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康x章燕和】【be支线】至亲至疏夫妻(下)

章燕和又一次梦到了死亡,死亡是粘稠的水。

它是极黑之地,也是无望的深渊。她在水中拼死挣扎,似乎挣扎而出,又似乎连虚无本身也是虚无。她在挣扎中丧失了所有力气,水流反而温柔起来,轻柔地托举起她的躯体,仿佛不是噬人的巨兽,而是与她厮守的恋人。

她于是终于能够呼吸,可吸入鼻腔的气体不是温暖潮湿的,而满带着腐朽的味道,死亡再一次将她包围。老病生死,她潜意识中知道这些决不能将她打倒,也决不是能威胁她的存在,可毕竟是颠倒梦想。章燕和下意识地想要逃离,可她被这样的液体和气体裹挟,挣扎不开逃离不了。一切力量都被软绵绵的水流抵消带走,她连尖叫也没有了力气。

她的身体慢慢漂流,意识也逐渐沉沦。在极度的寂静之中...

【李达康x章燕和】【be支线】至亲至疏夫妻(中)

章燕和参加完葬礼从辽县回盛明的那一天恰巧李达康在下面调研,她便连省委大院儿都没有进直接回了北京。

到底还是要说一声,章燕和给李达康发了一条微信,李达康也在三个小时之后心平气和地回了。两人这便算心照不宣地把那个挂断的电话揭了过去。

从此谁也没再主动给对方打过电话。

有事情便用微信交流,他们的表达能力都很好,打几行字,清楚明白。反正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急事,无非便是李达康说一句,今天我去北京开会,但行程安排紧张估计回不了家,章燕和应一声知道了。渐渐便连这些话都不说了,章燕和给李达康分享的票圈文章点个赞,李达康也给章燕和点个赞。

就这样淡淡地相处着,隔着两个小时的车程,谁也惹不着谁烦恼。

这...

【李达康x章燕和】三十一、长命无绝衰【完】

大年初五,佳佳便带着男友要往汉东去,看完欧阳菁从汉东直接飞美国。

她避开章燕和和父亲两个人说话:“爸,你好好过吧,我直接回洛杉矶了。”她低下头脚尖点地,“章姨陪你养老,我给你们俩送终。”

李佳佳看着不再如童年记忆中一般高大的李达康,终于浅浅一笑:“我愿意以女儿的身份为她操办葬礼。”

“说什么晦气话,那一天还早着呢。”李达康笑骂一句,凝视着女儿,叹口气,“常回家看看。”

李佳佳主动给了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

回头李达康就把这话给章燕和学了一遍,章燕和看着他笑:“你还挺会处理家庭关系的嘛。”

李达康把曾经的话重说了一遍:“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

章燕和顿了一会儿才说:“你也不问佳佳乐...

【李达康x章燕和】三十、家和万事兴

在河东的日子过得快,章燕和好像也没来几天,就已经到了年根儿。剧组放了假,她小年回了一趟辽县老家,提前发了一圈儿红包走了一回亲戚,回来把姐姐送的腌菜往厨房一放,铺开红纸开始磨墨。

章燕和亲手写了春联——旧年举金杯飞雪迎春早,新岁结良缘心潮逐浪高。

字是颜体,丰腴厚重,圆转藏锋,自然雄健。李达康赞了一回,积极要求写横批,毛笔的功夫他都放下多少年了,写费了一纸篓,终于得了一张满意的。

——横批:家和万事兴。

章燕和把它妥当收起来,准备年三十再贴,掏出工具准备刻字,刻福字。

“自己做的有意思有趣味。”她随意道:“也不难,要紧的就是一刀到底,照着样子来而已。”看着李达康惊讶的呆脸,忍不住炫耀一...

【李达康x章燕和】二十九、掌声响起来

省委一号院的书房早已摆下了两张办公桌,不过第二张正式投入使用还是章燕和这次来拍《人民的权力》。两人吃完晚饭一人占一边桌子做事情,倒也互不打扰工作愉快。

这日李达康早早忙完,章燕和看他盖上笔帽,把自己电脑中的新闻视频关掉,拉开椅子往他对面一坐:“陪我对对戏。”

戏里演省会市委书记的演员没有做官的经验,章燕和演市纪委书记也没谱呀。家里摆着一位专家,近水楼台,难道不用吗?

章影后启发新人:“你是我上司,我来找你汇报工作。你对我应该是什么态度?说话是什么语气?”

什么态度?李达康冥思苦想,“你还有脸睡觉呢?你们市纪委都干什么吃的?京州的干部都烂死了你们都不知道!”——李书记对上章书记实在骂不出...

【李达康x章燕和】二十八、岁月有情多

心意相通,郎情妾意,这样温情脉脉的日子章燕和已经暌违了二十年,李达康更不必说。为了在短暂假期中和老婆有更多的时间相处,尊敬的李达康书记连着一个星期一大早起来陪着章燕和一起晨跑。

第八天他走进家门,扶着墙换了拖鞋,站直了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明知爱人已经回了北京,他还是忍不住喊一声:“燕和。”

“哎。”章燕和从客厅和阳台的小隔断后探出头来:“回来了?”她放下手里浇花的水壶,一边擦手一边往过走,随口问,“你怎么知道我没走?小周跟你说了?”

李达康在原地呆立三秒,险些没抬手揉揉眼睛,他磕磕巴巴道:“我、我不知道你没走。”

章燕和擦手的动作顿住了,她看着李达康的反应,也手足无措起来。两个人对视几秒...

【李达康x章燕和】【be支线】至亲至疏夫妻(上)

他用因为刚被热毛巾擦过而格外温热的手拉住了章燕和。

李达康半靠在床头,笑着喊妻子:“欧阳~”

章燕和站在原地,直到李达康半合上眼睛,才想起这个名字是他的前妻。

李达康第二天醒来时,身边的床铺空空荡荡,哪里还有章燕和的身影?

他捂着额头,把昨夜的事情想起来七七八八。我对着章燕和……叫了……欧阳菁的名字。他狠狠拍了自己脑门几下,知道这全是自己作死,抖着手去给章燕和打电话。

虽然手抖,但他心中并不忐忑。章燕和会接电话,这事儿也总会过去的。

都是中年人了,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凡事讲的明明白白才是你好我好,哪有那么多闲气可生呢?如果章燕和是和前妻一样热爱赌气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公主,他想...

【李达康x章燕和】二十七、昭昭鉴衷心

【李达康x章燕和】二十六、怎惊鸳鸯梦

李达康把困倦已极的章燕和从浴室里抱出来,安顿在干燥温暖的大床上,再蹲下来拿吹风机来吹她垂在床边的长发。细长有力的手指在其中穿插,一缕一缕挑起犹带水汽的黑发。

当真是百炼钢也成绕指柔。

待头发吹干了,他给她换了一个干爽的枕头来枕,又用薄被把人裹好了,这才起身从地上散落的衣服里拣出两个人的手机。

竟然有一通未接来电,是周秘书的,响铃三声便挂断,又有一段文字消息汇报。

两人亲来亲去心心相印的时候,网路上已经闹翻了天。

这场心连心晚会是网络直播,散场合影时省委书记试图搂章燕和的腰并在三秒钟后被打开的片段被有心人注意到还上传到社交平台。《冼夫人》昨天才大结局,章燕和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视频片段...

【李达康x章燕和】二十五、愿同尘与灰

八月底,《冼夫人》播到第二十七集的时候,章燕和领队完美完成慰问任务,终于下了高原。她和李达康上一次见面还是北京晨起分享的午餐,此时已经四个月过去了。李达康想媳妇儿想得心肝疼,章燕和却在视频里神采飞扬与他说起慰问时的趣事,一点要赶回河东的意思都没有。

李达康只能干巴巴地说:“好好休息几天。”其实心塞得不得了已经。

章燕和看他眼巴巴的样子在心底暗笑,不紧不慢处理了北京的事儿,隔了几日包袱款款往河东去。

她是随着心连心晚会团队一起下河东的,到了盛明市也没通知李达康,先工作。走台彩排,下午六点半,演出正式开始。

章燕和是这台晚会的两位主持人之一,她做主持也是熟手,游刃有余,并不多费心。在台侧候...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