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康x章燕和】番外、月落重生灯再红(四)

俗话说为母则强,一个女孩儿从一个年轻的小媳妇儿成为母亲,会一下子成熟稳重起来。章燕和在这一点上,奇异地相反。

她是坚韧刚强再成熟不过的百岁老人,重生以来的气质沉稳得令人心折,气场强大无以复加,在舞台中央一站力压全场。

如今一个传递着她与爱人血脉的小生命诞生,她陪着孩子一点点长大,仿佛自己也幼稚起来,像是这世界上冥冥中有符合终极逻辑的神秘力量把她的沧桑慢慢擦去了,把她骨血中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擦得发亮,熠熠生辉。

李达康出差回家被变化颇多的媳妇儿唬了一跳。他推开主卧的门,章燕和正睡着,阳光撒了一屋子,透过窗户飘来徐徐的风,一个肉团子就睡在媳妇儿身边,趴在妈妈身上。

他悄悄走过去,想把女儿...

【李达康x章燕和】番外、月落重生灯再红(三)

李达康前世高官显达之至,事业不说在家庭面前退了一射之地,用一生践行过的誓言也不再如没攀登过的高山一样充满至高无上的吸引力。他此刻得到再也没想过的双重生奇迹,只觉人生再无憾事,多出来的这一辈子就是来享福的!

他们夫妻等到了五十年金婚才各赴生死,拉住彼此的手就是久别重逢,亲热温存自不待言。

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李达康上半辈子是拿过十几亿人国家的最顶级厨师证的,如今来料理一个市,当真是举重若轻,挥洒自如。具体到时间上来说,如今新婚,他每天是能准点下班的。

章燕和反而比李达康要忙一点,她去明州军区政治部报完到,一个军方话剧团就落在了她手里。

李达康一点都没有媳妇儿来西部地区支持自己工作的感激心...

【李达康x章燕和】番外、月落重生灯再红(中)

坐落在市中心的这栋高楼是明州最豪华的大酒店之一,尤以十八楼的旋转餐厅为卖点,餐桌以半人高的玻璃和绿植分割,一起贴着透明外墙绕作一个环形。

新婚的夫妻俩到时人还不多,李达康贴着章燕和在柔软的座位上肩贴肩腿挨腿坐下了。此处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他克制着自己,只指着窗外黄昏随口笑道:“等菜上齐了天也黑了,那才叫好看。”

太阳西下月上梢头,路灯亮了起来。宁西省省会城市的夜晚,霓虹灯与车灯闪烁,月光与电光上下同辉。

这也只是二十一世纪中国城市的夜晚最普通的一种光亮,最好看的还是章燕和望着窗外白皙无暇的侧脸,她带了祖母绿的水滴状耳坠,绿莹莹的,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

李达康去摸她的耳坠,又自然地顺手...

【李达康x章燕和】番外、月落重生灯再红(上)

二零零九年,月团圆,人团圆。

李达康第一次见到章燕和是在央视的中秋晚会上。

今年中秋晚会的会场设在了宁西省明州市,明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在开场半个小时之后才匆匆赶到。这位李书记从汉东调任宁西已经一年有余,政治存在感极强,行事老辣,是全国数得上的政治明星。

宁西省省委书记姓甘,甘书记温文儒雅年届退休,对这样英气勃勃的壮年干部颇为和蔼。甘书记侧头看见李达康西装革履姗姗来迟,冲他挥一挥手,示意不必解释,赶紧入座。

李达康匆匆坐下,也笑着搭话:“节目演到第几个了?”

“第四个。”郑省长坐在甘书记右手,李达康左手,顺手把节目单递给他。

李达康眯着眼看了一回,轻轻把单子放下了。

第九个节目是诗...

李达康发现自己和章燕和的婚姻观不一样。

他再婚时候只是想找个妻子,脾气好一些,能理解他的工作,他也不对对方指手画脚。如果新夫人有自己的追求和事业,只要不违法乱纪,他也大力支持。

章燕和从前的丈夫是李英。
她孤单了这么多年,略有些寂寞,难得遇见一个动心的男人,那人求婚,她就应了。她想找一个爱人,重温年轻时的旧梦,沧海月明,鸳鸯交颈。

如果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得到过爱情,他就永远也不会相信这种东西。

李达康说:咱们一起努力。

愿同尘与灰。

完结了。
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我是真的爱章阿姨。
爆哭。
想学画画嘤嘤嘤。

【李达康x章燕和】【be支线】至亲至疏夫妻(下)

章燕和又一次梦到了死亡,死亡是粘稠的水。

它是极黑之地,也是无望的深渊。她在水中拼死挣扎,似乎挣扎而出,又似乎连虚无本身也是虚无。她在挣扎中丧失了所有力气,水流反而温柔起来,轻柔地托举起她的躯体,仿佛不是噬人的巨兽,而是与她厮守的恋人。

她于是终于能够呼吸,可吸入鼻腔的气体不是温暖潮湿的,而满带着腐朽的味道,死亡再一次将她包围。老病生死,她潜意识中知道这些决不能将她打倒,也决不是能威胁她的存在,可毕竟是颠倒梦想。章燕和下意识地想要逃离,可她被这样的液体和气体裹挟,挣扎不开逃离不了。一切力量都被软绵绵的水流抵消带走,她连尖叫也没有了力气。

她的身体慢慢漂流,意识也逐渐沉沦。在极度的寂静之中...

【李达康x章燕和】【be支线】至亲至疏夫妻(中)

章燕和参加完葬礼从辽县回盛明的那一天恰巧李达康在下面调研,她便连省委大院儿都没有进直接回了北京。

到底还是要说一声,章燕和给李达康发了一条微信,李达康也在三个小时之后心平气和地回了。两人这便算心照不宣地把那个挂断的电话揭了过去。

从此谁也没再主动给对方打过电话。

有事情便用微信交流,他们的表达能力都很好,打几行字,清楚明白。反正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急事,无非便是李达康说一句,今天我去北京开会,但行程安排紧张估计回不了家,章燕和应一声知道了。渐渐便连这些话都不说了,章燕和给李达康分享的票圈文章点个赞,李达康也给章燕和点个赞。

就这样淡淡地相处着,隔着两个小时的车程,谁也惹不着谁烦恼。

这...

【李达康x章燕和】三十一、长命无绝衰【完】

大年初五,佳佳便带着男友要往汉东去,看完欧阳菁从汉东直接飞美国。

她避开章燕和和父亲两个人说话:“爸,你好好过吧,我直接回洛杉矶了。”她低下头脚尖点地,“章姨陪你养老,我给你们俩送终。”

李佳佳看着不再如童年记忆中一般高大的李达康,终于浅浅一笑:“我愿意以女儿的身份为她操办葬礼。”

“说什么晦气话,那一天还早着呢。”李达康笑骂一句,凝视着女儿,叹口气,“常回家看看。”

李佳佳主动给了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

回头李达康就把这话给章燕和学了一遍,章燕和看着他笑:“你还挺会处理家庭关系的嘛。”

李达康把曾经的话重说了一遍:“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

章燕和顿了一会儿才说:“你也不问佳佳乐...

【李达康x章燕和】三十、家和万事兴

在河东的日子过得快,章燕和好像也没来几天,就已经到了年根儿。剧组放了假,她小年回了一趟辽县老家,提前发了一圈儿红包走了一回亲戚,回来把姐姐送的腌菜往厨房一放,铺开红纸开始磨墨。

章燕和亲手写了春联——旧年举金杯飞雪迎春早,新岁结良缘心潮逐浪高。

字是颜体,丰腴厚重,圆转藏锋,自然雄健。李达康赞了一回,积极要求写横批,毛笔的功夫他都放下多少年了,写费了一纸篓,终于得了一张满意的。

——横批:家和万事兴。

章燕和把它妥当收起来,准备年三十再贴,掏出工具准备刻字,刻福字。

“自己做的有意思有趣味。”她随意道:“也不难,要紧的就是一刀到底,照着样子来而已。”看着李达康惊讶的呆脸,忍不住炫耀一...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