这么样一个人居然还能搞明白主要矛盾——电影?工作?放一边!天大地大也没有哄好女朋友重要!

交往八个月,庞舟第一次心甘情愿消受了女友的暴躁脾气,对着女友贴心关怀无微不至,全然一个二十四孝好男友了!

等等,这个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佳佳反对阿姨再婚,这怎么能行呢?庞舟勤勤恳恳每天一日三餐准时为达康书记做助攻。

“佳佳你可不能反对达康书记和咱妈的事儿。有一个这么大的领导以后咱们俩能省多少事儿。对咱妈也好啊。”

“我妈的感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佳佳你听我说,我没有说因为人家官大就迫不及待要说服阿姨,不过的确是好事啊。佳佳你不要这么清高。”

我清不清高李达康都是我亲爹!谢谢!

李佳佳简直不敢想象自己把这句话说出去之后庞舟会一天给自己打几遍电话。

她希望庞舟可以冷静下来。

李佳佳工作出色,情商在线,在电影特效领域名声赫赫,有钱有人脉,再加上身材容貌是在娱乐圈儿也能数得出来的漂亮。有这种真女神配置,尽管脾气大嘴毒又是个工作狂,追她的人还是如过江之鲫,从当红小生到投资玩票儿的公子哥儿,从来就没缺过。

庞舟比佳佳还小一岁,他能成功把女神追到手自然是有能打动佳佳的地方。那些时日所去不远,她也还记得和庞舟一起合作的影片,和庞舟一起分享新人奖和最佳剪辑的快乐,记得男友怀抱的温度。

在一日三次挂断电话的间隙中,李佳佳也会想起即将再婚的父母,试图从自己唯一深刻体会过的爱情中找出些经验以借鉴。

她爸妈目前是没有什么现例给她借鉴,在经历了中老年阶段的病痛和陪伴之后,这一对儿恋人甜!如!蜜!

这日李达康带着欧阳菁去吃一家闻名帝京的私房菜,吃完饭散步聊天,李书记以热恋的情人大病初愈为借口一定要把人背起来。

半推半就犹犹豫豫,欧阳菁到底是让李达康背起来了。

受不住路人经过时诧异的眼神,更不敢想身后警卫秘书的表情,走了一段儿欧阳菁便红着脸轻捶着这个老不正经让他把自己放下来。她说到第二遍,李达康就顺了她的意,年纪大了的确是盯不住了。

欧阳菁看着他喘气就想起当年的学生会长,忍不住嘲笑:“现在不比当年了吧。”

李达康默默腹诽,明明是你太重了。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他便也只跟着欧阳菁笑。

他们到家时佳佳还没回来。李达康看着脱掉厚重大衣只穿着紧身羊毛衫身材窈窕如初的欧阳菁,又有些怀疑自己的结论,又想把初恋放在背上感受一下体重。

欧阳菁推开他:“你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可不会这么动手动脚的。”

这叫什么动手动脚?李达康失笑。

欧阳菁道:“你说,如果我保养得不好,你看我老了是不是就不追我了!”

这话就颇有些当年小公主的风范了。李达康忍不住笑出来,他四下一望,起身踩着椅子就上了桌子。

餐桌是实木的,非常结实,他一个大男人站在上面居然也没有晃一下,也不高,大约到欧阳菁的腰部。李达康却吓得不敢向下看,他双手无意识地在半空中挥舞两下平衡站稳了的身体,慢慢蹲了下来。

欧阳菁已经被他这个举动逗地笑弯了腰。听她笑完了,李达康才慢慢睁开眼睛,他蹲在桌子上将将比站着的欧阳菁高了一点,他摸着欧阳菁的脸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相信是真的对不对?”

欧阳菁一手扶在他的肩上,听懂了这句话,明白了他为什么自找苦吃站到桌子上——李达康恐高,站在桌子上有什么秘密都全招,这还是当年她一大法宝。

她忍着笑,心里又有些感动,轻轻点头,声音也温柔:“你说什么我都信。”

“我说,你不管是什么样子,二十岁也好,五十岁也好,以后到七十岁也好,我都爱你。你信不信?”

他的语气诚恳,他的眼神真挚。欧阳菁看着他,重逢以来心中从未如此滚烫:“我信。”

她环上李达康的脖子,手掌压着他的头,她昂起头主动和李达康接了一个吻。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个久违的吻竟甘甜若此。

且,难分难舍。

直到门锁开启,李佳佳推门而入才将他们惊醒。

李佳佳扶着门把手,看着衣冠楚楚地蹲在桌子上的李达康和站在桌前搂着他的欧阳菁,一时间不知道是关门走人还是关门放狗。

你们俩这是什么姿势啊!

————

被强吻的尼康:你说是谁动手动脚?

汇总。

评论 ( 31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