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四十七

常委会上全票通过了赵东来同志担任公安厅厅长的任命。

李达康是不想同意的。小年轻一时荷尔蒙上头干出什么事儿都不奇怪,家长挥大棒反而会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他可不能当使内部团结的强大外敌,现实多残酷啊,磨上两天什么罗曼蒂克都没了。异地恋可没那么好玩儿,以赵东来的工作繁忙程度,俩月没分算他输!

奈何赵东来确实是个人才,是整顿汉东公安系统的最好人选,没有之一,还有来自李省长的鼎力支持。虽然现在李省长已经对爱将红转黑,赵东来还跟一把手搭着线。

沙书记接到了公安部老同学的嘱托,亲自出马来劝达康同志,举出部委为什么坚持推举意见不动摇一二三点,“实在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了。”把小情侣俩放到眼皮底下的好处一二三点,“现在通讯发达,异地不异地区别也不大。反而他在汉东一天他就结不了婚,”最后语重心长道,“我们不能因为私情妨碍公心呐。”

领导同志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李达康不能不妥协了,从部委到省委都不要求“回避”,他继续把赵东来摁在手底下也没啥想不开的。

呵,公安系统任务繁重,他一定好好关照老部下,天天睡办公室吧你就,还谈恋爱?做你的春秋大梦!

李省长顶着满省委大楼的风言风语面色如常地投了赞成票。功夫都在会外,他没必要装腔作势投一票反对。此时真正让他烦恼的是来时路上无意听到的话,散了会劈头就问秘书,他俩谈恋爱的流言怎么传出去的?

流言?是真事儿吧。小金苦着脸,从政法系统开始早就人尽皆知了啊。

他刚磕磕巴巴把这层意思表述出来,沙书记就来救他于水火之中,拍拍自家省长的肩膀,领着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达康,”沙瑞金亲自给他泡茶,“我刚刚在会上一下子就想起来咱们开的第一次常委会了,那时候是表决对侯亮平的任命,可就你没举手。”真是画风清奇令沙书记惊讶。

“嗐。”李达康手捧热茶,放松地靠在省委书记办公室的沙发靠背上。沙瑞金还是他的班长,但现在不是上下级而是并肩作战的伙伴,彼此又相处愉快,他就不绷着了,聊天也不再过八遍脑子。

“那时候知道侯亮平是高育良的学生,我这不是心里不痛快么。”少数服从多数,他搅黄不了侯亮平的任命,知道该和和气气地全票通过,偏偏就是想说“我反对”,怎么着吧?这是政治表达,情况跟赵东来这次的表决不一样。

沙瑞金提起这事儿也的确没其他意思,微微笑着看李达康啜几口热茶,精神抖擞地谈工作。只在最后送他出门的时候才谈几句家事,“我听昌明书记说佳佳在省检干得很不错,儿孙自有儿孙福,放宽心。”

李省长一怔,父亲李达康上线了,他像一尊金刚突然舒展了紧绷的眉眼,建设热情和事业冲劲如云雾般飞速消退了,显露出一张带些忧愁的冷峻脸庞,叹口气,“借你吉言了。”

沙瑞金再一次拍了拍他的肩膀。

沙瑞金眼里的李达康再是可亲可爱的同志,旁人也没有可能和这位一把手产生同样的感想,李省长一句话就是多少工作量呐!

新上任的赵厅长报上去的规划报告已经被省办第五次要求重写了!

公安厅长是省政府党组成员,属于政府系统。省厅归政法委领导没有错,李省长真想给他挑刺儿添事儿那也是名正言顺。

赵东来原先只琢磨市局的事儿,现在一个省的公安系统交给他负责,新官上任,还是个烂摊子,真真是宵衣旰食一饭三吐脯。别说给女朋友读诗了,深夜瞅空通个电话另一只手还翻文件呢。

李佳佳也不恼,或者说,李佳佳不比他清闲。赵东来那边儿是事儿赶着他跑,李佳佳这里是她死命追着事儿走。反贪局本来就工作繁重,她一积极干活,卷宗在桌子上堆成了小山。

李佳佳胸中自有志气,却不是谋求上进,以父亲和男友的行政级别,她想追得十年起步,她只是单纯地想多做一些事情,自己立起来。李达康的名字太过响亮,佳佳不指望别人介绍他说这是李佳佳的爸爸,却希望自己能在他的树荫下开出自己的花来。

旁人说得热闹,李佳佳自家明白蛮不是这么一回事,她是李达康时时警惕的“关系”,李达康是她供起来的偶像。

在这件事情上,陆亦可是她的目标。育良书记的外甥女,亲手砸了山水庄园之后唯一的影响是趋炎附势来相亲的家伙少了,可喜可贺。

组织上坚持要赵东来调回汉东,小情侣俩虽然比较惊讶当然服从了组织安排,赵东来不须说,李佳佳也没意见。李小姐芳龄二十六,赵东来快四十了,她急什么啊,要急也轮不着她啊。

李达康只听说了女儿工作很努力,对她的这些想法半点也不了解。

李达康和李佳佳之间没有缓冲带,赵东来还能找侯陆询问,李达康才是真无从下手。他不认识女儿的朋友,也不知道女儿平时怎么生活和谁交往,唯一能做桥梁的欧阳菁还被监禁在他不能静悄悄到达的地方。

唔,还是有一个,全省直机关传遍了的准女婿赵东来嘛。

赵厅长抱着文件夹百折不挠地按时出现在了省府大楼。李达康忙得很,赵东来等了一会儿才轮到他进门,连忙把熬夜改好的报告交了上去。

李达康认真看完了,抬头瞟一眼桌前的人,慢条斯理地评价,“有进步。”

他把文件丢还给赵东来,理理西装往椅子上一靠,沉着脸打量赵东来,轻轻笑了一声。

“东来啊,坐。”

他亲切地一如往昔,却让赵东来头皮发麻,拱了人家的小白菜非常有自觉,喊一声省长多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李达康看一眼墙上的挂表,开门见山,语气很温和,“你应该知道回避政策,不管部委那边怎么说,我这里不行。”

要么分手要么滚蛋!

赵东来心沉了沉,原来在这儿等着呢,李省长的一票多精贵呐。他试图挣扎:“维持恋爱关系不违反政策……”部委那边也表过态度了。

“风评不好。”

“我之前申请不回汉东……”

“那你不还是回了么。”李达康一针见血,“除了汉东省厅,你还能在哪个省当正职厅长?”哪个省也不可能,留京也只会是平调。

赵东来无话可答,李省长继续发言:“五年任期,我这上任还没一年,你刚高升几天,正常情况下五年都要‘回避’不能结婚。赵东来,古代夺情还三推三让呢,你告诉我你等着谁给谁腾地方?!”

被李省长用一根手指头摁得死死的,赵东来憋了一会儿,无力挣扎,喊旧日的称呼,“李书记……”

李书记允许他为自己辩护,赵东来以感情为切入点,把那套不合适反而合适的理论说给李达康听。除了我,谁不是冲着您呢?佳佳现在在京州,在体制内,在反贪局。您对佳佳婚姻的影响正面反面不好说,身在其位,是影响很巨大的吧?

这套理论糊弄李佳佳没问题,在孩子的老父亲面前就不够看了。李达康冷笑一声,意味不明道:“你真觉得,做我下属和做我女婿没有区别?”

文艺青年赵东来第N次无话可说。那当然还是做您得力下属过得比较潇洒愉快能随便跟您开染坊了,不过的确,这以后就是斩不断的政治资源了。

“东来,我对你很失望。”

赵东来张了张口,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李书记……”他整理自己的情绪,放弃无效的自我辩白,只是坚持说:“我对佳佳,一片真心。”

那当然,你没那么蠢,我闺女也没那么好骗。这点李达康承认,他反对这桩婚事跟真心不真心又没有关系,你如果不真心现在还能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话?

行,谈判失败,任命程序都走完了,厅长当都当上了,也没有撤回来的道理。

“你的行政级别本来是前几天常委会上的议题,我给勾了。”李达康轻描淡写,图穷匕见,“赵东来,我们汉东公安厅长不上副部不是没有先例。”

---------------------------------

达康是佳佳的靠山,但佳佳自己知道不是,因为心里跟他远,彼此都不想沾光。【其实肯定是啊~】

东来委屈但东来不说,达康的道理也有道理,逻辑完全没问题。怎么说呢,要不然佳佳为啥被气到离家出走……

祁厅花杀青后向您发来贺电。

汇总。

评论 ( 3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