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桌子】【番外】李土土:我和延安。

一场举世瞩目的大婚过后,一家子倒也过得平静。

欧阳菁比年轻时多了些包容平和,李达康也万般珍惜敬爱她。她虽不才,到底是县长夫人市长夫人一路历练过来的,官夫人的那一套熟极而流,游刃有余。又有帝京虽然地位尊崇,但一市面积比汉东一省又不能相比,工作再如何繁忙,李达康也总是能每天回家的。

这样波澜不惊又温情脉脉的日子里,只有李佳佳戳着微博不知道拿自己掉马掉地干干净净的账号怎么办。以她现在的“网红程度”,随意点个赞都能被引申出一大票意义,她有理由相信多的那几百万粉丝里肯定有“专政敌人”。待要弃号,又舍不得。

李达康笑道:“哪儿那么多顾忌,继续用呗。你越是自己,你就越不是李达康的女儿。”

李佳佳问:“你不怕我给你惹事儿?”

李达康摸着女儿的头:“你这么多年上万条微博都被翻出来也没一条能让人拎出来做文章,我能再不放心?”

于是李土土神清气爽上微博给爸妈的婚礼视频点了个赞。

康菁的婚礼本就自带流量,《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的现场视频更是红曝网络。各平台的审核把这个视频删了一波又一波还是拦不住人民群众的热情,最后干脆官微亲自出马发了官录版。——官录还是跟李佳佳要的。

谁也不敢跟在场宾客们抢“中国第一天团”的称号,还意外给新闻联播的主角配角们狂刷了一波好感度。

视频上清晰地显示李佳佳女士就亲密地挨着first夫人在台下坐着。这也是最近她微博被围观的主要原因之一。

网络上被影响,生活中只有更甚。

圈内某小天王曾经追过她,emmm没有竞争过庞舟。在一个庆功会上,李佳佳再次见到了他。小天王一边和朋友聊天一边关注着这边,直到饭局快结束的时候才找到机会凑过来。

“你帝京小公主的身份爆出来之后,我经纪人,后悔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发际线倒退了三厘米。”

他语带调侃,佳佳噗嗤一笑。

小天王又说:“咱们,还有机会吗?”

李佳佳只笑而不语。小天王叹一口气,也是意料之中,他朝动心过的姑娘举杯,一饮而尽。

佳佳陪他干了这杯酒,看着两年前那个笨拙追求的自己的男人,心里也不是不怅惘。她曾经不以为动心,如今却连那样单纯的追求的再也遇不到了。

谁多少没有点奔着“驸马”的去的心思呢?

@李土土:自从上过热搜,我的生活就发生了许多改变。在此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些实用电话。

下列一溜举报热线。再以和纪委大boss的合影镇楼。

【举报真的有用!!!!】

【这个合影……我准备当锦鲤转一发】

【划重点。佳佳小姐姐:再特么在我身上打歪点子纪委举报不谢公,检,法一条龙服务哈哈哈哈】

之前一场风波,达康书记还红了一把。一大批迷妹天天下新闻舔屏,便不是迷妹,也多少在之前风波之中被科普了一脸尼康的事迹。因此纵然达康书记是党内大佬,也没人把他扔到权一贵圈儿。

难得键盘侠对“权一贵”能如此宽容,当然,你说是被吓怂了也行。

帝京市委书记的闺女能在帝京横行,在首都就不显了。在京城的顶级圈子里,李达康还真不够让闺女飞扬跋扈横行霸道的。李达康前途无量,政治存在鲜明。还没人给她下绊子,可她又不走仕途,不够守望相助,要一呼百应可得用心经营。——李佳佳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儿。

李佳佳不是李书记未婚妻前边儿的闺女,用个恶心点的说法,的确是“原配嫡女”,出身没得说。她没结密友,场面上也只是虚应故事。不过每天回家吃饭,都住在帝京大院儿里,与邻居总有些面子情。

沙延安第一次见到李佳佳就是在这样的场合。

佳佳是被市委大院儿邻居家的哥哥带进来的,她身材窈窕,姿容极盛,坐在沙延安旁边的风流小开当时眼睛就亮了,嘴欠开玩笑:“呦小许这是哪儿挖来的美人,陪……”话没说完生生咬了舌头,蹭地一下站起来,轻轻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以为赔罪,笑着打圆场:“这不是佳佳嘛?头一次见面我敬你三杯。”

李佳佳挂着笑容:“今天开车来的,不喝了。”

这么两句话的功夫大家都看了过来,互相认识了一圈儿。

李达康是为数不多的没有担任候补zzj委员便直入副国的高官,能不能登顶暂且不讲,以他的年纪,至少还能在顶级决策圈儿待十年,只这一条,就足够大部分人起身来迎李家的姑娘了。

沙延安没有起身来迎,都一圈儿招呼过了,这才朝她招手:“过来坐。”

李佳佳看着这个魁梧精悍的男人,又扫了周围一圈儿,大家都是一副你跟他坐一起理所当然的神情。她也便慢慢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

“我是沙延安。”这本就是因为父辈才能聚起来的场子,彼此关系不免被父辈影响。沙延安既然见到她,不免引她一回,护一回。

这是李叔叔的女儿。

这是沙伯伯的儿子。

李佳佳望着他,总是亲近了些,礼貌地苦恼道:“我该怎么称呼?沙……沙哥?”

沙延安笑道:“我也就比你大两岁,叫延安吧。”他给小妹妹倒了杯饮料,说是小妹妹也是三十岁的女人,又是李达康的女儿,并不用他担心被欺负。他低声给佳佳补充介绍了一些在场人的消息,有人来叫他玩儿桌球,他也便起身离开了。

李佳佳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啜了口饮料。

这样的聚会她习惯又不习惯,待到一个不前不后的时间点,便与带她来见见人的许家哥哥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走到停车场,却又看见了沙延安。他正靠着车身抽烟,香烟一点亮光在夜风中明明暗暗,也是提早走的。还是提早走了在停车场抽烟打发时间。

自然是应该打招呼。方才已经叫过几声“延安”,可出了社交场合在这个空旷的停车场里,这个亲密地称呼李佳佳莫名喊不出口。

沙延安也看到了她,他把抽到一半的烟掐了,冲她一点头,一笑,拉开车门上了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出了停车场,开过第二个红绿灯,沙延安鬼使神差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李佳佳的军绿色大吉普早就消失在无穷的车流中。

他们第二次见面是在沙瑞金的家中。

李佳佳奉了欧阳菁的命,来给沙夫人送衣服。李佳佳莫名其妙,还是来了沙家。刚刚坐定,就见沙延安穿着陆军夏常服从楼上大踏步下来了。

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

沙夫人连忙介绍。两个人都没有说之前已经见过,佳佳坐在沙发上看他,仰头一笑。沙延安也没有急着走,坐下来陪母亲说话。

他们当着沙夫人的面交换了联系方式。

三天以后,沙延安给李佳佳发消息,约她出去玩儿。

“去哪里?”

“时间地点你来定。”

李佳佳迟迟没有回消息,沙延安坐在车子后座上看一眼街景,再看一眼手机。对方终于回了消息:“那就去延安吧。”

两个成年人的出行并不需要征求谁的意见。

李佳佳只对问她跟谁出去玩儿的欧阳菁说:“现在还不是我男朋友,回来说不定就成你女婿了。”

沙延安则应付家中:“部队上给我批了一个月的假解决婚姻问题。”

他们是自驾去的,沿着红色旅游路线一路赶到的圣地延安。两个人互相照应着在未知的远方走了一回,李佳佳回京便告诉父母,她要结婚了。

李达康心里一沉,沙瑞金的这个儿子他知道,年纪轻轻已经是中校团长,这就不是自己女儿能hold住的人。他甚至想,还不如庞舟!最起码他能哄我闺女开心!

李佳佳笑道:“原来是嫌自己官儿不够大啊。”

“别打岔!”李达康沉着脸质问:“他常年在部队,你们有感情吗?见两面就结婚?结婚以后一年再见两面?结婚五年刚刚能凑够两只手?!”他又反应过来,几乎跳脚:“李佳佳你、你不是因为他是沙瑞金的儿子……你别犯蠢!”我他妈还不需要牺牲女儿去做所谓政治联姻!

李佳佳白他一眼,只答前一个问题,懒懒散散道:“不是能随军吗?”

李达康冷笑一声:“你会去?”

李佳佳沉默着拿去橘子开始剥,那幅死犟的样子像极了李达康。

欧阳菁给她递水果刀,这才说了第一句话:“你喜欢他吗?”

沙延安问:“那你怎么答的?”

李佳佳道:“我说我喜欢你我妈就把户口本给我了。”

她长到这个年岁,生活很丰富,情史也不单薄,能遇到这样身高、条件、三观都合适的人并不敢错过了。更何况,还有点淡淡的动心。

李佳佳在心里暗叹一口气,扭头看着他不动如山的沉稳侧脸:“我这么做,值吗?”

沙延安点头。想了想又开口补充:“值的。”

于是第二天李达康就接到了沙瑞金的电话。两位父亲相对叹息,一起约了见面的时间地点。

李达康和沙瑞金两个人对孩子是没什么意见的,要同意又为难,干脆不提孩子的事情,凑在一起喝酒。他们这边喝着,欧阳菁和沙延安的妈妈也起了酒兴,被李达康和沙瑞金双双拦下,吩咐上红酒。

四个大人漫无目的地喝酒聊天,就是不往中心话题上凑。李佳佳和沙延安便在一旁埋头吃饭。

两个人彼此也不夹菜,说话客客气气的。为人父母的在一旁看了就更担心了。

临走时沙延安和李佳佳一起走。长辈们不免多问一句,“你们去哪儿?”

“我们去看房子。”

四个大人面面相觑,终究没有说话。

孩子大了,羽翼丰满,扶摇而上,做父母的顾好自己也就是了。

沙瑞金牵紧了夫人的手,夫妻俩相视一笑。

切,生个儿子就是比生个闺女省心。李达康满腔对拐走自己家小公主的大灰狼的怒火,生闷气生到一半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心里似乎已经认了这个女婿。不认又能怎么样?

欧阳菁捋着他的胸膛给他顺气。声音慢悠悠的:“我算是知道佳佳当初那么反对我和你结婚了。”

这话说的有水平。李达康摩挲着她的手,还是跟孩子她妈抱怨:“他们怎么跟咱俩比?”咱们那是爱情!他们这叫闪婚!气咻咻道:“他以后敢对不起佳佳我打断他的腿!”

就你这小身板还打断人家的腿?欧阳菁顺着他的话哄:“你消消气,气坏了自己怎么给佳佳撑腰?”

李达康终究没说我腰不硬。

李土土v:我和延安。

配图是延安宝塔山。

隐约地,能看见一对青年男女在塔下亲吻。

---------

那么多人喜欢佳佳就还是给大家一个交代吧。听说这叫小沙李?虽然尼康戏份不多这是掀桌子番外还是打一个康菁tag。

关于婚礼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的唱歌视频火了大家应该能理解,本来想编几条网络留言的,想了想全删了。

尼康理解不了女儿为什么闪婚,希望我写清楚啦。
汇总。

评论 ( 14 )
热度 ( 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