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康重生记】七、我怕你受贿连累我

易副主席来林城调研是出乎李达康意料的。

他心知这又是自己重生的蝴蝶效应,不免松了口气,重生一遭,人生到底是向好的方向迈进的嘛。

易副主席在李达康的陪同下在林城考察了一圈儿,重点就是经济开发区。林城本就是李达康一手建设的城市奇迹,易副主席但有问题,他无所不知如数家珍,又能引申思路以小见大。一路上对答如流。

一天的调研结束之后,易副主席对李达康已经有了初步了解,果真是才华横溢,后生可畏啊。

这却是李达康重生之后的作bi器了。重生三月,他发表了四篇社论。篇篇高屋建瓴,理论水平极高。如果不是他在林城的政绩太过出彩,妥妥的是前程远大走地方主政路线的封疆大吏。中央政策研究室都想调他过去担任理论政策工作了。

有那四篇社论打底,又在一起工作相处了一天,易副主席对李达康的态度就很亲近了。他并不直接插手干部任用,只笑着闲聊:“林城的腾飞发展指日可待,就这么让别人来摘果子?”

李达康正色道:“功成不必在我任期。”

这话没毛病。

林城无数工程已经要下部委批文陆续上马,资金问题也解决得差不多。只要按照他的规划图规规矩矩建设,政绩嘛,当真是拱手相让。

易副主席大笑:“你这样的成绩还不叫功成?”

能说出“功成不必在我任期”的话,除了风格,当然还有自信。这个李达康,他自信可以把林城的奇迹复制下去,因此毫不留恋。

易副主席深深看着他,转了话题:“我听说最近家里不太好?”

李达康低头一笑,很赧颜的样子。他斟酌道:“这么些年太对不起她了,不能再让她陪着我吃苦受累了,干脆离吧。”

易副主席惊讶道:“你这是什么道理?”他本就是个热忱的人,又颇为赏识李达康,因此推心置腹劝解,还拿自己做例子:“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夫妻异地,两个人共同努力,什么风雨闯不过去呢?”

他的劝解当然有力量得多。

但李达康也只是微微笑着,并不松口。

不过深夜独坐书房,他人的再三劝说到底让李达康重新自省。

我对她还有感情吗?有。

我想离婚吗?想。

离婚能阻止她贪污腐败吗?不知道。——但是……最起码不会牵连到早已离婚远在西北的自己身上。

李达康大笑出声,你今生不但放弃她,还要抛弃她,以为你好的名义,其实说了那么多还是为了自己。

送了易副主席一行离去,李达康自己揣摩着去西北的任用估计是妥了八成。但省部级大员的任命和跨省调动毕竟是一个牵扯众多的事情,因此李达康的调令还没消息,易学习先接到了新的任命。——吕州开发区主任。

这依然是正处级的职位,可已经偏离了前世的轨道,前世的易学习还做了多年吕州高新区的管委会主任。这份任命,代表沙瑞金这位伯乐关注到了自己的老班长,李达康放下了一大半的心。

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件好差事,这职务是直面赵家势力的第一线。想来也是沙瑞金的考验——当然也不能不考虑到此时沙瑞金还不是未来的省委书记,或许一份平级调动已经是他在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能做到的全部了。

可李达康和易学习都不是在意这些的人,易学习特意打来电话感谢,李达康也大大咧咧道:“能治理好月牙湖,老易,你就是功在千秋!”

故人多年不见,初心不改,易学习这个耿直人非常开心。他也听说李达康即将调离汉东,与李达康在电话中约定,叫上王大路一起聚一聚。

大路啊……

高富帅!未婚!生意做得干净!党性也足够!还有哄欧阳菁的耐心!

李达康把老友的优点列了一遍,没有想到明显缺点,哦,对了,佳佳也跟他亲。

不过欧阳菁和王大路这时候还没有后来那么交往频繁,毕竟一个在林城一个在京州。

李达康回忆着欧阳菁的审讯记录。——“在人生的每一个节骨眼都出现在你面前。”

老天爷会再给你一次机会的,欧阳菁。

李达康便主动跟欧阳菁道:“过几天我跟大路老易他们吃顿饭,你跟我一起去。”

他自认为自己这事儿做的无比妥当,有大路在一旁关心陪伴欧阳菁,他完全不必担心前妻重陷牢狱之灾。一个王大路胜过无数党课点读机啊!

欧阳菁却理解不了他的良苦用心,听了这话骤然翻脸。

“李达康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吗你还带我去见你朋友?!”

“你这么一会儿松一会儿紧的是不是要折磨死我才罢休!”

她整个人都颤抖着,这几月紧绷到了一定地步的精神在这一刻发出警告。不想再看李达康那张脸,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忍无可忍摔门就走。

欧阳菁刚下班回家,外套还没有脱,李达康倒不担心她着凉,但她的精神状态明显不对。她这样一个人出门李达康实在不放心,他扫过茶几上欧阳菁的手机和钥匙,抓起它们就追了出去。

他开着欧阳菁的车,慢慢跟在欧阳菁身后。一跟就跟到了天色转黑月上梢头。

夫妻俩一前一后到了开发区的二期工地上。说是工地也不妥当,一期建设之后这里已经粗具规模有桥有灯。但也仅限如此,桥下河渠里甚至没有水,只有裸露的水泥面。

夜晚并不施工,这里空空荡荡没有人烟。汽车开不上去,李达康停好车,往桥上走去追欧阳菁。

欧阳菁并没有走远,她扶着桥的栏杆望着没水的河发呆。

李达康远远看着她,却觉得这个场景无比熟悉。他想起来了,当年李为民事发,林城投资商全部撤离,他也是站在这里看着目之所及的烂尾楼忍不住泪下。

——是欧阳菁把他领回家,搂在怀里安慰他。女人张开她的怀抱,温暖他冰冷的眼泪。

其实那时候,不,如今,如今他们夫妻的感情不错。虽然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也是亲人范围内的挑剔,女儿又已经成年,哪怕他们吵架冷战的时候也从未怀疑过他们不能携手到老永不分开。

后来他的工作越来越忙,佳佳也远赴重洋读书,家里只剩欧阳菁一个,她有时候回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们又都是暴脾气,不懂忍让,懒怠体谅,尤其李达康,他实在没有精力再去枕边教妻。难得的交谈每次都变成了无休无止的争吵。

当性生活成为奢侈品,他们终于在一次争吵之后分居。三十年的婚姻分崩离析,在互相折磨中消耗完最后一点旧情,他们离婚时早已没有爱意,仅剩下的情意倒大半是愧疚。

李达康慢慢想着这一切,手揣在大衣兜里,一步步走到欧阳菁身边。

“晚上天冷,回家吧。”

欧阳菁猛地转身扑到丈夫怀里,环着他的脖颈去啃他的嘴皮子。

发妻柔软的胸脯贴着他的胸膛,灵巧的舌头冲破他牙齿的防线。李达康有一瞬间头皮发麻,他下意识用自己的舌头把欧阳菁的推出去,双手也试图把她从自己身上扯下去。

这当然是不奏效的。

一个在客观上称得上热吻的强吻结束之后,李达康默然无语。

竟是白发如新。

他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欧阳菁,像是第一次认识她,继而又立刻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没有被生活打磨去灵气的欧阳菁。

欧阳菁跳起来,她的眼中似有火焰熊熊燃烧,指着李达康恨恨道:“你明明还喜欢我!”

是,我喜欢你。

他重生到十余年前,遇见的还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可爱的欧阳菁。他一直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姑娘,咋咋呼呼漂漂亮亮。动心再正常不过,他坦然承认。

可也因为,你是欧阳菁。

李达康含笑看着喜欢的姑娘,道:“我不——”

他太低估了欧阳菁的勇气,为了争取婚姻和爱情,欧阳菁敢强吻第一次就敢强吻第二次。

李达康忍不住笑意任欧阳菁扑上来又狠狠吃了一回豆腐。他抚着欧阳菁红扑扑的脸,到底没再说言不由衷的话,揽着人往车上走。

激动的欧阳菁一路攥着丈夫的胳膊,这是我爱的人,他是我老公!这个认知让她重新回到刚刚恋爱的时候,走路都想蹦起来。

这种满足感终于在李达康平静的神色中逐渐消退。

“李达康你什么意思。”

李达康默认。

他不适合做人家的丈夫,他太过自私,也没有耐心。

他的妻子,被丧偶式婚姻折磨到为了一个生日蛋糕可以在审讯中落泪。他又怎么能沉浸在这个家里,最终给她带来一身疲惫和苍老。

欧阳菁彻底平静下来,她的神色冷硬,语气淡漠:“好,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们现在就离婚。”

李达康觉得自己有必要给欧阳菁一个明白,让她看清楚她想挽留的丈夫是多么卑劣。于是他说了实话:“银行系统容易出事,你思想觉悟低,我怕你行贿了受贿了贪污了腐败了,连累我。”

他转头看向欧阳菁,终于露出重生后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伏愿娘子千秋万岁。

汇总。

评论 ( 57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