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李达康重生记】六、留在汉东比较好

全市委大院儿劝过一回架,李书记家里闹离婚的消息怎么可能瞒得住。

来往进出市委书记办公室的人都提起了十二万分谨慎,生怕被家庭生活不谐的李达康迁怒。但出乎意料的是李达康情绪稳定,言谈间甚至称得上温和,比平日还和蔼可亲八个等级。除了满身烟味。

成市长从北京跑部委归来,一见李达康就皱眉。

他年纪大资格老,这些年和李达康搭班子建设林城也算合作愉快,私交不错。说话便不绕弯子:“我听说你跟欧阳最近闹不愉快了?”

李达康把烟掐了以表对老同志的尊重,道:“我要离婚,她不同意。”

他这么直白,成市长反而哑然。

说句实话,官场上升官离婚的事儿不少见。倒不见得是因为“年轻貌美”,而是微时的妻子跟不上前进的步子,越来越没有共同话题,婚姻生活极不愉快。——还有可能成为被“腐蚀”的突破口。

但退一万步讲,你达康书记还没升官呢!在正被组织部考察的时候闹离婚?还主动提离婚?这不是上赶着把把柄往别人手里递吗。这可太不是一个成熟政治家应该有的素质了。

成市长把这些道理在心里绕了一圈儿,却知道李达康只有比自己更明白的,他这样执意离婚,成市长也只能单纯从婚姻上来劝:“你们夫妻俩风风雨雨这么些年,有什么坎儿过不去呢?欧阳……对不起你了?”似李达康这样的政治家,他此时坚决主动要离婚,成市长也只能想出这么一种可能。

李达康立刻反驳:“欧阳很好,这些年是我对不起她。”

可我不能继续对不起她。

偏他重生而来,这样经时间验证过的真相在成市长看来反而只是无稽且可笑的言辞,并不能令人信服。所谓“我不爱你”也只能戳欧阳菁的心口,一戳一个准。

李达康想起欧阳菁不由垂目,他对成市长道:“我有意调任西北,就别让欧阳陪我放弃大好前程了。”

成市长瞠目结舌。

“你要去西北?你这铁板钉钉的省委常委……林城还需要你!”

李达康笑起来,一语双关:“林城有你我就放心了。”他起身,给成市长一点时间消化这个消息,“我还要见中组部的同志,先走了。”

中组部的同志是沙瑞金。

李达康懵逼两秒,把上辈子老班长的履历飞快过了一遍,才想起来他的确在中央部委待过两年,算一算可不就是现在吗?

他的笑容不由真诚许多:“沙主任,久仰。”

沙瑞金只当他是客套,不以为意,笑道:“还是达康书记在林城的成绩令人钦佩。”这倒不完全是互相吹捧,他真心赞叹这种能干实事的地方主官,因此不绕圈子,直接道:“我听省委组织部的同志说,达康书记有意调出汉东支援大西北建设,能说说是怎么想的吗?”

李达康来见组织之前便打好腹稿,此时侃侃而谈。

沙瑞金却打断他:“达康书记,我想听听你的真实想法。你如果留任林城,是铁定的汉东省委常委,这又是你的故乡,你对这里也很熟悉。怎么执意要调往西北呢?”西北不光经济上落后,从政治上来说,从汉东调往西北,说“流放”可能过重,却也相差无几。

我说赵立春你现在敢听吗?李达康含笑凝视着这个未来的知己和战友,明明是命题作文,心中却涌上一股豪情:“主动要求从东南到西北的干部很罕见,我却是曾经从吕州调任林城的。那又如何?你看今日林城,GDP全省第一,城市转型基本完成,从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变成青山绿水,这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

他说着最冠冕堂皇的大话,眼底却最为诚挚。语气也平缓,娓娓道来:“瑞金同志,我是农村长大的,我吃过苦,知道穷是什么滋味。不忘初心呐,我入党为官的初心就是要医治贫困,做大时代的创造者。林城已经发展起来了,西北却是一块大有可为的土地。无论南北,都是咱们的国家,能为人民做些实事,就是我的心愿了。”

他选择西北,除了容易被调往之外还有只有自己知道的原因。西北还是日后一带一路的重要环节,能提前为西北建设做些贡献,为国家整合亚欧大陆的大规划做些贡献,他也就不愧重生一遭。

沙瑞金大为震动。

他能听出来什么是真心什么是虚言,他沉默良久,才道:“达康书记,我明白了。我会如实转达的,在对你的任用上也会考虑你本人的意愿。”

沙瑞金又问:“家里支持你吗?”

李达康摆摆手,直言:“正闹离婚呢。”

“这个时候闹离婚可不好,还是要多做家人的工作。”

对着组织的化身,又是注定几面之缘这辈子没有牵扯的沙瑞金,李达康认真思考,道:“大概是,我去西北吃沙子,她还是留在汉东比较好。”

和所有前世过往一起,留在汉东。

我像祝福我的林城我的京州我曾服务过的所有城市一样,祝福你。

临走时沙瑞金终于提起李达康言语中未尽之意:“达康书记调任林城另有隐情?”

面对这位赵家的掘墓人,不准备在老书记手下混的李达康知无不言,把吕州月牙湖和美食城的故事说了一遍。

沙瑞金负责在汉东省委常委的考察工作,他既然知道了内情,哪怕自己没有成功把下任林城市委书记推上省委常委的位置,吕州也别想得到什么好。

沙瑞金想的又是另一层,这位赵立春的前大秘执着要求调离是不想跟赵立春会和啊。这倒是更为现实的一层原因。

李达康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脸,笑道:“我倒是不在乎赵书记让我再照顾瑞龙,只是毕竟不想闹得太难看。”

“晓得了。”

李达康最后说:“我向您郑重推荐吕州市交通局局长易学习同志。他也是我在金山县的老班长,工作勤谨,有魄力有方法,是难得的好干部。”

“达康书记,你这不该跟我举荐吧。”

李达康话不介意说得更透彻一些:“沙主任,汉东的组织部,”他故意顿了一下,才道,“可是把易学习同志这样的好干部蹉跎至今呐。”

临别汉东之前,把易学习的名字递到沙瑞金这位伯乐面前,李达康算是了却一桩心事。然后又想起了欧阳菁。——她曾经无数次让自己提拔易学习。

如今没有赵立春这座大山压着,他念头通达,这一世过的倒也畅快了许多。

李达康回家便与欧阳菁说起这件事。

欧阳菁冷笑一声:“关我什么事。”

李达康被堵回去,无话可说。她都是为自己好,帮自己处理人际关系,并没有私心。这些他都知道。

如今要离婚了,也无所谓什么梁山忠义堂的辩论了。李达康径直去厨房烧热水,将只有自己能懂的前因后果付之一笑。

欧阳菁看着他的样子更为气狠,她不砸杯子,冲着厨房方向扔了个抱枕。一扭头看到过年时得的中国结,回想当初牵连如今,真恨不得把中国结糊李达康一脸。

李达康把水壶稳上,离开厨房看到满地抱枕也不理会,便要往客房走,一瞥眼看到了地上的中国结。

他顿住脚步,把它捡起来,温声道:“还是该挂起来。”这是祝你顺利美满的。

欧阳菁难得看见他对自己的举动出反应,立时劈手夺过,从窗户扔了出去。

她站在窗边,用解恨快慰的眼神看着他。

李达康的目光无奈,甚至含笑宠溺,慢慢道:“你开心就好。”

“李达康!”

李达康应声停下,他看着妻子:“佳佳高考这事儿先瞒着她我也赞同。但欧阳菁,”你不要以为这能拖什么,“我的调令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也许在高考之前也许在高考之后,我不会改变主意。我最多再陪你闹几个月就走了,你多为自己想想。”

第二天是周六,李达康亲自开车把佳佳从学校接了回来。

佳佳看着爸爸默默给妈妈夹菜,默默给妈妈倒饮料,丝毫没起疑心,开开心心回卧室睡觉了。全然不知就在上午李达康才把行李从女儿卧室收拾出来。

时间仓促,天气也渐热,李达康还是掀开了主卧的双人被。

这短暂的犹豫已经足够让欧阳菁重新想起之前他突然要睡厚的被子了。

她背对着李达康睡下,眼泪无声地打湿了枕头。

李达康平躺在床上,用眼角看到欧阳菁在擦眼泪,他在心里叹口气,硬着心肠没有说话。你现在哭了,以后不就不哭了吗?你继续跟我在一起会哭一辈子的。

两个失眠的人,最终还是欧阳菁先睡着了。

她一睡熟就证明了李达康重生之初分被子睡觉是多么正确的决定。睡梦中的欧阳菁无意识地攀在丈夫身上,手习惯性地搂着他的腰。

妻子温热的呼吸一下下打在自己身上,胳膊开始酸麻,李达康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舍得推开她。

欧阳菁枕着他的胳膊慢慢睡熟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李达康的胳膊倒是没有麻,欧阳菁也不是一夜就保持着一个姿势,当李达康睡醒时,她拉着他一只手。

李达康在晨光中凝视妻子,他轻轻起身,轻轻抽离自己的手。抽到一半的时候,欧阳菁闭着眼睛翻了个身,像睡前一样重又背对着他。

李达康不知道她有没有哭。

她在无声地挽留他。这样的欧阳菁,哪怕是李达康这么坚定的人,也在心底惋叹,你试图继续什么呢?

他给欧阳菁裹好了被子,思想再三,还是一言不发,轻手轻脚关门离去了。

我意已决,你总会明白的。

汇总。

评论 ( 34 )
热度 ( 62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