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二、似此星辰非昨夜

甲乙丙丁:

【无题】一、魂飞万里盼归来


画风突变预警!画风突变预警!画风突变预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叫什么?叫什么不都是一个代号吗。李达康艰难的转动眼珠,哈,赵东来问我叫什么。从前以为人不过是生与死,哪里知道,生死之间,竟是如此艰难,如一个荒诞的梦境。


自己现在算什么?孤魂野鬼还是借尸还魂,在别人的身体里醒来,这个人本身又到哪里去了。自己又能在这儿待多久,这个身体死了自己是彻底消散还是再继续如此般的轮回下去?


“你想叫什么?”赵东来看病床上的人没有反应,又问了一遍。


“随便。”李达康闭上了眼,名字是与红尘人世相连的根基,旧日的关系已随着“李达康”的死亡而全部散尽,形似飘萍,身如鬼魅。


“李随便?”你跟我开什么玩笑?


旁边的医生拉拉赵东来的袖子,小声嘀咕两句,道是病人现在心理状态十分不好,恐怕是过度创伤留下了应激性后遗症。


赵东来深吸一口气,自己心里不舒服,不应该迁怒别人。拉了一把凳子坐到床边,继续耐着性子道:“至少起个像样的名字。”


李达康又睁开了眼,直直望着天花板。如果说自己与这个世界还有一丝联系,那便是依然放心不下李佳佳。叫什么,李圭?算了吧,听着跟佳佳像兄弟。


“李青。”


“什么?”赵东来没有听清楚。


“李青。”李达康又低声说了一遍。欧阳菁的菁去掉草字头,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留恋,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


 


欧阳菁在电视里看到李达康因公殉职的消息,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晚上。巨大的黑白照片出现在屏幕上,曾经爱过的人一下子失去了所有色彩,旁边两行字介绍着李达康的生卒年月和履历。他的一生,无数悲辛,换来两行冰冷的简历,和一个“感动中国”的名号。


欧阳菁不自觉站起来,走到电视机跟前。


一名管教想制止,被另一人轻轻拉了拉袖子。


欧阳菁面无表情地听播音员号召全党向李达康同志学习,心里有点想笑,她这里满屋子罪犯活蹦乱跳,他所在之处更是魑魅魍魉国贼禄鬼,怎么就,怎么就收了你去呢……你五十三岁的生日还没有过……


从来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


她在这监狱里呆了两年,心态还好,算是服刑人员里最规矩的了,老老实实接受改造,从来不给狱j添麻烦。这时候第一次真真切切悔恨起自己为什么要拿蔡成功的银行卡,如果我在外面,如果我有自由,也许我还能见你最后一面,不,我肯定要奔到你的病床前。


电视里开始播出李达康书记生前同事的采访,赵东来红了眼眶,小金秘书强忍哽咽,还有一些欧阳菁从来没见过的李达康所谓好友,夸赞他一心为民,克勤克俭。


怎么没有人来采访我呢?欧阳菁想,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这一生是怎么过的。


我的孩子没有爹了。


欧阳菁之后的日子开始磕磕绊绊,也不是说有多大困难,只是从前很顺溜能通融的一些事情,忽然规矩开始严苛起来。


人走茶凉。


虽然从前李达康没有直接表示过什么,但杏枝雷打不动的每个月来送东西,狱j管教们心里都有一杆秤,做事的时候总会衡量衡量。


不论她愿不愿意承认,李达康一直到死,都在给予她庇护。


“欧阳菁,有人找。”


还有谁会找?杏枝上个月已经回了老家。


她听到管教们在窃窃私语:人家命好……一个警官……赵局……


欧阳菁到了会客室,隔着玻璃看到一个年轻男人。——以她的年纪来看,对面的人是年轻的,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这个男人头发硬扎扎的短短一截,能看到青色的头皮,高个儿,消瘦,微微垂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欧阳菁看着他,心中升起些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但她确信,从来没见过他。


“我是欧阳菁。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她满心疑惑地看对面的人目光躲躲闪闪。


“我、我是……杏、杏枝……”杏枝姨是绝对叫不出来的,杏枝妹妹又实在是与“现实”年龄不符,李达康心一横,姐就姐吧,被占便宜也不会掉工资:“杏枝姐走的时候托我照顾你。”


“?”欧阳菁挑眉表示不信。平白无故的,你是谁啊?


“我……”编,编,可劲儿往下编。李达康觉得这副身体实在不行,想当年老子宦海沉浮忽悠人张口就来面不改色,这个小年轻,自己都在心里把谎话过了无数遍了,这还没开口脸就发热,可怎么是好:“我是……”


自己说自己名字怎么觉得那么羞耻呢。


“我是李达康远房堂弟,正好在京州,京州市局,所以杏枝姐走的时候,哦拜托我,照顾你。”


瞎话儿终于憋出来了,李达康觉得自己两颊发烫,也不知道露没露怯红没红。


欧阳菁对这话是一个字也不信。


扯淡呢,李达康有个鬼堂弟。跟了李达康半辈子,他的祖宗十八代欧阳菁说不定比李达康自己都清楚!李达康即便是有堂弟,他那性子也早让人家老死不相往来了,还能有古君子之风的在他死后帮他照顾老婆,哦,不,是离了婚的前妻。骗鬼鬼都不信。


不是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有好人,主要是“好人”给的理由太傻×。


欧阳菁往前推了推包裹,示意狱警帮忙拿出去:“东西和钱我不能要。”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什么目的,但我……”


这话李达康根本没法接,再聊就崩了,只好说一句“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匆匆挂上电话当鸵鸟。


东西呢,东西拿走。欧阳菁让狱j帮忙把包裹拿出去,李达康不让。


猜猜狱j听谁的?


用猜吗?“李青”是一个系统里的同事,有天然的亲近感,还是市局领导赵局心腹,说不定哪天就能用的上,有利益相关。欧阳菁一个在自己手下服刑的人员。


意见驳回,没有话语权。


欧阳菁气的啊。但在人手底下,不敢跟狱j硬刚,只好抱着包裹往回走,路上狱J还问她:“你认识李警官?他跟李书记什么关系?”


“……”欧阳菁无语了,人民群众的想象力实在是丰富:“不认识。”


“那他提拔这么快,还以为跟李书记有亲戚。”


“……”欧阳菁扶额,三人成虎,让他们说的她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李达康家真有这么个亲戚,心里默默把李达康家的亲戚过了一遍,实在是想不起来这么一号人。


欧阳菁觉得有必要维护李达康身后形象:“没亲戚。没这号人。”


“厉害了啊。”


于是两个狱警开始聊天,欧阳菁不得不被迫听了一遍“李达康远房堂弟”的发家史。


奇葩。欧阳菁心道,姓李的都是奇葩。






 

评论
热度 ( 54 )
  1. 西湖四月雨又风请叫我脑洞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