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四月雨又风

歌未竟 东方白

李佳佳中心】儿女情长【三十九

赵东来下午被快走到见家长这一流程的小女朋友甩了,说真的,对自己未来的家庭规划有点茫然了。他在家里躺着,也不开灯,一边消化分手原因一边认真思考人生。然后就接到了分手原因的电话,说他小女朋友离家出走了!还思考什么人生?赵东来爬起来就往省委冲。

他还没开到省委大院,手机上就收到了李佳佳的详细购票信息。这丫头还真买了票连夜要奔申浦了,高铁五十分钟后发车。

来不及解释了,赵东来车都没下,把李达康捎上,两个人直奔京州南站。

李达康被赵东来的车速吓了一跳,把安全带系上:“你怎么还自己来了?”我就让你查查我闺女打不打算连夜离开京州,你倒好直接帮我做决定要带我直奔车站了。

是为了公安厅的缺?不至于吧你,你应该是了解我的啊,再说你要向我表现也不在这么点小事儿上啊。

赵东来没敢接这个茬儿,扶着方向盘汇报:“佳佳是半个小时前从手机客户端购买的高铁票,我已经通知铁路那边配合抓、拦截了。”啊呸,职业习惯顺口就秃噜出来了。

李达康没在意抓捕的口误,听得力下属熟稔地称呼女儿的名字,那点警惕心又冒上来了,直截了当问:“你怎么会认识佳佳的?”李省长把女儿的点赞名单从昨天想到今天,绞尽脑汁也没想明白她跟赵东来是在哪儿产生的交集。

赵东来干刑侦出身,嗯,不用强调这一点也要相信他有足够的智商能看出来老领导这态度肯定是还不知道自己差点管他叫叔了,赵局长谨慎道:“因为侯亮平、他们反贪那边……见过面。”

“她没托你做什么事儿吧?”

“啊?”

李达康嗤笑一声:“你对欧阳菁不是就挺小心?我问你,我女儿有没有在外面报过我的名字?”

赵东来听懂了,沉默了一会儿,闷闷道:“没有。”好了,有点明白佳佳为什么半夜仓促要离开京州了。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啊!

李达康捏着眉头:“我知道有些是小事儿,哪怕不打招呼你们看在我的面子上也就顺手给办了,防微杜渐呐东来,我这边松一分,你们就敢给她十分颜面。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想把她养成个不劳而获的公主,更不想让她再步她妈妈的后尘!”

赵东来克制着自己,到底没接话。——他和李佳佳应该不熟的。

京州南站到了,警务室值班的同志出来把两人接了进去,安顿在贵宾室里,跟赵局长拍胸脯保证:“一检到这位我就妥妥当当给您送过来!”

赵东来忍不住格外叮嘱一句:“别把人吓着,见到人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她。”

李达康全程没吭声,任由赵局长出面,听了这话不由侧目。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那点一闪而过的疑惑和没有完全消弭的火气全部化作了担忧。

列车停靠即将发车,检票口关闭,李达康终于坐不住了。这么大的闺女,在外面呆一晚上而已他并不担心,但要是深夜离家出走买好了票却没有上车那问题可就大发了。之前漫长的等待让他脑子里充满了胡思乱想的混乱念头,跳起来命令:“给我调全市监控!”

赵东来比姑娘爹还是要镇定一点,京州的平安城市监控是他一手建的!

到底不敢耽搁,他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手指停顿了一下,在大张旗鼓之前先拨给了李佳佳,先前他试着打过是关机来着。

居然通了!

李达康和赵东来对视一眼,听着铃声响了几秒,李佳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喂?”

李达康:……

赵东来:……

赵东来赶紧问:“你在哪儿啊我去找你。”

李佳佳轻笑一声:“怎么?你还要来我家啊?”顿一顿,“以后别这个点儿给我打电话了,算了吧,嗯?”又想起来一件事,和前男友神态自然地开玩笑,“之前我忘了告诉你,他什么都不知道。咱们读书会是个秘密组织,你可别说漏了啊。”

赵东来被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他们下午分手的事儿,此时间顾不上这些,急道:“你别骗我!你到底在哪儿呢?”

“就在家啊。”佳佳笑道,“难道你还要听我爸跟你说句话?”

“李书记就在我旁边站着呢!”

佳佳:“……”原来你俩凑一块儿去了!李佳佳产生了和李达康同样的疑惑,你俩怎么凑一块儿了?感情赵东来是来问我出走到哪儿了是吗?她彻底被这两个人折腾地没了脾气:“我真在省委大院呢,沙书记也在我旁边站着呢。”

赵东来:……

李达康黑着脸夺过电话:“你给我老实呆着等我回家!”说完话也不想听这前世讨债的鬼气自己,直接按了电话。

他把手机给赵东来扔回去:“他都不知道……他是谁?我?还有秘密组织?你俩瞒着我什么了?”李省长想象力还没那么丰富,语气还算平和。

赵东来的沉默只持续了一刹那,他说:“我喜欢她。”

李达康没听清,他伸手去推贵宾室的玻璃门准备赶紧回家收拾那个小兔崽子,随口要求堪称心腹的下属重复一遍:“你说什么?”

“我喜欢佳佳。”

李达康放下推门推到一半的手,玻璃门晃了几晃,他扭过头来看一眼赵东来,辨认对方的神情,努力理解这个“喜欢”是什么意思。

——好像也没有别的意思了。

李达康整个人都是懵的,还不是气懵的,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极荒诞的毫无真实感的梦。

谁喜欢佳佳?赵东来?赵东来是那种觉得娶了我闺女就能平步青云的蠢货吗?他也不傻啊。我闺女回国才不到半年啊喂卧槽你麻痹你多大了啊你比我小几岁比我闺女大几岁啊我草你妈卧槽我闺女刚刚成年你他妈要不要脸你是不是想回家卖红薯啊!

赵东来连一句“您消消气”都不敢说,他知道这一关只能硬捱。——应该是捱不过去的,可捱过去了似乎也怎么样不了,他已经被甩了。这么一想反而坦然起来。

京州南站今晚值班的负责人进门的时候,李达康正发狠是先撸袖子还是直接抬脚踹,不幸的是他气懵之后大脑运行速度受到了影响,这一暴力行为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人打断了。

收到“贵宾”准备离开的消息,而这个时间点并不是一个留人攀交情的好时候,负责人赶来寒暄几句便预备亲自把赵局长送出门。

“真可惜没能帮上忙。”

没有冷落人家的道理,赵东来站在浑身冒黑气的李达康旁边,硬着头皮和别人搭话:“临时给你们添麻烦了。”

负责人已经嘀咕一路了,终于忍不住打听:“这位姑娘是赵局朋友吗?”

赵局还没答话,旁边那位咬牙切齿地说话了:“那是我闺女!”

负责人定睛一看,唬了一跳,旁的高官不熟自家书记的指示还是经常学习的,啊李书记前段时间高升省长了!一路拣最拿得出手的路走,负责人愈发殷勤地将大领导送上了车。

赵东来不免多嘱咐一句:“这事儿别张扬。”嘱咐完乖乖当司机开着车往省委大院返。

李达康的脸色比京州的夜色还要黑,他心头充满想掐死司机的冲动,我闺女要再年轻七岁我亲手送你进牢房!

-------------------

李达康\赵东来:被沙书记折腾地没了脾气。

汇总。

评论 ( 23 )
热度 ( 51 )

© 西湖四月雨又风 | Powered by LOFTER