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十

侯亮平眼睁睁看着啤酒快见底了,心知这也是自己的同桌倒计时。他犹豫再三,还是想把话说明白一些,毕竟这的确是巧遇,而平时要见到李书记一面不比丁义珍见赵德汉容易。

硬着头皮,主动提起了李达康的孩子她妈。

“欧阳菁女士呢,根据蔡成功的口供受贿两百万,现在,我们已经落实五十万。的确是她亲自在商场刷卡并且签下了蔡成功母亲,即卡主的名字。欧阳菁的抵抗心理很严重,直到现在还是零口供。”这是他们检察院工作不力,但是!“这不单是受贿问题,这还牵扯到一一六事件。”侯局长加重了语气,“大风厂之所以把全部股权抵押给山水集团,是因为还不上五千万的过桥贷款,因为京州城市银行没有按时放贷。蔡成功的口供,他认为是欧阳菁和其他人有利益往来才断贷,包括打招呼给农村信用社断贷。”他缓了口气,“但是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其实就是欧阳菁说的,“银行是正常断贷,因为蔡成功涉嫌高利贷,卷进了非法集资的案子。”

李达康还真是第一次知道这段详情。为了避嫌,他很早之前便不再听赵东来的直接汇报,所理会的也是大风厂的后续处理相关,比如大风厂工人的股权问题,具体到为什么还不上过桥贷款这种细节他并没有理会。欧阳菁方面,他也只是知道来自蔡成功的举报,所关心不过“蔡成功为什么只举报欧阳菁”。还从不知道欧阳菁是大风厂股权抵押的关键节点。

李佳佳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她作为律师做的前期准备让她能听懂侯亮平在说什么,但显然她还接触不到这些一手材料。

侯亮平又道:“欧阳女士可能现在因为我……是汉大政法毕业生,拒不开口。其实这样也可以结案了,但是她毕竟是银行主管贷款的副行长,大风厂贷款上的很多细节我们需要她的配合。后期在量刑上也肯定会有这方面的考虑。”

李佳佳听量刑这个词着实刺耳,她猛喝了一口酒,道:“侯局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据我所知,蔡成功为了贷款,行贿的对象是整个京州城市银行,从放贷人员到层层审批人员,包括风控部门的人都拿。甚至可以说,贷款返点是整个行业的潜规则。他怎么偏偏举报我的当事人?您不盯着山水集团怎么盯着欧阳菁呢?我的当事人不开口恐怕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吧。”

侯亮平呆坐路边摊,不知该怎么回答。

卧槽你这一开口就要我脱离汉大帮啊?不是,让我自证清白啊?

你闺女这么牛逼李书记你都不管管的吗?!

李书记当然不管,慢悠悠挑田螺。

侯亮平无奈道:“山水集团和高小琴我们也已经在调查,”这些当然不能说的太深,直接把赵东来提溜出来,“事实上蔡成功的案件已经移交市局了,我们和市公安局已经达成一致,蔡成功举报欧阳菁属个案,和一一六案件无关。现在只是想从欧阳行长那里了解贷款详情,额,还有剩下的一百五十万是怎么回事……”

呵呵,让你拿一一六吓唬我!姑奶奶是被吓大的吗?姑奶奶是被李达康和欧阳菁男女双打怼大的!(不是)

李佳佳道:“具体情况我见到我的当事人再了解一下。您放心,我一定劝我的当事人配合检察院工作。”

侯亮平深觉自己没有望专车而即走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本来他有把握用一个蛋糕突破欧阳菁的心理防线。至于律师同志,拖一会儿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现在好了,当着省委常委的面谈妥了这件事,这才叫真没有回旋余地了。

又听律师同志那动听的声音再次响起:“侯局长,方便加个微信吗?”

侯局长:“……哈哈哈哈,方便,当然方便。”

侯局长扫了二维码,准备放下杯子走人了,大佬才终于开口:“侯局长,”李达康慢条斯理道,“根据我们市委的调查,大风厂工人的股权被枉判是当时的中院副院长陈清泉。我建议你们从他查起。哼,一帮达官显贵在山水庄园儿打着球唱着歌儿就把大风厂工人的股权弄没了。”包括你家高老师。可能他没有具体参与,甚至不知道。但打球唱歌有他,合影照片还有他。

侯亮平:“是,陈老也跟我说过这个陈清泉的事儿。我们反贪局正准备从他查起,就听说市公安局扫黄把他扫进去了,也是巧了。”

达康书记笑而不语。

虽然汉东内战的说法已经沸沸扬扬,但作为抓了李达康老婆的当事检察官,侯亮平局长并不认为高育良前秘书被扫黄扫进去是李达康干的。祁师兄口口声声的“这是达康书记对汉大帮的反击”,侯亮平半点都不赞同。这是摆明是市公安局安排的扫黄,估计李达康和京州市委都不知道。

——-在侯局长心里赵局长就是这么一个能正面杠育良书记秘书的boy!毕竟人家直接怼了达康书记的前妻!而且怼的时候还(以为)是现任。

侯亮平想想,给自己老师拉了拉票:“高书记听说了陈清泉的事情,完全赞同您和省委的处置,我亲耳听到的,高书记说,该拘留拘留该双规双规,他自找的。”

李达康微微一笑:“那你堵在我的车上抓人,你猜我是怎么想的?”

那么一瞬间,侯亮平冷汗都下来了。强自镇定道:“您是汉东的改革大将,是我十分钦佩的领导。当时您直奔机场路,我生怕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好在到底是把欧阳菁拦在了国门内,把您拦在了机场外。”他打量一下李达康的神色,补道:“沙书记也庆幸您没开到机场呢。”

正在拿纸巾擦手的李达康一顿,直起身子,“沙书记?”

侯亮平想了想沙书记的话里全是维护,直接原句复述了一遍——

转告侯亮平同志一句话。我沙瑞金和汉东省委感谢他。要不是他果断出手拦住了李达康的车,挽救了李达康的政治前途,那我们汉东就要失去一位能干事的改革大将了。

侯亮平说完才意识到这么说有点不妥当,固然沙书记说的内容告知李达康没有问题,但是他一个被感谢的人这么大大咧咧地说一遍似乎不太恰当。

都是这酒惹的祸!侯亮平抓过酒瓶,把剩下的那点都倒出来,给自己的杯子勉强凑个半满,站起身举杯:“无论如何,也是我没有考虑到方式方法,给您造成了不好的政治影响。”

侯亮平望着达康书记,敬这个人不亏!他这么想着,心甘情愿干了杯中酒,一滴不剩。

他喝完酒便准备告辞走人不耽误这父女俩撸串了,却不料李达康居然站起身,伸出手来要和他握手。侯亮平受宠若惊,毕竟之前遭受过这位高官的死亡凝视,之前唯一一次见面极不愉快,听过刚来的时候常委会上还差点没举手通过他的任命……总之侯亮平盯着那只手回忆起所有交集,这算一笔勾销?侯亮平赶紧握上去。差点蹦出一句,达康书记,加个微信吧~~

李达康端着省委常委的架子,交代道:“侯亮平同志,一一六大案错综复杂,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实事求是,依法办案。”

侯亮平同志极开心,深觉此行不亏!哈哈哈哈京州辣么多蛋糕店我来了这一家都是缘分啊!果然交流是解决一切的关键嘛,他差点脱口回达康一句,不辛苦,为人民服务!

李佳佳坐在一边看两个人握手,暗暗翻了个白眼。真是什么环境她爹都接不了地气,这是路边摊啊!你们这么郑重,旁边端着烧烤的老板娘犹豫了三回都没敢过来上菜啊!

-----------------------------

余粮:怎么这么巧,单单把这个陈清泉给扫进去了。

侯亮平:没有什么特殊背景,是市公安局安排的扫黄,估计李达康和京州市委都不知道。

以上原句台词~侯亮平就是这么一个单纯boy。【他听电话陆清楚明白告诉他是市局安排的,挂了电话就忽悠高老师没有什么特殊背景hhhh】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承认这是反击既不就是承认他抓欧阳菁是导火索了?

猴子:我才不是汉大帮,宝宝只是汉大政法毕业!欧阳菁和陈清泉罪证确凿,依法拘捕怎么就成内战了呢?你们真逗~

---------------------------------

以下是原稿。打了这么多之后突然意识到欧阳一进去就说了断贷是因为蔡成功高利贷。哭唧唧推翻重写。

侯亮平眼睁睁看着啤酒快见底了,心知这也是自己的同桌倒计时。他犹豫再三,还是想把话说明白一些,毕竟这的确是巧遇,而平时要见到李书记一面不比丁义珍见赵德汉容易。

硬着头皮,主动提起了李达康的孩子她妈。

“欧阳菁女士呢,根据蔡成功的口供受贿两百万,现在,我们已经落实五十万。的确是她亲自在商场刷卡并且签下了蔡成功母亲,即卡主的名字。欧阳菁的抵抗心理很严重,直到现在还是零口供。”这是他们检察院工作不力,但是!“这不单是受贿问题,这还牵扯到一一六事件。”侯局长加重了语气,“大风厂之所以把全部股权抵押给山水集团,是因为还不上五千万的过桥贷款,因为京州城市银行没有按时放贷。蔡成功的口供,他认为是欧阳菁和其他人有利益往来才断贷,包括打招呼给农村信用社断贷。”

李达康还真是第一次知道这段详情。为了避嫌,他很早之前便不再听赵东来的直接汇报,所理会的也是大风厂的后续处理相关,比如大风厂工人的股权问题,具体到为什么还不上过桥贷款这种细节他并没有理会。欧阳菁方面,他也只是知道来自蔡成功的举报,所关心不过“蔡成功为什么只举报欧阳菁”。还从不知道欧阳菁是大风厂股权抵押的关键节点。这就严重了!

李佳佳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她作为律师做的前期准备让她能听懂侯亮平在说什么,但显然她还接触不到这些材料。此刻抢在李达康开口之前接道:“我明白侯局长的意思。我会劝我的当事人配合检察院的工作。”

“配合我们的工作,后期在量刑上肯定会有这方面的考虑。”

李佳佳听量刑这个词着实刺耳,她猛喝了一口酒,道:“侯局长,我敢保证,欧阳菁绝对和山水集团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我妈整天怀疑高小琴是我爸情人啊!!

侯亮平虽然不知道李书记家的私生活,但欧阳菁和山水集团的确没有任何利益输送这个是他们调查的结果。说这么多一来是信任李达康的清白,二来也就是为了李佳佳去劝她亲妈。又听见李律师给他爆料,划掉,提供情况:“蔡成功”

20170827

评论 ( 15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