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二十三、同圆小康幸福梦【完】

仲夏万物盛极,天长日久,一轮旭日跳出地平线,晨光遍洒人间。

比晨光更早的是厨房里热油滋啦滋啦的声响和食物飘出来的香气。

李佳佳左手扶住厨房门把手往里伸了个脑袋,看见一个穿二股筋白背心在做早餐的背影,他背上的疤痕张牙舞爪,李佳佳一时恍惚,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称呼。

李达康回头看了一眼便往外撵她:“这里热你给我关上门抓紧洗脸去。”

李佳佳本来想看一眼便关门,听到这话反而进了厨房,问:“用我帮什么忙?”

“赶紧出去别在这儿添乱就是帮忙。”

李佳佳笑得深了一些,没有说什么,乖乖听话去洗漱,等她扎起马尾从洗刷间出来,饭菜已经端上了桌。这个一向对她和颜悦色的“继父”看向她的眼神里明明白白的写着两个大字——磨蹭!

李佳佳心里彻底安定下来,意识到她的爸爸真的回来了,没有了客气疏离小心翼翼,怼她怼得轻车熟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相处模式。

“爸爸!”

她笑着脆生生的叫了一声。

“哎~”李达康愣了一下,喜笑颜开。

李佳佳立刻就把方才拿出来反扣在架子上的相框竖起来了,那是她出国留学时和父母的合影,全家福,以前可不方便摆。

李达康有点感慨地拿起来仔细看了看,父女俩聊起照相时的情景,一聊聊出三里地。滚烫的牛奶已经变温,他看看时间,准备叫欧阳起床吃饭。

心有灵犀似的,卧室门几乎在同时打开,欧阳菁皱着眉捂着头,慢吞吞走过来了。“我好像做了个梦。”

李达康逗她,“什么梦啊?”

女儿和丈夫的神情说明一切。她也笑起来,“美梦。”

美梦成真了。

妻子叫他,达康。女儿也叫他,爸爸。李达康听她们呼唤他,像是一个漂泊的旅人终于归家。

我再不做他乡的游郎。

李佳佳是个恋家的孩子,既然继父变成了亲爹,她索性搬回家住。第二天她下班回家,看见李达康正在用他全省比武第一名的强健身躯做俯卧撑。她妈盘腿侧坐在特警背上,手里居然还拿着手机在刷!坐得稳稳的,一点要摔下来的意思都没有,配合甭提有多默契了。

李佳佳给他们比个大拇指,太有生活太有情趣了。

欧阳菁看她一眼:“厨房里给你留着饭,热热吃。”

加班狗李佳佳无语凝咽,独自到厨房去热自己的狗粮。

女儿在餐厅吃饭,欧阳菁偎在李达康身边陪他看新闻,整个人半躺在沙发上,毫无仪态。她以前是不会这样的,以前在李青面前多少总端着年长些的范儿,可不会像个小姑娘。

李达康当然察觉到了妻子的全然依赖和爱情,摘下面具,属于李达康的另一半灵魂见了光,透了气,被亲人爱人全然接纳。他们之间再没有隐瞒和伪饰,只有死亡才能把我们再次分割。

夜已深了,李达康关了电视,抱起昏昏欲睡的妻子,欧阳菁下意识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楼外高大的观赏树开了火红的花,凤凰花香透过纱窗飘进来,还有凉风习习。

愉快的假期没几天就过完了,李达康上班第一件事先找赵东来销假。赵东来没说什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在他要出门的时候,出声叫住了他。

“厅长?”

日子如流水般的过,赵东来看着这个跟了自己快十年的“李青”,示意他自己还有事儿,过来坐下说。

李达康关上门,坐到赵东来对面的椅子上。

“有件事儿。”赵东来停了一会儿组织语言:“想听听你的意见。”

“您说。”——叮!您的狗头军师上线。

“现在有个机会,你说我是转成省长助理好还是应该去部里?”

……

“这么大的事儿您问我?”李达康觉得心累,你应该问这条路上走的比你高的“前辈”,那样经验值才多眼界才宽看得才更长远,不是来问还没你走得高的经验值没你多的下属啊。你问我我还能凑合着给你分析分析,你要再去问别的下属,不都得给你带沟里。李达康当然希望赵东来越来越好,无奈地说:“厅长啊,这事儿您得问了解情况的人,不能问下属啊。”

“我听听你的意见当参考。”

“那行。仅供参考,两个选择都有利有弊,未来说不准,您别不顺心了再怪我。”李达康先把丑话说前面,他脱离从前的生活太久了,现在“上层”的人事风向他所知有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仅能凭借一些过往的经验和对政策的敏锐度把握度给赵东来分析。

赵东来也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和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两个人一起商量探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之间没有了敬称,也不再称呼职位职务,没有上司和下属,就像多年相交的好友,坐而论道。

庆祝赵东来高升的饯别宴上,李达康喝得有点多,走到包厢外的观景台上去散酒气,准备回去的时候,发现赵东来也出来了。

赵东来看起来喝得也不少,脸上的红色一直蔓延到衣服里面。

“喝多了。”赵东来朝他点头一笑。

李达康也笑着摇摇头,多年相交,虽然替他高兴,终归是有点不舍。

赵东来趴在栏杆上看了会儿星空,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喝多了,我说点醉话。”

“东来。”

李达康抬起一只手示意他不要说,像从前无数次开会时压下他的话那样。有些事情,没必要说出口,也不能说出口,赵东来心里有猜测,李达康默认,心照不宣,就可以了。

赵东来脸上的咬肌狠狠地鼓起,酒精刺激下发红的眼眶又赤红了几分。

之后两人什么也没说,仅在分别的时候拥抱了一下,狠狠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一切尽在不言中,山长水远,多多保重。

人生是一场旅途,很多人只能相伴一程,会在你人生的中途下车。

李达康回家和欧阳菁说起赵东来调走的事情,不知怎地,话题拐到了离别和死亡。

“再过二十年,你五十岁,政治家的黄金年龄,努努力咱们还当大官。”欧阳菁说,“你那会儿正是升官发财死老婆的时候。你这几十年演技好点,好好给我送终,我才不管你又勾搭哪个老太太呢。”

李达康一下子就恼了,“乱说什么话。”

欧阳菁就不乱说了,抱紧他,“我好好锻炼身体,不让你变成个孤老头子。”

“欧阳。”他也坦然面对这个话题,“在哪儿不是建设社会主义,我也该退休了。我现在就盼着你长命百岁,把我的寿数都分给你。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动不动就往一百岁窜,你有那一天的时候我怕不是都退休几十年了。”

他这么说,欧阳菁却没他这么乐观,相差十几岁,她是年老的那一个,喃喃道:“我想死在你前面,又怕你一个人孤单。”她仰头摸他的脸,“我已经对着你的遗照哭过一回了,达康,我受不了第二遍。”

李达康握住她的手,轻轻摩挲:“还早着呢。老太太比老头儿活得长。”他笑起来,“咱们还得抱孙子呢。”

过了不久,他们的小女儿也要结婚了。女儿像从他们身上发出的小芽,如今小芽长成大树,要脱离开原来的枝蔓,自己站到大地上,扎根土地,向阳生长。

李达康挽着李佳佳的手走进婚礼现场,把他心爱的女儿交到另一个男人的手里。李青的同事下属应邀而来,李达康旧日的朋友们也前来观礼给孩子撑场面,他们大多不知道李达康的这场奇幻美梦,但他们看得懂笑容和美丽。

人世难逢开口笑,子衿青青慰风尘。

 婚礼当天,李佳佳就带着老公跑去旅行度蜜月了。家里剩下俩孤零零空巢老人,欧阳菁刚叹出第一声,李达康就把中国地图展开了。

“这是什么?你还打算规划全中国?”欧阳菁斜眼看他。

“你想去哪儿玩,咱们也去度蜜月。”李达康志得意满地叉着腰,“我假都请好了。”

欧阳菁来了精神,真起了兴致,两个人站在地图前比比划划,手下江山万里、太平人间。

看山看水看中国,好山好水好前程。

【完】

评论 ( 25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