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康菁】掀桌子。二十一

佳佳真的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搬出去住,她去找男友商量:“你租的地方下个月就到期了是吧?你再找个大点儿的房子咱们合租。”

庞舟立刻抓住重点,紧张道:“你要从家里搬出来?是李书记不让你住了?阿姨知道这事儿吗?还是阿姨要赶你走?”

佳佳:……

她拉开椅子坐下,摆开架势准备正正经经跟男友谈一谈:“张口李书记闭口李书记,李达康是李达康,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他官儿做的再大也是为人民服务!你指望他批给你开矿还是让你做项目啊?”

李佳佳盯着庞舟,几乎像一头时刻准备捕食的猎豹一样目光死死锁定着他,不放过他任何一点细微的反应。

庞舟一直知道女友清高,她的技术和手下的工作室能让她在这个浮华到极致的行业闯荡依然保持清高,但没想到女友还这么……蠢。还为人民服务?真是可爱到迂腐。

他想要发笑,然而李佳佳的目光让他心虚胆怯,他避开问题,看一看腕表,凑上去哄女朋友:“约的时间马上到点儿了,咱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再聊?”

李佳佳看着他,慢慢站起来,一言不发地往外走,七厘米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清脆的响声。

庞舟在她身后吐出一口浊气,到底相识多年,知道她的性子,答应的饭局还是会去,一定就坐在副驾上等着自己。他看着女友的背影心情糟透了,你穿那么高的鞋把我放在哪里?

还能怎么办?供着!

他到底年轻气盛,对佳佳也没个笑脸,车门关得砰砰响。两个人冷战了一路,直到汽车停在帝京宾馆气派到巍峨的大楼下。

李佳佳忍不住开口跟男友确认:“来这儿吃饭?”

“拉投资可不得下血本?”

李佳佳作为电影主创之一跟庞舟一起见投资商也不是第一次,一般的套路是介绍她参与过的大制作和拿过的奖项,“我女朋友是从好莱坞回来的!”“跟斯博格威尔一起走过奥斯卡红毯的!”“业内首屈一指的后期特效工作室。”以此显示后期多么靠谱制作团队多么强大。

这次则不同,投资商带着助理早已久候,见他们到来立刻站起身来迎接,殷勤招呼服务员上菜。

“这就是欧阳行长的千金吧,您好您好。”

李佳佳给庞舟最后一点面子,挤出一个微笑:“您好。”

酒菜上齐,杯盏交错,投资商也看出李佳佳的冷淡,不敢太过用力反而适得其反,跟庞舟导演开始一轮又一轮的商业互吹。

李佳佳低声问右手边合作过两部戏的副导演:“他们这是事先都谈妥了?都不看看剧本?对演员也没要求?监制呢?”

副导演是庞舟的铁哥们,闻言嘿嘿笑道:“看什么剧本?已经定了!四千万的投资!”他小幅度地端起酒盅朝她一举:“佳佳姐,这可都是您的功劳。”

我以前怎么没这种功劳?

李佳佳浑身发冷。

她劈手夺过庞舟的酒杯,往桌上一砸,酒液溅湿了桌布:“抱歉,这部电影你重新找个特效公司吧。”

她说话的神情冷漠而拒人于千里之外,一双明眸微微眯起,其犀利威严竟令庞舟不敢对视。

李佳佳站起身来,冲投资商客气颔首,拎包便走。

庞舟无暇顾及投资商的问询,踉踉跄跄推开椅子便追。投资商能分清楚他们砸钱是为了和谁套交情,他只有更明白投资商是冲着谁来!

庞舟在一楼大堂追到了女友,李佳佳指着前方刚从电梯下来的前呼后拥浩浩荡荡的那一群人,冷声道:“你故意的。”

我他妈就不信全帝京这么大我吃个饭还能撞上李达康!

庞舟一路追下来心里也憋火,不知道怎么和投资商解释,他一晚上酒喝了不少,酒精彻底消解了他对女友的最后一点耐心:“李佳佳你是不是蠢!李达康能看上你妈这是走了多大的运!放着关系不用那是傻逼!”

李佳佳忍不住笑出来。——对,一个是继女,一个是继女的男朋友,都是外人,立场相同,所以他可以光明正大理所当然拉着自己一起算计这位市委书记。

“人家曾总什么也不求!只为能和李达康搭上关系,就愿意投四千万!四千万!”

李佳佳没有看庞舟,她望着不远处人群中央的李达康,看不清表情,然而身姿英挺。

达康书记一身正气,傲骨嶙峋。

李佳佳这才知道自己对父亲有多么信任。她不信他的丈夫身份、父亲身份,却对他的党员身份无比珍重。

她决不允许这么一个炸弹通过自己扯出李达康的大旗。

前方的人群里似乎也有几个人注意到了这边站着的李佳佳,对着这个方向指点起来。庞舟看一眼身后跟过来的曾总和电影团队,恨不得敲醒女友这个棒槌:“你别犯傻!我特意打听到今天市委在这边有会,开完会就地吃自助餐的。你上去跟李达康打个招呼就行!让曾总看一看,我已经安排好了——”

“分手!”

“……”

“分手。”佳佳语气平静,是,我们相恋,一年七个月。李达康养了我二十年!

“怎么了这是?”李达康带着人刚一走近便听见了女儿的分手宣言,他瞥一眼庞舟,温声哄女儿,“谁让我家小公主受委屈啦?”

目睹分手现场的不只有亲爹,还有面前李达康身边的同事下属,身后庞舟的电影团队和他拉来的投资商。李佳佳便又当众重复了一遍:“这是我前男友庞舟,我刚刚把他甩了,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李达康道:“好事。”他从庞舟身边揽过女儿,顾及场合不方便细问,抚着佳佳的背无声安抚她。跟市长介绍,“这是我闺女。”

知道,欧阳行长的女儿嘛,听说搞电影的。混到这个地步的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当即一派和谐地打过招呼。

李达康这里也是吃完工作餐散场,问佳佳:“怎么来的?”

佳佳道:“你去哪儿啊?”

“这话说的,去哪儿也得先送我闺女嘛。”

何况是一个刚失恋的宝贝闺女,李达康声音都放柔了三分。

他为女儿开了车门,顺手护着她的头顶。李佳佳一眼也不看庞舟,头也不回上了帝京市委一号车。

李达康实在看不上庞舟,没有丝毫想劝和的念头,更不担心女儿被欺负,因此上了车只问:“晚饭吃好了么,我领你再补一顿?”

的确没吃好的李佳佳看着李达康关切的眼神,往他怀里一倒,抱住他的腰,闷闷道:“想吃你炖的鸡蛋。”

李达康抱着女儿止不住笑:“这多简单,回家我给你做。”又正色道,“不就分个手吗?多大个事儿啊?”

“哼。”佳佳蹭蹭他的肩膀,“也没多难过。”就是想撒娇。

“你今儿跟我回家?”

“你市委宿舍的冰箱里有鸡蛋吗?”

“怎么没有?”李达康朝司机道,“小陈,直接回去。”又跟佳佳献宝,“房间早就给你备好了,有独立的卫生间,朝阳,推开窗户能看见不远的玉厅湖。”

李佳佳哼笑:“这就叫备好了?”

李达康心情极好,也不和女儿斗口舌,笑呵呵道:“那我再给你买个大熊娃娃摆床上。”

李佳佳撇撇嘴,沉默一会儿没头没尾道:“庞舟的电影莫名其妙拉了四千万的投资,还精心安排了和你李书记的巧遇。”补充道,“那个投资商叫曾山,搞房地产的。”

李达康哑然半响,拍拍女儿的手:“我知道了,你别放在心上,翻不起浪来。”心里飞速划过几个青年才俊的名字,“改天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佳佳没反驳,低头拿出手机玩儿连连看,每连出一对就发出biu的爆炸音,整个车厢都是biubiubiu的声音。

李达康凑在一旁陪她玩儿游戏,不时指出几个疏漏的方块,感情在心中慢慢发酵。——女儿是为了维护自己才断然跟男友分手的。虽然那男人也的确不是什么良配就是了。

这不是小棉袄也不是鼓风机,这是军大衣呐。

是他爱情的矿坑,更是他爱情的结晶。

李达康搂着女儿,几乎有想哭的冲动。他大半生任性奢靡将感情随意抛散,人到暮年,竟还能得发妻回顾,儿女环膝。他摸着女儿的头发,佳佳的头发是软的,欧阳的心也是软的。

他何德何能。

坐在副驾的秘书越听越不对,默默拿手机查欧阳菁履历。等他关了银行官网上欧阳菁和李达康任职城市完美重合的工作经历,父女俩的谈话已经不能插口了。

游戏结束的音效响起,大秘立刻道:“佳佳的洗漱用品书记我是不是下车买一点?”这次不叫“李小姐”了。

李达康点头,没注意到秘书暗戳戳换了称呼。他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半天似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一样,沉重道:“你再买点鸡蛋回来。”

汇总。

评论 ( 27 )
热度 ( 70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