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康重生记】八、他哪儿有什么生路啊

李达康的离婚大业进展到这种程度,佳佳不能不知道这件事了。

佳佳问:“你出轨了吗?”

李达康说:“没有。”

佳佳问:“那你以后会再娶吗?”

李达康有一瞬茫然,他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已决心把一切留在汉东,却还没来得及对在西北如何继续生活产生任何考量。

他还在斟酌答案,李佳佳已经明白了:“哦。”

中二期的李佳佳对父母的离婚近乎无感,她到了“懂事”的年龄,用自己初步形成的三观努力分辨这件事情:“如果你们在一起不开心那就离吧。”她语气并不沉重:“我尊重你们的选择。”

李达康回想起日后的佳佳,觉得女儿能承受这些,不需要他过多担心,他只好摸摸女儿的头,说:“你以后好好照顾妈妈。”

佳佳猛地站起来,垂着头把李达康死命推出去,砰地一声关住了自己卧室的门,又嘎达一声响,门锁住了。

李达康看着面前紧闭的门,有心敲门又犹豫着放下手。女儿是不是躲在被子里哭呢……李达康想着就难受,但也无可奈何,拖着步子离开了。

“佳佳怎么说?”欧阳菁正在叠衣服,勉为其难跟他说一句话。

“没哭没闹,把门锁了。”李达康坐在床沿,“欧阳菁,你去敲门劝劝她。”

欧阳菁想着女儿微红了眼眶,却冷声道:“我怎么劝。好好的家被人毁了我怎么劝她。”她直起腰来狠瞪着李达康:“佳佳要是因为这破事儿影响了高考我打死你。”

——前世吵了近十年欧阳菁也没跟他说过这种话。

李达康深吸一口气,目光转向别处,呆坐一会儿进卫生间洗漱了。

等他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欧阳菁已经收拾完一个箱子正准备睡了。

李达康道:“你去和佳佳一起睡。”我睡这儿。

欧阳菁不可置信地看向他:“李达康……”她又告诉自己一遍这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丈夫了,“你要离婚还不去睡沙发?”

“我不睡沙发。”

欧阳菁被他气得发抖,你不睡沙发难道要我去睡?她掀开被子躺下顺手就关了床头灯。

李达康便睡在另一边。

黑暗里李达康躺在床上问:“你找好住处了吗?”他愿意把所有能给的都给她们母女俩,更不会少了佳佳的抚养费,但他的调令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到,这市委大院欧阳菁是肯定住不下去了。

欧阳菁冰冷道:“不用你管。”

的确不用他管,虽然现在不如日后一样,上万块对欧阳菁来说也只是一件小西服。但如今欧阳菁自己手头照样有不少存款。老婆是金融系的高材生,银行高管,李达康是从来不过问老婆怎么理财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叭叭叭:“你有余钱就多买几处房产,保准稳赚不亏的。”又补充,“以后佳佳上大学,当地也给她买一套。林城毕竟还是发展不够。”这时候倒不想大谈特谈林城城建了。

“你是她爹倒全要我负责?”

李达康道:“我的钱不都是你们娘俩儿的吗?你找个律师拟一份离婚协议书,我净身出户。”

欧阳菁实在没想到他每次都能刷新气哭自己的下限。

她任眼泪在脸上干涸,半响才哑着声音说:“李达康,你追我的时候你说什么?你跟我求婚的时候你说什么……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说要爱你宠你疼惜你,你想吃鱼我下河你想抓鸟我爬树。我说我虽然是农村出来的穷小子,却一定能给你撑起一片天。我发誓要保护你一辈子,一辈子不让你伤心难过。

我的傻姑娘,誓言怎么能听呢?上辈子就残破得无以复加了。

所以他在朦胧的月光里听到欧阳菁擦眼泪的动静,也只是平躺在一旁,努力平缓呼吸。

两个人谁也没有继续开口,躺在一张床上慢慢睡了过去。

佳佳还要上学读书,时值高三的关键期,贸然更换环境对她不好。因为爱而离婚的李达康更不可能本末倒置把老婆孩子赶出去,李达康不着急,欧阳菁为了佳佳也就不着急,她收拾完第三个箱子的衣服之后开了一瓶红酒。

她一个人在家里喝酒也没什么危险,大不了喝醉了我把你抱上床嘛。欧阳菁心里难受想喝酒,李达康也不阻拦,每天回家自去书房加班。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倒也松快。

直到欧阳菁以飞快的速度喝完了家里所有的红酒开了一瓶白的。

李达康脱下西服挂在衣架上,还是忍不住开口:“喝白的你少喝一点。”

“你过来跟我喝酒!”

欧阳菁把两瓶白酒砸在桌子上。

李达康看她一眼,当真坐下来,哐哐哐把酒杯倒满了。

酒杯不大,欧阳菁抬手就闷了,李达康便也一口喝干。

欧阳菁冷眼看他:“李达康你太狠了,你会——”

“我会孤独一辈子的。”他接了话看着欧阳菁愕然的脸反而笑起来,“我孤独一辈子就一辈子好了,女人的青春可是不能耽误的。”

欧阳菁因为饮酒略失焦距的眼睛看着李达康,突然大笑:“青春?你闺女下个月十八了你他妈跟说我青春?”他们对坐餐桌两旁,她的手指摇晃着几乎戳到他的鼻尖,“我青春不都砸你身上了吗!”

李达康无话可说。

他看着她痛苦,自己也心痛起来。

他也想借酒消愁了:“……欧阳菁你了解我,我下了决定,驷马难追。”他端起手中酒杯,朝欧阳菁一举,一口干了,辛辣的酒液流入喉咙呛得他咳嗽几声,脸色也涨红起来。

“哟,李书记喝这么几杯就不行啦?”欧阳菁冷笑着,慢条斯理也回敬了他一杯。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喝完了一瓶白酒。

他们都是酒桌上一路应酬混过来的,酒量都好,却都喝完这瓶白酒就醉得一塌糊涂。

欧阳菁是真喝大了,对着李达康软弱地嚷嚷:“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我改行不行?你不想让佳佳收红包咱们就不收。达康,我都改了行不行,以后我就是廉政模范!胸前戴红花!”

“哈哈哈哈廉政模范?就你,还廉政模范?”李达康笑死了,他推开椅子站起来踉踉跄跄坐到欧阳菁旁边。坐下来却一语不发只死死盯着她,眼泪毫无预兆汹涌而下。

他泪流成河反而去摸欧阳菁的脸,还劝人家:“别哭。欧阳你别哭。”

欧阳菁红着脸茫然不解,又听他道:“离开李达康吧,他带给你的都是痛苦。你的人生还那么长,那么长啊……”

欧阳菁觉得自己终于隐隐明白了什么,但酒精同样使她迟钝,她晃晃晕涨的脑袋,努力理清逻辑:“你觉得你不适合做人家的丈夫所以你要离婚。那你觉得你不适合做人家的父亲,你又怎么打算?”她这些天的冷静的面具终于在此刻撕毁,借着酒气歇斯底里:“你他妈就是要抛弃我们母女俩!你他妈找什么借口!你就是嫌我们给你添麻烦!”

“不是的菁菁。”李达康颤抖着手,他抚着欧阳菁白皙光滑的脸庞,眼前却是那个穿着囚服哭花了脸的老妇。

“你叫我什么?!”

李达康却听不见她在说什么,所有委屈和痛悔翻滚在心头,他流着泪反复说:“不是的,不是的……”

他似醉非醉,半梦半醒:“我爱你和爱佳佳是不一样的。”他拉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菁菁,我依然珍爱你。但我不能陪伴你。”我再也不能耽误你的人生,牵连你的命运。

他心中万千言语想要表白,正在认认真真向欧阳菁剖出自己的心,欧阳菁却捂着嘴哇地一声吐了出来,秽物吐了李达康一身。

他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脚步不稳地架着欧阳菁去卫生间。

等他们把自己清理干净,酒也醒了一半。

这酒是喝不下去了,李达康重又连名带姓叫她:“欧阳菁,你是不是没吃晚饭?你不要胃了!”

欧阳菁丝毫不理会他,自顾自骂他:“你个骗子!”扑到床上,沾上枕头便立时睡了过去。

李达康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心知明天肯定得头疼,他换了睡衣,先关了餐厅的灯,又去主卧看欧阳菁。都是老夫老妻他也不避讳,三下五除二把欧阳菁的衣服脱了,又拿被子严严实实裹紧了她。

自己则抱着被子直奔沙发。

都快睡着了他才想起来,到底是喝酒犯懵,佳佳的卧室可还空着呢自己睡什么沙发啊。

可他又懒得起身了,他蜷在沙发里用喝醉的脑筋傻想,嗨重生一遭也没有享福的命,床上空空荡荡,沾上床他铁定睡不着。

那是放欧阳菁一条生路,他哪儿有什么生路啊。

沙发也挺好,客厅没有婚纱照,以后他还能贴一墙规划图。

----------------------

大过年的不给大家发刀片干脆就赶着写完吧。

让小天使们过一个舒心的年!

抄了剧里欧阳对大路说的台词,大家应该能看出来吧——那是放李达康一条生路,我哪有什么生路啊。

汇总。

评论 ( 25 )
热度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