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菁】掀桌子。二十

深夜剧场的韩剧播出第二集片尾曲的时候李达康自沙发上惊醒。

他揉揉压麻了的耳朵,扭头看一眼墙上的钟,时针指向十二点。他在沙发上翻个身,看着天花板出神醒觉。

他睡了两集电视剧的时间,没有盖上一个小毯子、一件大衣,他现在有点冷,但他又不想起身,回了床上反而睡不着。

那部满是情情爱爱不到五分钟就能催他入睡的韩剧连片尾曲也已经播完,现在在放广告,可他却不想关电视,关了电视这家里就真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客厅的吊灯还是欧阳菁在的时候挑的款式,李达康盯着它,久睡的眼睛被刺激地要流泪。他把手覆盖在眼睛上,挡住柔和的光线。

极梦极醒。

仿佛过去很久又仿佛只是一刹那,他坐起来,关了电视,又踩上拖鞋,摇摇晃晃去关灯。世界在按下开关的一瞬间暗下来,只有月光静静照进来,让他能看清上楼的台阶。

我主政的京州,月光从来不会因为雾霾而缺失。

李达康的心中又有些自豪,月亮照亮他脚下的路,他一层层走了上去。京州市委书记家中书房的那一扇窗户亮了起来,他站在门口揉揉太阳穴,习惯地走向贴在墙上的规划图,却又觉得有些不对。

——这不是京州市的规划图,而是汉东省的。

我这是在省委宿舍吗?

李达康奔到窗边,窗外的景色在他望出去的那一刻飞速变化,草坪变为围墙,高树拔地而起,不远处的马路幻化成省委大院的篮球场

李达康呆站三秒,第一反应是往楼下冲。欧阳的灯呢?那是欧阳亲自挑的灯,我搬家了,那灯呢?月光被他的身形遮挡,看不清脚下的路,他几乎是一层层跌下楼梯的。

他终于一脚踩空,拖鞋横飞出去,坠落的恐惧令他不由自主在空中乱挥双手——一把拉住了欧阳菁的手。

欧阳菁只是看他睡熟了来给他盖个小毯子,却不防备李达康突然睁开眼睛还死死拽住自己。她甩甩手,不以为意:“醒了就吃饭吧。”

李达康却不放,他被这个噩梦惊出一身冷汗,拉着欧阳菁的手坐起来才慢慢缓过来。——他中午下班过来,自觉不去推前妻卧室的门,不沾她的床,脱了鞋躺在沙发上眯一会儿结果睡着了。这不是市委宿舍也不是省委宿舍,而是欧阳和佳佳在帝京的家,而他也赴京执掌国家的首都了。

欧阳菁道:“嘿你之前说来给我帮厨,还不是困了就睡,到头来还是我准备——”她对上李达康灼灼的似乎要把她吞下去的目光,说话的声音不由迟疑着放低。

李达康用力一扯,拉她坐在自己腿上,头埋在她的胸前,含混道:“欧阳你让我抱一抱。”

欧阳菁拍拍他的背,柔声问:“怎么啦?你做噩梦了?”

李达康搂住她的细腰的手臂环的更紧,闷闷道:“没事儿,你让我抱一会儿就好。”

欧阳菁活了五十年从来没见过这么脆弱的李达康,颇为稀奇。

这样的李达康在一瞬间激发了欧阳菁所有的母性,心中充满了对这个已经长出白发的宝宝的疼爱。因此哪怕有些坐麻了,欧阳菁也老老实实任男人抱着,目光慈爱地看着他,右手抚摸着他的背脊,左手呼噜着他的后脑勺。就差没像当年哄佳佳一样唱个小调儿了。

佳佳就是在这时候拧开家门的。

佳佳:……

卧槽!我还有没有个能安全回家的点儿了!

李佳佳克制着踢翻这一碗狗粮的冲动,一手拎着钥匙一手拎着包,翻个白眼,连鞋都不换,目不斜视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摔得震天响!

欧阳菁把他的脑袋从自己怀里揪出来,脸红得不行:“你放我下去!”

“佳佳看见就看见,孩子多懂事儿啊。”

欧阳菁举起拳头就想家暴,李达康任她捏着小拳头打自己两下,权作情趣。他笑着往后一仰,手臂一收,欧阳菁吓得环住他的脖子,惊叫一声。

他靠在沙发背上,欧阳菁结结实实跌在他怀里。

——李达康被压得胸闷,艰难地喘一口气:“你怎么这么沉。”

欧阳菁连拳头都不想举了,冷笑一声,凉凉道:“中年发福,比不上你李书记。”

真是给你脸了!我还没同意复婚呢!

佳佳在屋里一边刷手机消息一边忍不住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听见妈妈短促惊叫了一声,随后就是叮铃桄榔一阵响。听不清说了什么,总之说了几句之后隔壁主卧的门咣地一声关上了,然后……又咣了第二声。

李佳佳在房间里抓心挠肝,她刷完了所有微信未读消息又刷完了所有小红心小蓝手的通知,生无可恋地把没有东西可刷的手机一扔。摸摸肚子,真有点饿了。

饥饿迫使她打开了门——我就不信我就没有开门的正确姿势了!

客厅里没人,她听到的动静和做出的判断是对的。

“妈!吃饭了!”佳佳进厨房把切好的豆腐土豆红薯小白菜端到桌子上,主卧还没有要开门的意思,她把最后一盘粉丝砸在餐桌上,又喊:“爸!”

爸妈都不理她。李佳佳看着一桌子菜,心中滔天怒火,叫你们吃饭怎么这么难呢!

她一时恶向胆边生,快步走向主卧伸手就推门!

门没推开。

不是锁了门,而是门后有人压着。

李佳佳:……

李佳佳愤愤地摔了防盗门!离家出走!

欧阳菁听见佳佳离开的声音,简直羞愤欲死,下了死力气把李达康推开。

李达康靠在墙上,衬衫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上面两个扣子,他舔舔嘴唇:“佳佳这不是走了吗,继续?”

继续你个头!老娘信了你的邪!

欧阳菁第一次发现男人居然还有浪荡公子哥儿的气质!

佳佳还没走出小区就接到了欧阳菁的电话,手机里传来李达康的声音:“佳佳你既然下去了就顺便捎瓶酱油,家里酱油快用完了,你买完了就上来吃饭,我跟你妈等你。”

李佳佳看在那一桌子菜的份上最终还是忍气吞声打回酱油和亲爹亲妈围坐在一起吃火锅。

左手老婆右手闺女,李达康在火锅升腾的热气中心怀大畅,还开了啤酒给老婆孩子一人倒了一杯。酒酣耳热之际嘴上就没个把门的,批评佳佳:“你板着个脸干什么?我要是规规矩矩你哪儿来的?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

行行行你牛逼!你是我亲爹你最大!你把我生出来你说什么都对!

李佳佳已经三十岁,不年轻了,这么多年也是名利场上滚过来的。这种程度的黄腔她压根就懒得搭理,自顾自涮肉。——旁边坐着欧阳菁,要炸也轮不到她炸。

欧阳菁当场摔了筷子!

佳佳不理他俩打情骂俏,努力埋头苦吃,准备吃完饭就回去工作。今天诸事不利,不到凌晨十二点绝不回家!

然后碗里就多了一筷子小白菜——来自李达康。

他没换筷子,佳佳低头还是吃了。

妈的狗粮。

李佳佳同志一诺千金,在工作室加班到凌晨才回去。

她面无表情地打开水龙头洗手,然而水流的声音依然压不住主卧的细微声响。

这家是彻底待不下去了!

汇总。

评论 ( 39 )
热度 ( 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