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康x章燕和】十三、衡道存更易

李达康没有考虑过这个电话会被挂掉的可能性。都是中年人了,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凡事讲的明明白白才是你好我好,哪有那么多闲气可生呢?如果章燕和是和前妻一样热爱赌气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公主,他想他们也不会一路互相扶持走到今天。

事实也是如此,高速路上的章燕和平静地按下了方向盘上接听电话的按钮,声音也是平静的:“喂?睡醒了?”

妻子熟悉的声线传入耳中,李达康这才真切地松了口气,意料之中的冷静反而带给他些许无力感。他的语气简直近乎叹息了:“燕和,你什么时候走的?”

章燕和不答反问:“你难道还指望我坐在餐厅招呼你来吃油条?”

如果是那样我怕不是要吓死。李达康也认自己理亏,郑重道歉:“燕和,真的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我是一时喝酒喝懵了头。”

章燕和那边半响没说话。

李达康心中忐忑,正绞尽脑汁想再找些理由,却听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男声:“您好。收费二十。”几秒之后又道:“祝您一路顺风。”

“谢谢。”章燕和关上车窗,瞥一眼仍显示保持通话的显示屏:“达康,我下高速了,车多不跟你聊了,你先上班吧。”

李达康讷讷道:“你已经进北京了啊。”

章燕和在电话那头轻笑一声:“我本来工作完就要回京的。”

那也不该是如今这样的仓皇和尴尬,最起码、最起码他们可以共享一顿愉快的早餐。李达康听着她的笑反而心中酸楚起来,叫一声“燕和”,却又不知该继续说什么。

这不是原则性错误,却足以打破他们这对半路夫妻的相处平衡。

章燕和也不懂怎么这男人委屈得像是自己无意中叫出了李英的名字。他们结婚也一年多了,章燕和反射性一样习惯地哄他:“你好好工作别多想。”哄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对面没有回应她也无话可说,干脆直接挂断了。

李达康盯着手机上几分钟的通话记录看了几秒,这才拖着步子去洗漱。他独居多年,哪怕没有章燕和给他搭衣服,没有老婆出手给他系一个温莎结,他也能自己把自己捯饬地人模狗样的。

捯饬完毕的达康书记往窗外瞟了一眼,像往常的这个时间一样,专车已经停在楼下等着。虽然家庭出了点小矛盾,但工作还是工作,这让他低落的心情舒畅了一些。生活还是规律的,不可控的意外并不是很多,一切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然而立刻,生活的安全感就在书房被打破了。

李达康来河东履新大半年,忙到恨不得把自己一个人劈成两半使,自然也没空收拾书房。章燕和虽来,也忙于电影的拍摄工作。因此虽然书房暂时能满足基本的工作需要,书架却只摆了一层,空空荡荡。

而此刻的书房窗明几净,角落的藏书收入书柜,窗台上新增了几盆绿植,窗帘新换成米色。走之前还乱糟糟堆了一办公桌的文件分成高低不一的三摞整整齐齐摆在一旁。平日放在茶几上的几张河东省规划图被平平展展地贴在墙上。

李达康扶着自家书房的门把手呆了一会儿才回过神儿来踏进去。尽管如此,司机就在门外等着,他轻轻松松翻到需要带走的文件,不打算仔细审视书房,准备直接走。

却又顿住了脚步。

——案头之上,新增的精美相框里面,是他和佳佳的合影。

李达康的手指在相框上轻轻抚了一下,快步出了书房门。

这趟调研收获很大,基层出现的问题很多很迫切,李达康召开常委会就发现的问题落实解决,一不小心就忙到晚饭的点儿。想起章燕和已经回京,他干脆也懒得回家,忙完了直接在办公室睡了。

第二天又是满满当当的行程,他和工人们一起吃过大锅饭终于在晚上九点半拧开家门。

家中当然是没有人的,这也习惯了。有老婆一起过日子是少有的,家里没有女人的日子才是生活的常态。

李达康洗过澡,走进书房准备看一会儿规划图再睡。茶几上没有?他一手还拿着干毛巾擦头发,一回头,三张规划图并排贴了一墙。

李达康突然想起来还有这事儿,扔下毛巾就去找手机。

今天过十二点了吗?!卧槽我今天还没跟燕和通电话,昨天也没打。不对,昨天早上通过电话,赶上今天就勉强算没断开。

电话没打通。

现在是十点十五分。一般这会儿燕和没睡啊,李达康又拨了一遍,还是没接。

也许洗澡呢?也许把手机静音了看电影呢?看到会回拨过来的。

李达康犹豫着放下手机,想了想,又打开微信翻了一遍朋友圈。章燕和的更新还停留在电影杀青那天,但剧团里其他人尤其年轻演员们爱发朋友圈,李达康看了一回,都还是一派岁月静好的样子。

他暂且放下心,把手机调成响铃模式,放在手边,开始加班。

等他做完了手头的工作,摘下平光眼镜,已经是十一点五十。他看清楚时间便有些发急,心慌意乱地又给妻子打过去。

电话铃响了半分钟,已经睡下的章燕和才迷迷糊糊接了电话:“喂?”

“燕和,你怎么没接我电话?”

章燕和把裸露在外的手臂收回被子里,有一点点被冻醒了:“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洗澡呢没顾上。”

李达康脱口问:“那你怎么不回我?”

“……哦,”章燕和睡意昏沉,催问:“你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李达康口气有点冲,还有点委屈,“今天我还没给你打电话呢。”

自李达康调任河东,夫妻俩一天总要打一通电话的。

章燕和闭着眼,意识反而清醒起来,她坦白道:“这事儿我忘了。”回想一番便找到了原因,“这不是我去河东一趟两个月没打了这就给忘了么。”

道理不是这样讲的!李达康在电话那头铁青着脸,听不得她这样轻巧的言辞。我打过去你看到了连回拨过来也忘了?

他在那边气气哼哼地不说话,章燕和的声音也是淡淡的:“你半夜打过来就是为了跟我发火?”

“不是。”李达康的声音柔和下来,又迫切地说一遍:“不是这样。”

章燕和睡下被吵醒却也有火,她平着气道:“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原则上的事儿。我忘了。”语气冷硬。

李达康突然惶恐起来。

他声音沙哑:“没事儿,我记着就好。”以后我记着给你打电话,你不回拨也没关系。夫妻感情总要一方主动些,你累了,就我来。

他柔声道:“睡吧,做个好梦。”

章燕和也说:“晚安。”她保持着基本的克制,闭着眼数了五下,对面只有浅淡的呼吸声,她便甩手挂了电话。

后来李达康便果真日日给她拨电话,就像曾经她做的那样。

他不是没有冷落家庭的经验。如果再婚的妻子只是各取所取的吉祥物李夫人,而不是章燕和。

章燕和领情。

她也就像曾经一样,日日和丈夫说些闲话,关心一下他的工作,和他商量事情。

这日她道:“我接了一部南沙省的电视剧,差不多一个月以后开机。一去两三个月吧。”

这是告知而不是商量,李达康算算时间:“那你过年不是也在那边过了?”

章燕和道:“看到时候能不能请假吧。反正你新年也忙着慰问。”

李达康第N次意识到自己地位的下降,但这些夫妻间的细微分寸是不能详说的,他只好道:“到时候再说。”

其实他更想问你怎么跑南沙拍戏了呢?你不是说好只来河东拍吗。他忍着气,到底没提。

北京与河东相接,南沙省却是中国最南端的省份,她一去南沙,虽然实则还是一样见不到面依靠通讯,李达康心理上却觉天高地远,相隔万里。

更何况,南沙是李英的故乡。

章燕和这几个月其实推了不少来自河东大泽的本子。能找到她这里的都不是什么三流的剧组,但以她的眼光挑剔,都还不入流。

她不想把隐秘的夫妻关系闹得人尽皆知,却在心里默默提高了标准。事实上连如今传媒上寄予厚望的《寻仙》也根本不入她眼。一个个全拒了。

唯一的例外是来自南沙的电视剧组《冼夫人》。

她既时隔多年又拍了电影,虽然之前放出风声只接河东大泽的片子,也自然有人来碰碰运气。

剧组来人热情又真诚,章燕和翻过一遍剧本,接了。

那是丈夫反复讲述过的故乡,椰风海浪,她义不容辞。

--------------

章阿姨:你有前妻我就没有?呵呵。

汇总。

评论 ( 15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