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康菁】掀桌子。一

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罕见地在下午三点离开了办公室。

三月末的京州还有些凉意,他双手掩面搓了搓脸,才快步下了市委门前的高台,钻进车里。

专车平稳地向家中行去,沿路冬青不败、春花初开。李达康出神地看了半响,伸手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王局长的电话拨出去。

奥迪行至家门前的时候,民政局工作人员已经到了。李达康对基层公务人员一向和气,笑着与他们握手,将他们请进家门。

欧阳菁正在收拾行李,听见门响讶然回头,见李达康推门而进。

她细眉一挑,心道离婚你倒是来得快,虽然看见了他身后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没好气道:“李书记今天回得真早。”

是,他们约好的时间是晚上。但不能让民政局的同志也跟着加班啊。李达康情商再低再不会哄老婆也知道这话不能说。他手足无措了几秒,回过神来,赶紧侧身向欧阳菁介绍:“这两位是民政局的同志。”

欧阳菁露出一个笑容,上前与他们握手:“你好。”态度比对李达康好多了。

民政局的两位唯唯应了,实在不敢多呆,立刻坐在桌前开始办公。

离婚协议是准备好的,一式两份。

欧阳菁给丈夫递过去:“我签好了你签吧。”

她微微仰头看着站在椅后的李达康:“只有这份离婚协议书才能让你放下手里的工作吧。”

李达康被当着外人这么怼,第一反应是看一眼对面的两位同志。他抿抿嘴,像以往一样并不反驳回嘴,弓下腰,翻开协议书。

在欧阳菁的名字上面,写下“李达康”。

他签过无数的文件,每一份都是关乎一地民生。只有这一份,关乎他自己,关乎家庭。

一个婚姻失败的中年男人。

李达康心情平静地这么想着,执笔的手依然平稳、有力。

“李书记,欧阳行长,你们的照片。”

照片、照片……他应该是放在书房抽屉里,床头柜里好像也有?

“你的我已经准备了。”

欧阳菁打断李达康朝楼上张望的动作,翻出两张照片递给民政局的人。然后看着他们粘好照片打上钢印,把两本鲜红的本本递过来。

欧阳菁拿着红本本,一句话也没说,起身往客厅走。她的行李还没收拾完呢。

身后李达康满嘴感谢把递给他们离婚证的人送了出去。

杏枝已经避开,欧阳菁合上箱子,回身只见默默无言的李达康站在诺大的客厅里望着她。

毕竟二十年夫妻,欧阳立在原地也是哑然,避开他的眼神,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水。

李达康凑过去坐下,把手中离婚协议书给她。

这次离婚,李达康可以说把能给她的都给她了,说是净身出户都不为过。不过,欧阳菁望望窗外极好的绿化,堂堂副部级领导,住着别墅开着专车,工资不算高但补贴大把,连电话费都不用交——老婆离了,孩子大了,孑然一身,存款不存款的对他也意义不大。

欧阳菁突然觉得这人付出这么多也挺值得的。——从来不操心孩子,也有国家给养老。

“你好好工作,可别半途落马、贪污腐化进去了。”呸!他的级别进去也是秦城,还跟一般监狱不一样。

李达康正双手交握坐在她身边踌躇着不知道说什么就被来这么一句,有些懵逼地看过去。

欧阳菁又道:“你也注意身体,为国家付出这么多,不好好享受退休生活多亏。”

李达康:“……哦。”

“你那什么反应?跟你说了以后别老熬夜,事情是干不完的,多运动,按时吃饭,衣服提醒杏枝及时给你加……”

李达康听她絮叨着交代,歪头看她认真的侧脸,一时冲动,伸手便去握住她的手。

欧阳菁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多年夫妻,彼此的躯体犹如半身,就算离婚了情分自也不同。她任李达康握着手,接着把刚才的话说完:“茶冷了就让小金给你换热的,总喝冷茶对胃不好。”

“哎。我都记着。”

欧阳菁叹口气:“你真记住了才好。”

两人交握着手挨坐在一起,又沉默下来。

他们离婚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漫长时间里深思熟虑的决定,这种决定并不是一时的温情所能够推翻的。因为他们心知肚明这种温情从未从婚姻中离去,只是更多更大的困扰并不是少年夫妻的亲昵关心所能抵消的。

他们挣扎了八年,还是尘埃落定,钢印印在鲜红的离婚证上。

而门外还停着检察院的警车。

“局长,那两个人已经走了。欧阳菁没有离开。”

“继续监视,随时汇报。”

“是。”

陆亦可听侯亮平挂了电话,心中极为忐忑:“侯局长,你不会真想冲到李达康书记他们家去抓人吧?!”

侯亮平道:“如果有证据为什么不能冲进去。别忘了我们是检察官,穿上这身制服的时候宣过誓,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宪法和法律。”

陆亦可抓狂道:“可是我们证据不确凿啊!要不我们还是向检察长汇报吧。”

“汇报什么呀?再搞凉一盘黄花菜啊,坐实了再说。”

陆亦可手掌握成拳头:“那可是欧阳菁啊!”

侯亮平道,“欧阳菁又怎么样?咱们手里的证据虽然没法抓捕但依法传讯肯定是够的。眼看欧阳菁办了内退,买了今晚的机票,我决不能让她变成第二个丁义珍迈出国门一步。”

“我看你这个局长是不想当了。”

“等哪天陈海要是醒了或者这案子办完了我立马走人。”

陆亦可看他一眼,语气软下来:“那我们现在去市委宿舍?”

“不,等华华的汇报。如果欧阳菁不出门,让那张机票作废掉。我们还是要继续暗中调查,不能打草惊蛇。”

这话说的?陆亦可探身过去笑他:“我还以为你真不怕李达康呢。”

“我就算不怕李达康也要顾忌咱们检察长的玻璃心,能不闯省委常委家里还是不要干这个事儿,”侯亮平语气严肃下来,“如果要抓欧阳菁,也只能在机场路上!”

------------

说好的欧阳无罪,掀了季昌明办公桌的脑洞。

想不出名字直接叫【掀桌子】好了嘻嘻嘻。

为康菁来的老福特,虽然最后走上了沙李的道路,但康菁依然是我的初心!!

这篇和儿女情长还不一样,【儿女情长】是佳佳回来蝴蝶掉尼康的锅顺利沙李配,剧情从佳佳回来遇见赵瑞龙开始改变←好像你剪切剧情剪切少了一样。【掀桌子】由于欧阳无罪的设定,整个相关剧情线都有变化。

比如,剧里欧阳刷受贿的卡买衣服遇见了林华华,所以临时要走,给达康打电话催他回家离婚。这篇就是晚上的飞机啦。达康回来这么早纯粹是为了不让民政局同志加班……我觉得这是符合尼康一贯作风的~

剧中台词:

尼康:你不是说晚上签吗?签完一起吃个饭。

欧阳:谁说要和你吃饭!你回不回来,不回来就算了。

评论 ( 19 )
热度 ( 74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