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四十八

女婿和下属有区别,女儿和下属当然更有区别。李佳佳被李达康指着鼻子骂赵二小姐,她再难过心里也知道父亲是爱自己的,赵东来肯定是没有这样的自信。

东来小天使什么时候在达康书记那儿受过这种委屈?那句“我对你很失望”在他耳边反复回荡,李达康冷漠的警告并不让他在“功利”上忐忑,对待敌人的态度才让他分外难过。

一同坚持在女方家长的炮火下持久抗战的小情侣,李佳佳吃好睡好工作愉快,赵东来离开省长办公室心态差点就快崩了。

他整整低气压了一天,晚间惯例通话时李佳佳敏感察觉到他不对劲:“李达康找你了?”

赵东来缓缓把心事和女友诉说:“李书记,说他对我很失望。”

李佳佳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杀伤力,一时间话筒两边只有呼吸声。

“……你要是……”

“佳佳!”他打断她的话,却没有继续说什么,实在太累了。

李佳佳年轻,此时应该安慰男友,她心里明白可她说不出来,干巴巴应了一声,稀里糊涂挂了电话。

电话一挂李佳佳就恨得想砸枕头,被自己气的。如果角色对换,赵东来绝对有一百种方法把她哄得开开心心,她却成了个锯嘴的葫芦。

李佳佳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她就登了省委大院的门。

这个点是沙瑞金来找他遛弯的时候,杏枝正收拾桌子,李达康顺手开了门准备出发,一抬头愣住了:“佳佳?”

李达康用手指尖儿想都知道这是猴子搬来的救兵,一时间头大如斗,他就是不愿意和女儿当面对抗激化矛盾才一直没有喊女儿回家吃饭。最好的情况呢,就是赵东来知难而退,他作为世界上最爱你的男人出现在失恋的女儿身边安慰她。现在李佳佳找上门来,情况明显朝着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李达康试图挽救:“佳佳啊,爸爸今天有事儿,一会儿沙书记要过来找我。”

李佳佳能挤出这么一个不加班的晚上也很不容易,抱定了主意过来的,当下毫不犹豫道:“我今儿在这儿住,你忙完工作给我两分钟就行。”

“……”

李达康只能嘱咐杏枝如果沙瑞金过来把省委书记打发走,叹口气,领着女儿上二楼进了书房。

李佳佳还是第一次这么正经进他的书房,在沙发上大人模样端端正正坐好了。

李达康望着女儿,不自觉带了笑,只觉她无一处不好,心里爱她不够,语重心长地给出建议:“爸爸希望你跟他分开。”

李佳佳轻笑了一下,几不可察地微微摇头,她的话像一柄刀子,“你是反对我跟他在一起,还是不想有一个厅长的女婿。”

李达康的心脏狠狠收缩了一下,疼痛让他下意识想揉一揉心口,但女儿淡漠着神色坐在面前他一点都不想示弱,咬着牙关挤出两个字,“都有。”

李佳佳给他解释,“我们没打算给你添麻烦,本来做好了准备,他申请调到其他岗位,没想到现在成了这个样子。”赵东来回汉东高升你是点了头的,“现在你也不用担心,我还没那么恨嫁。职务总有调动的一天。”

李达康把女儿的话仔细听完了,笑了笑,“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我觉得我应该让你知道我的想法。”李佳佳也知道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扯淡,正面回答他,“我不会跟赵东来分手。”

她把自己跟男友怎么认识怎么开始交往,她怎么透露身份又怎么提出分手,最后在北京复合的事情从头到尾事无巨细都说了一遍,包括她的所思所想。

李达康是抱持着偏见去听的,越听越觉得不靠谱,现在小年轻谈恋爱什么都不考虑?我看赵东来一开始就是想找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后来求复合更是没安好心,现在还不是来汉东当厅长了。等等,赵东来一个警察谈恋爱能不查清对方十八辈祖宗?

李达康听着李佳佳话里话外偏着赵东来替他分辨,心里恨得慌,去你妈的,刚说了你几句,还鼓动我闺女当枪使,你这是给我间接示威来了啊!

他靠在沙发背上,有点不耐烦地听女儿说到了尾声:“我听懂了,你们感情深。”对着女儿一笑。

李佳佳不理他的茬,依然端端正正地坐着,我是想告诉你,“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我就跟他分开过了。我也不知道以后什么能把我们再分开,肯定是有的。”

他要和我分手我也不会怨他,但不会是我再把同样的话说一遍了。

“一次就够了,爸,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她有点哽咽,“我不会再为你改变我的人生了。”

李达康回过神来一阵鼻酸,“佳佳,爸爸养了你几十年,比不过一个赵东来?!”

李佳佳说完这些话浑身都没了劲,听了这话她呆了一下,“你要是这么想,也行。”她提起随身带的小包,站起身来,“我没别的事儿了,你忙吧。”

李达康仰头望她,女儿的神色在一瞬间像极了吵完架无数次被自己气走的欧阳菁。

“你妈妈呢!”李达康重新抓住了筹码,拼命用母爱加重自己这一边的重量,急迫地说,“你妈难道能同意?”

李佳佳张了张口,方才的气势散了一半,“……这跟你没关系。”

李达康心里又有了点底,追着女儿下楼梯,“在家里住下吧,你房间什么都没动。”

“我先走了。”

李佳佳脚步不停头也不回,李达康看着女儿的冷漠背影,突然一阵心累,他也不接着往下送,站在楼梯中间问:“你是死了心不听我的话?”

李佳佳猛地顿住了脚步,她转过身来,见父亲俯视看下来。灯光晃眼,她看不清李达康的表情和眼神,咬着嘴唇用力点了点头,眼眶一点一点红了。

“老子还比不过赵东来。”李达康低声念叨着这句话,咬牙切齿之余连李佳佳都不想看见了,冲她摆摆手,失望极了,溢于言表,“一个个不省心,胳膊肘往外拐。呵。”

李佳佳当场砸了包,她浑身颤抖,“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跟你说的话?”我是在跟你聊赵东来吗!我是在把我的心剖给你看啊!

李达康有点被女儿激动的样子吓住,几步下了楼梯,“佳佳。”

李佳佳甩开他的手,“你失望什么啊?失望我不听你的话,失望赵东来知道我是你女儿之后没有和我分手吗?!”

凭什么啊!

凭什么啊!

凭什么我是你女儿我男朋友就得跟我分手啊?我们都得有这个自觉吗?你不同意他回来你反对不好吗!

李佳佳看着李达康,恨得要命。你永远都是这样的,她泪水汹涌,哭着喊,“你又胡乱去猜别人!!”

把周围所有人往最坏的地方想,未雨绸缪,丝毫不管亲近的人多伤心,只顾自己周全,非要把自己作成一个孤家寡人才罢休!

她的神色让李达康产生了一瞬恍惚,仿佛眼前不是女儿在责备父亲,而是母亲在为不争气的孩子痛苦。

这种感想让他一个激灵,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他又压不住脾气让女儿哭成这个样子。眼前人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亲,和他相依为命,他却又把人推远了,十万八千里,闹成这个样子。

李达康心痛得无以言语,他缓过一口气来,“佳佳,你住一晚上,明天,咱们明天再说……”

“我住什么啊?最好全汉东都知道我跟你关系不好,那才叫大功告成。”就像我妈跟你分居八年让所有人都知道李达康是李达康欧阳菁是欧阳菁那样,李佳佳伤心到了极点,“咱们那个时候,才能好好坐下来喝杯茶吧。”

“佳佳,”李达康喊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他特别无措,“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我真的不想给你添麻烦,你如果觉得,现在已经很困扰你了,我跟你道歉。”她克制语气,不让自己成为一个泼妇,一字一顿,“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你要我分手我就分手,你要我离开汉东我就离开汉东,我保证我……”李佳佳说不下去,泣不成声。

“咳咳。”

客厅那边传来一点动静,是坐在沙发上等人的沙瑞金不小心发出点声音,他见不远处父女俩都看了过来,只好尴尬地假咳了两声。

沙书记不是外人,常来常往,杏枝给他开了门说了佳佳来的事儿,汉东的一把手表明他坐那儿等一会,杏枝给他端了杯茶也就开开心心出门遛弯去了。一楼虽然亮着灯,他坐在客厅镂空的隔断后面,全心贯注吵架的父女俩还真是没看见他。

不小心让外人撞见和家里人吵架,李佳佳抹两下脸,有点忙乱地把包捡起来。她惊异地看一眼沙瑞金,回头再看一眼爸爸,产生了一种奇怪的猜想,什么话也没说,摔门走了。

-----------------------------------

当年我为了你跟我男朋友分手的时候你不知道珍惜,现在你让我分手?晚了!

------------------------------------

佳佳不是为了东来过来吵架的(?)

达康不同意的主要原因也不是佳佳以为的省长厅长(?)

怎么说呢,他人即地狱【深沉脸】

佳姐/达康:滚!

--------------------------------

希望大家不要骂达康也不要骂佳佳。我个人谁也不站。

很多事情很多立场,这父女俩已经算是比较理性、沟通效率比较高了,但人永远不可能真正理解第二个人。只能用爱来融化一切。

汇总。

评论 ( 12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