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五十六【完】

沙瑞金按时按点敲响了李达康家的门,现在天气热了,又是在大院里散步,他就穿着半袖短裤,怀里还抱了一颗篮球。

趁佳佳上楼换衣服的空儿,沙瑞金低声把情况问了一遍,俩人通了个气儿,溜达到篮球场等孩子。

李佳佳到的时候俩大爷正抢球玩儿,她想起自己一年前说他俩肯定会闹掰,居然不是,又回想起来曾有的玄幻猜测,自晒一笑。挺好的,老父亲有个伴儿,以后她走了也有人带他玩儿。

擦擦汗洗把脸,佳佳就打算走了,她倒不是不愿意留这儿,“我猫还在家等我喂呢。”

李达康哼笑一声,“你姑姑早就过去给你拿了。”

杏枝是有佳佳那里钥匙的,趁着他们打球的空,拎着猫包把橙汁儿带过来了。橙汁儿喵呜一声往李达康怀里扑,亲亲热热地...

【无题】十四、阴阳隔断同行路

欧阳菁婚后的生活非常美满。

——李佳佳半信半疑。虽然视频里的亲妈笑意盈盈看上去气色不错。

有那么两个月,李佳佳一想到她妈嫁给了李青,就觉得自己做梦还没醒!

其实,欧阳菁认为自己竟然向李佳佳通报了婚讯这件事,也不啻于一场梦,噩梦。

她当时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毕竟想当年李佳佳看她的时候,她以一副过来人的老母亲口吻告诫女儿莫要被李青骗了。没成想,小的翅膀一扇飞去大洋彼岸,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饭还多的老的反而落入了李青的掌心。

对于向李佳佳通知自己的“婚讯”,欧阳菁实在有那么点儿难以启齿。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李青娶自己本就“目的不纯”,怎么能由得她磨磨蹭蹭,耽误自己听到李佳佳叫一声“爸爸”。...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四十四

看赵东来向着自己越众而来,李佳佳用力眨了眨眼,鼻尖满是玫瑰花香,她几乎相信了婚礼捧花的传说。

她的声音轻轻的,“你怎么来了?”

来得不容易。赵东来笑道,“我不来岂不是失职了。”

李佳佳的眼神在他身上来回看了一圈儿,把那些正经事都抛开,眉眼慢慢弯成月牙,愉快地跟他开玩笑,“认识新人吗就过来吃喜酒?”

赵东来示意她看宴会厅门口的宾客登记处,“我可是给了饭钱的。”

“那还让你破费了?”伴娘李小姐把花递给他,“你等我一会儿。”她环视一圈儿,走到正在敬酒的新娘身边,跟闺蜜咬耳朵说了几句话。

赵东来只见新娘往自己这里看了一眼,也不知道佳佳用什么形容提起自己的。他正等着佳佳过来,身边又来了一个高...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四十三

亲之过大而不怨,是愈疏也。

自从李佳佳搬出去住之后,李达康和女儿的联系锐减,李省长忙起来不怎么联系女儿,李佳佳也几乎不主动给爸爸打个电话。

女儿在李达康心里的地位当然与旁人不同,他在政治上足够敏锐,在生活上也没有迟钝到底,他渐渐发现不对劲了。

这天李达康难得回家吃晚饭,正吃着,突然反应过来:“橙汁儿呢?”

杏枝道:“佳佳前几天过来接走了。”

也不跟我说一声。李达康把端着的碗放下:“星期几来的?你没留她住下来?”

“佳佳不是还要上班吗,这儿离反贪局又不近。”杏枝看着他的脸色,连忙又补了一句,“佳佳一直等到吃完饭你也没回来她才走的。”

这话说的好听,不就是吃完饭放下筷子就走了。

李...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四十二

“我跟佳佳第一次见面的确是因为检察院,”赵东来春秋笔法把这事儿略过去,“见面之前,我们已经认识三四年了。”他却不从头说,话锋一转,“您之前不是让我请后援会的负责人喝茶么?”

李达康:“……那个后援会是佳佳管着的?”他脑子好,想起来几个“头目”的网名,“佳佳就是林城玫瑰?”

赵东来点头,老实交代:“我是打虎上山。”

“感情你们俩见面联系一起喝茶还是我给牵的线儿呗?”李达康气乐了,再一想,“还因为我认识的?!”

赵东来的目的却不是把锅推到爱豆身上,他端端正正老老实实在敬爱的领导面前坐好了,诚恳道:“我想告诉您,佳佳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达康定定看着他,声音是冷的:“我女儿是什么人需要你...

【无题】六、英雄至此敢争先

前方狗血警告。对啊我俩这么沙雕的文当然各种狗血起飞啊哈哈哈哈
日常写哭系列。咱俩来回改过两遍之后 @物候新 我发现这个标题太特么合适了!

一、魂飞万里盼归来

二、似此星辰非昨夜

三、吾生有涯知无涯

四、玉骨久成泉下土

五、亲亲再世相逢日

李达康左手提着女儿给他买的点心,右手袋子里一瓶葡萄酒,跟在李佳佳身后看她在百合和玫瑰之间犹豫不决。

“你可能不知道,林城玫瑰是我爸种的,虽然上坟送玫瑰有点不合适,我还是想买。”

李达康温声道:“你去看他他就很开心了。”

这话等于白说,李佳佳的纤长的手指在花瓣上来回逡巡,十分烦恼。李达康便也不再开口,安安静静等在一旁,满心温柔...

【无题】五、亲亲再世相逢日

佳佳没哭我先哭了的一章。
所有铺垫都走完啦 @物候新 太太请放肆更新!!迫不及待敲碗等粮!

一、魂飞万里盼归来

二、似此星辰非昨夜

三、吾生有涯知无涯

四、玉骨久成泉下土

今天又是李青要来探视的日子,欧阳菁随手擦了把脸就跟着狱警去会客室了,玻璃外等着的人却是李佳佳。

欧阳菁吓了一跳,下意识去看自己的打扮,手指捋了捋短发,赶紧挂上了笑。她进门这几步已经明白了女儿怎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昨天晚上的飞机。”李佳佳也努力微笑,“里面钱还够花么?”过的怎么样吃什么穿什么夏天有没有空调冬天有没有暖气有没有人欺负你啊……李佳佳不是不懂人情冷暖的人,她对李达康再冷漠,也知道一个当地主...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四十一

“这就是你要大半夜去申浦的原因?”

李佳佳没想到她爹半个字没提沙瑞金,反而从她的对话复述里摘出这么一个中心点来。她脸上不由带了点笑意,“对啊。”半夜跑去申浦是有些小儿气,李佳佳自忖——反正赵东来肯定干不出这事儿,她也就勉为其难承认自己赌气,只道:“这不是突然想明白了么?”

李达康脑中闪过赵东来说我喜欢她的言语,比她自己还明白她都想明白了什么,他心下晦涩难言,张嘴就骂:“你自己瞎想了个屁!”

佳佳:“……远香近臭。咱们俩还是离远点儿吧。离你远点,也离省委远点儿。要是我住远了你还不放心,我就去申浦去。”她还引申着感慨,“复习了这么久,还真有点舍不得。申浦房价也比京州贵啊。”

思而不学则殆!...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四十

深夜十一点的京州灯火连天城不夜。

道旁的路灯等差排列,灯光打在车窗上,照着李达康的脸明明暗暗。他回忆着那通电话里佳佳的态度和语气:“你们都瞒我什么了。”他靠在柔软的座椅里,眉眼冷肃,语调没什么起伏:“你说你喜欢佳佳,佳佳呢?”

赵东来一时哑了口,他和佳佳从相识算起还是个挺漫长的故事,不知从何说起。他将诉说的顺序斟酌再三,先答了问话:“佳佳,也喜欢我。我们交往……有两个多月了。”

最坏的可能出现了。李达康怒极反笑,语气森然:“你想当祁同伟,也要看看我是不是梁群峰!”

赵东来并不惊慌,苦笑着喊领导旧日的称呼:“书记,说句到家的话,哪怕您是梁群峰,以您对我的器重,我根本没这个必要。”把下一句...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三十九

赵东来下午被快走到见家长这一流程的小女朋友甩了,说真的,对自己未来的家庭规划有点茫然了。他在家里躺着,也不开灯,一边消化分手原因一边认真思考人生。然后就接到了分手原因的电话,说他小女朋友离家出走了!还思考什么人生?赵东来爬起来就往省委冲。

他还没开到省委大院,手机上就收到了李佳佳的详细购票信息。这丫头还真买了票连夜要奔申浦了,高铁五十分钟后发车。

来不及解释了,赵东来车都没下,把李达康捎上,两个人直奔京州南站。

李达康被赵东来的车速吓了一跳,把安全带系上:“你怎么还自己来了?”我就让你查查我闺女打不打算连夜离开京州,你倒好直接帮我做决定要带我直奔车站了。

是为了公安厅的缺?不至于吧你,...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