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李达康x章燕和】二十五、愿同尘与灰

八月底,《冼夫人》播到第二十七集的时候,章燕和领队完美完成慰问任务,终于下了高原。她和李达康上一次见面还是北京晨起分享的午餐,此时已经四个月过去了。李达康想媳妇儿想得心肝疼,章燕和却在视频里神采飞扬与他说起慰问时的趣事,一点要赶回河东的意思都没有。

李达康只能干巴巴地说:“好好休息几天。”其实心塞得不得了已经。

章燕和看他眼巴巴的样子在心底暗笑,不紧不慢处理了北京的事儿,隔了几日包袱款款往河东去。

她是随着心连心晚会团队一起下河东的,到了盛明市也没通知李达康,先工作。走台彩排,下午六点半,演出正式开始。

章燕和是这台晚会的两位主持人之一,她做主持也是熟手,游刃有余,并不多费心。在台侧候场时还能走神想想明天早餐吃什么。

晚会进行到一半,剧院侧门打开,走进来一行人。章燕和在台上鬼使神差望过去,是李达康。李达康笑着看她,捡个边角的空座和秘书坐了。

章燕和报完幕,一下台便去拿手机,这才想起手机被她装到外套的衣兜里了。罢了,马上又要上场,她一边想一边忍不住试着在侧幕偷偷去看台下观众。——省委李书记已经被请到了最中间的位置观看。

晚会导演从发现省委书记坐在台下开始就已经炸了!

导演是晚会的负责人,他必须要打起精神。但这种晚会的演员,大部分都是体制内的,只要不是刚从学校毕业的,都不是一个省委书记能吓懵逼的人。

比如下一个上场的歌手还有心情和章燕和打招呼闲聊,两人正说着,那边导演蹦过来:“我的章老师您……”您几位倒是重视紧张一下啊。哎,您紧张了也不好,“您一定要记好了,这个地方的串词临时有变动。我就靠您撑场子了!”

章燕和笑道:“绝不误事。”

有变动的是颁奖嘉宾。章燕和在台上简短采访了几位一线劳动模范,她往台下看一眼,字正腔圆念出修改过的串词:“让我们热烈欢迎中共河东省委书记李达康为获奖者颁发证书。有请李书记。”

李书记风度翩翩上台来为劳动模范颁奖,他带着面对祖国建设者的真挚笑容和工人们一一握手。颁奖完毕,礼仪小姐退后,自有官摄端着相机麻溜上台拍照。

这个环节的主持人只有章燕和一个。李达康不容退让地请工人们站在中间,侧头看了主持人一眼,招手叫她,“章老师一起。”章燕和心中暗笑,还是顺李书记的意往他旁边站定了。既多了一个人,拍照的工作人员打量构图又往后退了一步,心底暗自惊讶,取景框里李书记笑逐颜开。又遗憾,李书记和章老师两个人身高腿长,硬生生把旁边的模范们比得低下去一截,从构图的角度彻底没法看了,一边儿站一个就好多了嘛。

最后一个节目是全体演员的集体合唱,合唱的最后一句落下尾音,两位主持人走上舞台,站在一侧宣布晚会结束:“感谢省委省政府、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电视台对本场晚会的大力支持。”章燕和再补一句:“感谢李达康书记拨冗前来。”说得格外真心实意。

晚会顺利结束,散场时李达康走上台和演员们挨个握手。他从右走到左,最左边便是章燕和,李书记握着人家女同志的手就不放了,言笑晏晏:“章老师从北京过来一路辛苦了。”

章老师答:“不辛苦。”说完自己先笑了出来,“回家了嘛。”

合影时又重新排位次,李书记和章老师被让到中间。照完照片这才算是彻底散场,演员们急着往台下走卸妆换衣服,李达康和几个晚会的负责人聊天寒暄做着表面文章,脚下却随着章燕和走。

进了后台,迎面便是一束鲜花被捧了过来。四五个年轻的女孩子一见到章燕和便压抑不住地小声惊呼,走到她面前却拘谨腼腆起来:“章老师好。”

章燕和有些莫名地接过花束,“你们好。”

女孩子们一下子激动地蹦起来:“啊啊啊啊啊章老师我们是你的粉丝!”

“女神你真好看!!”

“章阿姨我爱你!”

章燕和:……

她有点懵逼,不太能理解这些孩子们,还是笑着问她们从哪里来,又答应了签名的要求。她怀里被女孩子们塞了花腾不出手来,李达康正站在她身边,看她为难伸手把花接了过来。

能千辛万苦追到这里的都是真爱粉里的真爱粉,女孩子们自然扒出过章燕和意外出镜过的真人秀。她们今天在观众席看到“姐夫”的前缀是河东省委书记早已震惊的不能言语,这时亲眼看两人这么“不见外”的举动,心中炸裂成烟花。

女孩子们拿到签名又推出一个胆大的,红着脸请求抱一抱:“章老师我们喜欢您很久了。”

这么可爱单纯的喜爱谁能拒绝呢,章燕和挨个和她们抱一抱,又神情严肃地嘱咐她们早点回家。

这才回过身找李达康要花束,李达康一只手拿着花,张开怀抱:“章老师,我也喜欢你很久了。”快来抱一抱。

章燕和横他一眼,把花接过来,进了休息室锁门换衣服。

李达康看她合上门,站在外面走廊里和几个负责人说话。身边围了一圈儿人,他还是第一时间听到了门锁打开的声音,扭头望去。

文化口王局长顺着李达康的目光看过去,章燕和换下精致礼服,上身穿着垂感极好的宽松衬衫,下面却搭了一条紧身牛仔裤,一双长腿又笔直又细,白色高跟鞋上方露出一截精巧的脚踝。她卸了舞台妆,不施粉黛素面朝天,连眼角细细的皱纹都没有遮掩,唇上却轻轻涂了一抹艳色口红,风流天成。

这衣着虽简单家常,李达康敢以自己的结婚证发誓,绝对是认真搭配过的!

我也是!我也是特意在办公室换了西装!搭了你最喜欢的领带!

两人眼神相触,章燕和一抿嘴,抿出个笑影儿来。

王局长看着两人互动,心头一跳,如预感般急急重新看向李达康。李书记今天从来看演出开始就眉目柔和心情愉快,这会儿看着章燕和更是藏也藏不住的温柔。

“这次在河东待几天啊?”

“能在家歇一个星期。”然后进组去拍新戏。

李达康刚要说话,就发现不对了,章燕和上台前造型师把她的头发扎了起来,围着盘起来的头发别了一圈儿小珍珠做装饰,她卸妆时漏摘了一个。

他也不解释,只朝章燕和走近一步,探手去摸她的头发。章燕和便也疑惑地把手往头上摸,李达康把她的手推开:“我来我来。”

他一边动手把发饰仔仔细细从头发里解出来不令拽疼了她,一边笑意掩都掩不住:“这么匆匆忙忙的,我又不走。”

王局长用最克制的语言也得讲,李书记真是挺喜欢章老师。有眼睛的人早看出这位对章燕和的态度不对了,接花求抱还能说是中年人之间的玩笑,几乎半搂着人直接上手摸头发就实在过分了。他立刻捧哏为领导提供机会:“章老师是咱们河东人,多待几天好好看看现在的家乡,今天晚上我们也请您吃顿饭,您可一定得给这个面子。”

这话说的味道就有点不太对了,章燕和不接话,问李达康:“你这是从哪儿赶过来的?”

“经济工作会议。还是迟了一会儿。”李达康扫一眼王局长,“你们就送到这儿吧。”

他抱着花揽着章燕和一起往外走,章燕和眼尖,看见那些女孩子们居然还没走,一个个兴奋地脸红红的,便招手把她们叫过来问。

答曰:“我们是明天早上的火车,就是为看您过来的。”

章燕和惊讶之余,不免又问问食宿。

李达康对这些女孩子很有好感,但今晚很不愿意让媳妇儿把时间花在这些小姑娘身上,比如请她们去吃个夜宵什么的。——他媳妇儿真能干出这事儿。

他便打岔:“你们来盛明一趟今晚可以去逛逛一合街夜市。”

章燕和笑眯眯看他一眼,一手抱着花一手挽着他的胳膊和小姑娘们说再见。

夫妻俩上了车,先去章燕和今早和团队一起下榻的酒店去拿行李箱。

李达康笑道:“你在昆西与世隔绝一个月,《冼夫人》也快播完了,我家章老师现在也是有粉丝坐火车追现场的人啦。”

章燕和睨他:“那是你少见多怪,上个世纪妮妮从香港来河东见我的时候还得转三趟飞机。”

她一边说,一边却想起她为什么拍《冼夫人》。剧本再扎实,这也只是一部历史剧而已,她对演绎封建社会上层权谋斗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接戏的最大原因是它来自南沙,而她刚刚在河东大泽拍完一部《寻仙》。

李达康见她出神也不打扰,自顾自拉着她的手揉捏。手有点凉,他俯身去摸章燕和裸露在外的脚踝:“冷不冷?就穿了一条单裤?”又去摸她的裤腿。

章燕和被他温热的手握住脚踝,心下一烫,把《冼夫人》的前因后果扔到九霄云外,笑着看他调车上空调。

上调的温度还没看到效果,酒店已经到了。李达康陪章燕和进去拿行李箱。

他方才才在晚会上刷了一波存在感,晚会的工作人员虽然不看河东新闻记忆却还没那么差。便有年轻的舞蹈演员一眼看见,拼命拍旁边朋友的手,那是不是今天那个省委书记!刚才跟着章老师进房间的那个!

朋友还没反应过来,房间门便又开了。省委书记左手推着一个行李箱,右手和章老师十指相扣,见她们站在原地,笑眯眯地看过来。两个姑娘被这笑容一晃神,李达康和章燕和已经低语着进了电梯,章燕和还为她们按着电梯键。

两个姑娘战战兢兢进了电梯,脑中胡思乱想生怕自己撞破了什么秘事,小心翼翼去看电梯上的倒影。李书记和章老师并肩站着,没有交谈,周身却自成气场,两人之间满是不容打扰的氛围。

夫妻俩一前一后进了家门已经是十点,这么晚了家中无人,只有并不算明亮的月光从窗户里洒进来。两只手在门把手上回合,李达康拉着她的手把大门关上,顺势把人拉在怀里,抱紧了。

他含含糊糊地说:“想你。”又问:“我给你发的邮件你听到了吗?”

章燕和装傻:“什么邮件?”

李达康配合她演出,却不好意思当面表白,只把歌词念出来:“就是那个……妹妹你坐稳了乌篷船。”

章燕和噗嗤一笑,望着他难得羞涩的神色颇为稀罕,拉着他的领带让他微微低头,在他耳边轻轻道:“听到啦~哥哥~”

李达康耳边嗡得一声,心头冲动,本就相拥,他往前逼近几步便把人压在了墙上。他做完这个动作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有些赧颜地把按在她头侧的手放下了,他明明最多只是想赶紧抱抱她。

章燕和闷笑,微微低头去亲他的白衬衫领子,果然留下一个清晰的唇印。她亲完了,明亮的双眸望进他的眼睛,双手环住他的腰把男人往自己这边轻轻带一下。他们的鞋尖相触,李达康低头去亲她的嘴唇。唇峰饱满,温热而滑嫩。他伸出舌头像舔舐糖果一样去舔舐她的嘴唇,一点点吃尽了她唇上的几抹口红。

哪怕章燕和主动微微张开嘴唇邀请他,他也只是在她唇上厮磨辗转。他的眼睛亮晶晶的,这么纯情的吻亲得章燕和脸红心跳。

李达康亲够了,又去含她的耳垂。章燕和扬起脖子,急速喘息起来,腿有点发软。

李达康的手搭在她的腰后,从牛仔裤里探手进去,沿着腰线划了一圈儿又往下走。他的手略带凉意,章燕和忍不住抖了一下,她喘息着伸手往墙上一拍,开关按下灯光大亮。

两个人如同偷情的恋人一般在暗夜中惊醒,互相对视,呼吸相触。满室光明,章燕和无由羞窘起来,轻轻把他推开,说是推,也没有使力,倒不如说是素手抵在男人滚烫的胸膛上。隔着薄薄的衬衫,他的心脏在她的手下,跳动如擂鼓。

李达康道:“真好。”

章燕和递给他一个疑惑眼神,李达康却只是望着她笑。她只好开口问:“好什么?”

“你是我媳妇儿。”

本就是小别胜新婚,他们上次见面还是李达康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深夜上高速陪她睡了半个晚上,别时难舍难分,几个月来便都忍不住惦念着。今朝见面,便与平日不同了。——最起码平日战天斗地的达康书记决不会进门就把人推倒了亲。

他不光要她的人,更要她的心。为此甘愿将自己拱手奉上。

李达康凝视着章燕和,眼神可以说明一切。他拉松了自己的领带,想起今天一天章燕和都忙着工作怕是没好好休息也没好好吃饭,便把冲动和欲望硬是忍下来,低声问她:“饿不饿?”

章燕和看他一会儿,心中酥酥麻麻,只觉从没听过如此情话。她低眉含羞一笑,撞进他怀里去亲他的喉结旁边的小痣。

什么也没有你来的香喷喷的!

昂贵的大衣顺手甩在地板上,两人鞋都没换,跌跌撞撞上了楼。

那束鲜花早就散在了地上,客厅的灯亮了一整夜。

汇总

3t4d

评论 ( 51 )
热度 ( 53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